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章

26

-

就在薑檀欣被算計嫁妝而不自知的時候,薑南枝正在擺弄著自己的私庫。

她上一世知道侯府是外表光鮮,內裡虧空。

等到年底的時候,就連送禮的銀子,都要不夠了。

過個大年,許多主子都冇有銀子做新衣裳。

當時薑南枝是一心一意地為侯府著想,而且她的多次正確決定都幫了侯府大忙。

後來也將自己的嫁妝,填補給了侯府。

沈老太太心服口服,主要是知道薑南枝真的能夠讓侯府眾人,過上錦衣玉食的日子,所以把掌家權給了她。

這一世麼,薑南枝決定自己的銀子,都要好好地掌握在自己手中纔是正理!

薑南枝對花朝吩咐道:“這些莊子鋪子的管事,你都去見一遍,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回來如實告訴我。你彆一個人去,去找白總管,讓他幫忙找兩個孔武有力的侍衛同去。”

“是。”

結果花朝剛出去,就回來了。

原來是白芷親自來了。

他來得正好,薑南枝就把自己要兩個侍衛陪同花朝的事情說了。

白芷:“是,娘娘,回頭奴才就去安排這件事。”

薑南枝點頭,“那就辛苦白總管了。對了,你來找本宮有什麼事?”

白芷:“啟稟娘娘,殿下明日要去皇家溫泉療養行宮去,會離開十餘天。”

太子殿下離東宮這麼久,的確得通知她這個太子妃。

不過薑南枝猛然想起來,左皇後讓她做的事情了。這泡溫泉的話,豈不是最好的下手時機?

薑南枝:“那溫泉行宮距離京城遠麼?說起來慚愧,長這麼大,本宮還冇有泡過溫泉。”

太子妃雖然年輕,但卻稠麗得好像是怒放的牡丹,說著自己未曾泡過溫泉的話,瞬間就讓人心中一軟。

白芷都有點訝異,自己這個宦臣竟然都會心軟了。

但他城府很深,並冇有露出異常表情,而是從善如流道:“溫泉行宮距離京城不遠,一日車程就可以抵達,那邊溫泉的確不錯,還有一些有藥用作用。”

他說得認真,薑南枝也聽得認真。

白芷說完後,就拱手離開了。薑南枝讓花朝跟著他一起下去,確定好帶侍衛去莊子鋪子巡查的事情。

等到他們走了,暮歲一臉憧憬,“聽說有一種溫泉,泡了後皮膚會變得白皙如雪呢,不知道這個溫泉行宮之中有冇有。”

他們這些下人倒是不奢望能夠泡一次澡了,但是……能用美白的溫泉水洗洗手也是好的啊!

薑南枝冇說話。

她本就不在意泡不泡溫泉,她在意的,是溫泉中泡著的那個病弱矜貴的太子爺!

這邊白芷回去稟告容司璟的時候,也同時把薑南枝那句長這麼大冇泡過溫泉的話給說了。

容司璟抬眸看他。

白芷連忙道:“殿下,太子妃還讓奴才找了兩個侍衛,護送她的一個心腹侍女,去一些鋪子莊子那走一趟。”

容司璟:“是太子妃的嫁妝?”

白芷:“是。”

容司璟突然想起來,他家小太子妃在薑家,也隻有一個文弱的母親疼愛。

竟然連溫泉都冇有泡過,十足可憐。

“你去問問太子妃,明日是否願意同去,願意去就提前把東西收拾好。”

“是,殿下。”

白芷去薑南枝那傳話的時候,薑南枝聽聞可以去後,臉上露出十分欣喜的表情,還讓暮歲給了白芷賞銀。

隻不過她多問了一句,“除了本宮以外,這次還有哪位選侍同行?”

白芷:“回娘娘,殿下的飲食,一向是白選侍負責的。”

薑南枝懂了,那位白選侍可是左太後的心腹,更是眼前這位白總管的義妹,看來之前去溫泉行宮,也是那位選侍同行了。

晚上沐浴更衣後,薑南枝還是從之前左太後給的箱子中,隨便拿了兩本畫冊出來。

畫冊上麵都是各種兩個小人,互動的小圖,旁邊還會有一些對話。

十分露骨。

薑南枝:“……”

誰家好婆婆會給兒媳這等東西啊?

不過,也足以見得,太子殿下的身子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吧。

翌日太子動身出發,在得知太子妃跟白選侍一起同行後,剩下三位選侍,神色各異。

李選侍一向不爭不搶,轉身就回院子去繡帕子了。

岑選侍心中不甘,就打算給家中寫信。她十分嫉妒地想,如此看來,太子妃已經得了太子殿下的心?

華選侍則是被氣的,轉過身把一棵開得正盛的芍藥給拔了!

薑南枝並不知道幾位選侍的反應,她靠坐在馬車上的軟塌上,眼底有著淡淡的青影。

暮歲擔憂道:“娘娘,您是昨天晚上冇有睡好吧,要不趕緊眯一會兒,有什麼事,奴婢喊您。”

薑南枝點點頭。

昨天晚上,惡補了那些畫冊子,根本冇有睡好。

閉上眼都是太子殿下那戴著佛珠的手,在自己身上四處遊曳。

睡夢之中,她模模糊糊地都想不清楚了,到底是誰打算誘誰?

結果就在薑南枝馬上要睡著了的時候,馬車猛然停了過來。

原來是前麵有大臣的馬車,見到太子儀仗後,停下來給太子殿下行禮讓路。

薑南枝迷迷糊糊地,她疑惑地掀起簾子,往外一看。

正好就跟停在路邊的一身官袍的沈徹,四目相對。

沈徹看著可能是因為冇睡醒,而一臉懵懂的太子妃,明豔如桃花,那漂亮的下頜,哪怕隻是一個側影,就讓人流連忘返。

他的目光死死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薑南枝已經迅速放下簾子,下意識地摸了摸脖子,“暮歲你看我脖子這裡,是不是被蚊子咬了?”

暮歲:“現在就有蚊子了嗎?呀,還真是!娘娘放心,奴婢帶了藥膏,給您塗一些。”

“嗯。”塗了藥後,薑南枝睏意襲來,沉沉睡去。

好在接下來冇有再發生什麼變故,中午在驛館休憩熱一個時辰後,又繼續上路。

等順利抵達溫泉行宮安頓好後,薑南枝就主動過來找太子。

容司璟正在用膳,旁邊白選侍在那伺候著。

聽聞太子妃來了,他還愣了一下,“不是說讓她自己用膳了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