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26

-

陰暗的小房間裡隻有一盞紅色的預警燈慢慢閃動

房間的四麵都是鐵板牆

房頂的圓形舷窗透著茫茫宇宙的點點星光

太空牢房內必然享受不到人造重力帶來的舒適感

唐玉蜓在這間鐵板牢房裡麵漂浮著

納悶自己究竟是得罪了哪路尊神

才讓自己落得如此境地

就在昨天

他還快樂地駕駛著球形維修船在導航塔附近撿飛石

完事後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心裡想著再有一天就可以跟工友交班

然後回家和老婆團聚了

結果等來的不是工友

而是一艘黑黢黢的大飛船

一個穿藍色製服的大漢見了他並不說話

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搭

一股麻酥酥的電流貫穿他的全身

人立馬斷了片

再醒來的時候

他就被抓到了這間牢房裡

周圍隻剩下四麵鐵牆

剛開始他還向門的方向祈求

大喊甚至咒罵

但得不到任何迴應

他隻好任憑身體漂在空中

想著自己被抓過程中的種種細節

作為一個從古代穿越至此的修理工

日子一直過得平平常常

實在想不出會有什麼事值得對方派大船來抓他

已經幾個小時過去了

再過一會兒

交班的工友就會過來

不知道她發現導航塔附近停著這麼一艘不祥的大船會怎麼想

難不成也會被那些藍衣人抓到這裡來

他試著用太陽穴上植入的晶片呼叫工友

冇有應答

他又呼叫了在太空城

魚陽城

裡的朋友

還是打不通

看來這裡麵通訊信號被遮蔽了

紅色預警燈亮起

舷窗裡映出唐玉蜓的影子

舷窗裡那個身高

的男人

烏黑的頭髮整齊地在頭頂盤成一個髮髻

兩道濃密的眉毛緊鎖著

眼睛無神地瞟向窗外

太陽穴上植入的銀色晶片反射著暗紅的燈光

刀刻般的高鼻梁下麵是棱角分明的嘴唇

身上穿著工頭派發給他的深藍色緊身連體工作服

光滑的抗輻射麵料勾勒出健壯胸肌和寬闊臂膀

顯示出一具常年習武的身軀

就憑這副身板

怎麼可能一直被莫名其妙的關著

一定得想個辦法脫身才行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

牢房裡響起一個聲音

到審問室去

有人要問你話

那個聲音用編號叫他

唐玉蜓低頭看看自己胸口

原本光滑緊緻的工作服上

不知什麼時候被印了一串皺巴巴的編號

敢問這位大人

在下犯了什麼罪

要勞煩大人如此大動乾戈

唐玉蜓小心地問道

間諜罪

那個聲音停頓了一下回答說

我一個天天撿石頭修機器的維修工

上工的時候話都說不了幾句

何德何能犯下間諜罪

唐玉蜓聽到這裡

整個人都懵比了

這位大人

想必是有什麼誤會

在下隻是區區維修工

唐玉蜓辯解道

就你這說話的方式

就很可疑

彆耽誤功夫

趕緊去審問室

那聲音不耐煩地說道

唐玉蜓這纔想起來朋友曾經跟他說過

在外麵要講當今世界的標準語

不然會被懷疑

說笑的說笑的

肯定誤會了

我這就去

唐玉蜓趕緊說

嘎啦一聲

牢房的門打開了

同時人造重力突然開啟

唐玉蜓重重摔在地上

格老子

唐玉蜓心裡暗暗罵道

他爬起來走出牢房

門外是黑洞洞的走廊

沿著走廊兩邊是一個個牢房的鐵門

每個門頭上都有一盞預警燈

藉著那點微弱的燈光

他看到這裡一共有大約

間房

走廊的一頭是打開的電梯門

另一頭是封閉的

他走進電梯

電梯帶著他向上運行

他在心裡默唸著上行的樓層

一層

兩層

大概到第五層時停了下來

電梯門再次打開的時候

一間寬敞明亮的白色大廳出現在眼前

走到中間的方台上

大廳裡響起另一個聲音

唐玉蜓按指示走到大廳中間的一個四邊有圍欄的方形台子上

四周雖然空蕩蕩的

但他總覺得有幾雙眼睛在盯著他

我請問一下

各位大人究竟是什麼人

我這不明不白的就被抓來了

總得讓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吧

唐玉蜓向空中問道

我們

是有權審你的人

那聲音說

你隻要回答問題就可以

看來直接問冇什麼用

唐玉蜓便不再追問

號你在哪裡

在乾什麼

那聲音問道

我在導航塔附近

駕駛維修船清理附近空間的碎石

給導航設備做日常維護

期間向兩艘要到魚陽城去的飛船發送導航信標

還有一小時吃飯

七小時睡覺

然後就被你們抓來了

唐玉蜓說

說完之後

他腳下的方台亮起綠燈

這玩意居然是測謊儀嗎

他心想

後麵的問題得多加小心才行

那天你老婆在哪裡

在乾什麼

那聲音又問道

平白無故問起家事來了

唐玉蜓心裡直嘀咕

但還是照實說道

我這工作要一連乾半個月

中間不回家的

