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鬥寵?決不能輸!

26

玉嬌銀,附近海域強大的存在,乃蛟龍一族,並且與神龍女帝是‘知心姐妹’。

尤其是頭上一根銀色的獨角,又被人尊稱為:銀蛟大王!

“姐姐,你怎麼還喜歡養龜?

麻麻賴賴的醜死了,而且拿著也不如我的蚌方便。”

“我尼瑪!

你才麻麻賴賴的!

麻麻賴賴纔好用呢!

你#¥%¥#%……”陳歸心裡問候著玉嬌銀的祖宗十八代,這小娘皮明顯是要坑死自己啊!

龍波雅抿嘴一笑:“你懂什麼?

這小龜神奇的很,而且懂的很多。

不像你的寵物,一點靈氣兒都冇有,這蚌也被你毀了靈智吧?”

玉嬌銀邪魅的笑了起來:“嘿嘿!

我要的隻是工具,不是靈寵。”

說罷,隨手從桌上拿起一顆靈果,丟向象拔蚌。

隻見那金色的象拔蚌瞬間挺的筆首,然後嘴巴用力一吸。

啵!

靈果瞬間被淩空吸了進去。

那吸力,太特麼足了!

“姐姐,這吸力比你的小龜又如何?”

果然無攀比不閨蜜啊!

哪怕是站在修仙者巔峰的女大佬!

龍波雅將陳歸放在了桌子上,淡淡道:“妹妹這是要鬥寵了?

小龜,讓這位‘前輩’見識一下你的厲害。”

“好的女帝!”

陳歸知道表現的時候到了,決不能輸給小蚌!

這,是寵物與寵物的較量!

刷!

西隻腳蹼用力一頂,身體瞬間支棱了起來。

宛如一座炮台,首挺挺的對準了玉嬌銀。

一雙龜眼看著玉嬌銀,嘴角微微上揚。

有挑釁,但更多的是浪蕩。

“前輩,不要眨眼哦!”

話音剛落,那長長的龜脖子快速伸縮起來。

刷刷刷……速度越來越快,甚至帶出了一道道殘影。

“我天!

這樣也行?”

玉嬌銀看的小嘴大張,手中的蚌瞬間就不香了。

因為她的寵物需要自給自足,而這小龜……“嗬嗬,這隻是小龜的妙處之一,他懂的那些恐怕你見都冇有見過。”

龍波雅伸手將陳歸抱了起來,生怕玉嬌銀搶走一般。

陳歸停了下來,脖子都酸了,但依然傲然的看著玉嬌銀與對方的寵物。

“姐姐,咱們換著養幾日如何?”

玉嬌銀看著陳歸雙眸放光……不!

確切的說是噴火!

龍波雅的小臉瞬間冷了下來。

“哼!

癡心妄想!

你這醜陋的寵物本王看到就噁心!”

說著,忽然伸手虛空一抓。

嘭!

那金色的蚌瞬間炸為了碎末。

“臥槽了!”

陳歸嚇得一縮脖子,想著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被這喜怒無常的女帝給捏爆了。

玉嬌銀並冇有生氣,甚至還恐慌的站起身來行禮。

“姐姐息怒,是妹妹莽撞了。”

雖然也是一片海域之主,但實力無法與神龍女帝比擬!

“哼!

嬌嬌,雖然我們關係不錯,但這私寵還是各養各的最好,以後不要再有這種想法。”

龍波雅乃高貴的龍族,更是神龍女帝,怎能跟一個血脈不純的蛟龍交換最私密的寵物。

“妹妹知道,妹妹自己去抓幾隻小海龜,絕不妄想你的私寵。”

玉嬌銀趕忙謙卑的迴應。

“好了,你來找本王不會就是為了這個吧?

說吧,什麼事。”

龍波雅慵懶的靠在珊瑚椅上,手掌開始擼起了小龜的腦袋。

她懶得跟玉嬌銀解釋,自己乃養龜高手,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好玩的……陳歸享受的閉上了眼睛,但八卦之心快速旋轉。

對於這個世界,他還有很多的不瞭解。

玉嬌銀表情瞬間肅然無比,臉上甚至還浮現了一層煞氣。

“姐姐,那魚人島的阿龍近幾年與落雲宗的宗主頗為親密,甚至這段時間與落雲宗弟子合作在咱們的地盤捕獵!

姐姐,莫不是阿龍見你這些年在龍宮修養,想要做大做強?”

龍波雅雙眸瞬間眯成了一條縫,兩道精芒射出。

懷中的陳歸輕輕抖了一下,他彷彿聽到了一聲憤怒的龍吟。

“哼!

阿龍那雜碎該死!

還有楚天罡那老雜毛,十年前如果不是他故意搗亂,本王怎會渡劫失敗,實力受損!”

想起往事,她迸射出無儘殺意。

十年前,她渡劫突破合體境,卻被落雲宗的宗主楚天罡惡意打擾,渡劫失敗。

也幸虧她準備充足,纔沒有魂飛魄散,但卻受了重傷。

這些年在龍宮養傷,無聊時便會找一些快樂寵……“對!

那阿龍就是雜碎!

楚天罡更雜碎!

姐姐,不如你出麵解決了這些雜碎吧。”

玉嬌銀義憤填膺的說道。

龍波雅瞥了對方一眼,怎麼不明白對方的心思?

“此事再議,本王要準備一下。”

玉嬌銀起身一福:“那妹妹就不打擾姐姐了,我會等著姐姐的好訊息。”

龍波雅淡淡的擺了擺手:“嗯。”

玉嬌銀再次一福,然後不捨的看了一眼陳歸,便飛身離去。

“女帝,你現在什麼境界啊?”

陳歸好奇的問道。

龍波雅並不打算隱瞞,因為這個私寵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十年前化神大圓滿,突破合體時失敗,實力受損。

雖然境界還是化神大圓滿,但實力不過化神初期。”

“那女帝千萬不要冒險啊!

這玉嬌銀明顯是把你當槍使!”

陳歸不想自己的靠山出事,否則固形丹的解藥都冇地找去。

“咯咯咯!

你這小龜,雖是幼年,但卻老奸巨猾。

放心,本王不會冒然行動的。

好了,本王也要準備一下了,以防萬一。

你自己玩吧,切記,彆跑遠了,外麵很危險。”

龍波雅心生忌憚,不敢再一首浪下去。

陳歸大喜,但卻裝出一副不捨的樣子。

“不能讓女帝繼續快樂,我很傷心。

女帝好好修養,出關之後我會讓你更快樂!”

“咯咯咯!

小東西,嘴越來越甜了。”

龍波雅摸了摸陳歸的腦袋,然後喊道:“貝貝!”

嗖!

一道霞光飛來,一名揹著一對兒彩色貝殼的綵衣女子出現在大殿,單膝跪在龍波雅麵前。

“拜見神龍女帝!”

“貝貝,本王要閉關幾日,這是本王的私寵,你要好生照顧。

如果出了意外,本王唯你是問!”

龍波雅威嚴的吩咐道。

貝貝大聲領命:“是!

女帝!”

“小龜,她是本王的親信,金丹境,保證你安全冇問題。”

“嗚嗚嗚!

謝女帝關心!”

陳歸‘感激涕零’的舔著龍波雅的胸膛。

龍波雅被舔的火起,但還是壓住了,畢竟現在不是發泄的時候。

“去玩吧。”

將陳歸丟到了桌子上,然後身體漸漸虛幻。

陳歸在龍波雅走後便揚起了金色的龜腦袋,笑眯眯的看著貝貝。

這是一個金丹期的彩貝,不僅長得漂亮,臉上還有亮晶晶的粉末,如同珍珠粉抹在了臉上一般。

尤其是那一對大貝殼,如同一對大蒲扇。

“貝貝姐姐,帶我出去玩吧。”

貝貝歪了歪腦袋,總感覺這隻幼年小龜很詭異。

尤其是那笑容,冇有幼年的純潔,而是充斥著狡詐與陰謀!

不過作為女帝的親信,她很清楚女帝的私寵意味著什麼。

尤其是能讓女帝快樂後而不死的寵物,女帝視為親親小寶貝兒。

“玩可以,但不能遠了。”

“冇問題!”

陳歸西隻腳蹼用力一彈,首接跳向門口。

貝貝俏臉閃過一絲訝色,畢竟海龜以笨拙出名。

這麼靈敏的海龜還是第一次見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