我老婆在乾什麼我也不知道

不過我給她打過電話

她應該在她的古董店裡忙生意

方台亮起綠燈

之後那聲音又問了幾個問題

都冇有什麼特彆的內容

無外乎問他收入多少

他老婆的店生意如何

客戶都是哪裡人

他都一一回答

最後他被要求回到牢房去

唐玉蜓走回到電梯

心裡想

這種審問的套路他在老家的時候見到過

先用封閉的空間囚禁犯人

再問些無關痛癢的問題

然後一步步擊毀其心理防線

同時深入挖掘其內心隱藏的秘密

整個過程漫長而痛苦

犯人到最後難免情緒崩潰

他可不想走到那一步

他想起第一次乘電梯的時候

他朋友這樣告訴他

千萬不要在電梯裡亂跳

電梯會出問題

哎對了

就是這個

他突然高高躍起

再重重地跺向地麵

電梯發出咚的一聲

搖晃了幾下

他又一次跳起來

用腳向下猛砸

嘎吱吱

電梯停了

響起警報聲

你乾什麼

電梯裡響起質問的聲音

唐玉蜓並不理會

他第三次跳起來

抓到了電梯頂上的燈板邊緣

再用力一扒

那燈板連同電梯頂蓋一起被扒了下來

露出一個缺口

缺口外麵就是電梯井

藉著閃爍的預警燈他看到電梯井內有一排長長的扶梯

他攀上電梯頂蓋

鑽了出去

在他身後

電梯廂中還向他喊著

你彆想逃走

電梯卡住的位置大概在三四層中間

唐玉蜓向上爬了半層

用力掰開電梯門爬了出去

這一層的光線明亮很多

圍著電梯有幾條連廊通往不同的方向

這裡到處都響著警報聲

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唐玉蜓選了一條寂靜的連廊跑過去

躲在遮蔽門的門框後麵

讓他意外的是

這一層居然有通訊信號了

太好了

他連忙撥通了朋友的電話

你上班還有空打電話來啊

想我了

朋友的聲音通過植入晶片傳遞到他的耳蝸中

兄弟

出大事老

我被不曉得啷個龜兒子逮到老

現在在他們船裡躲起

趕快幫我逃出克

唐玉蜓壓低聲音說道

你這什麼情況

你先彆慌

沿著走廊一般都會有弱電箱

你找找看

找到之後拔一條網線接給我

就像咱們以前搞過的那樣

我來給你找出路

朋友說道

唐玉蜓的朋友名叫程旭

是個網絡攻防高手

他們

以前搞過

的事情說的是唐玉蜓曾經幫程旭攻入過導航塔的網絡係統

沿著連廊的牆根摸過去

唐玉蜓找到了一處一米見方的鐵質蓋板

蓋板裡麵還在嗡嗡響著設備運轉的聲音

他順著蓋板的縫隙用力摳開

拔掉裡麵一根閃爍小燈的線路

拽掉接頭

把線頭剝出來

小心地插入太陽穴植入晶片的側麵介麵

片刻之後

這艘船的數據從通訊頻道傳輸到了程旭那邊

老唐

你按我指示的線路走

沿著你所在的走廊到儘頭

下舷梯到第三層

在梯子背麵撬開通風口爬進去

爬到最頂端出來

打開門再向右走就能看到飛船維修出口的氣封門

左手邊有一套宇航服

穿上它跳出去

有人接應你

程旭傳來了語音訊息

曉得

你說啥子

跳出克

唐玉蜓聽到程旭的計劃後嚇了一跳

雖然這條線路可以逃出飛船

但冇有任何保障措施的情況下跳進佈滿碎石的宇宙空間

跟在滿是食人魚的河裡裸泳冇什麼兩樣

趕緊行動

有人朝你那邊去了

程旭催促道

你娃兒是要我變成一顆星星撒

唐玉蜓不滿地唸叨了一句

冇辦法

當下要想脫身

隻能相信他這個朋友

唐玉蜓拔掉線路朝連廊的深處跑去

在連廊的儘頭找到了向下的舷梯和梯子後麵的通風口

他撬開通風口

拆掉風扇

一股臭氣撲麵而來

差點給他熏得背過氣去

追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他隻好心一橫鼻子一捏鑽進了通風道

和猜想的一樣

這條通風道果然連接著所有廁所

隨著每一個廁所排氣扇呼呼的抽氣

通風道內的臭味一波接一波

熏得唐玉蜓眼淚直流

終於爬到了頂端的出口

他仔細觀查外麵冇有人在

於是一腳踹開排氣扇和柵板

跳到廁所裡

打開門跑了出去

飛船的氣封門如同一麵無形的牆

把宇宙空間和飛船內部隔開

通過開關控製物體的單向進出

唐玉蜓穿好宇航服

看著氣封門外閃爍的群星和不時飛過的碎石

內心相當猶豫

這一腳踏出去

要是接應的人趕不上

他可就真的變成一顆星星飛走了

兄弟

你還冇講

接應我的是哪個

唐玉蜓問程旭

熟人

馬上就到

彆猶豫了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程旭在電話裡說

說話間追兵已經到了身後

十幾個藍衣人手持棍棒大喊著向唐玉蜓撲過來

唐玉蜓心想

個人的一小步

命運的一大步

是死是活就看這一步了

冇錯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他縱身一躍

跳出了氣封門

飛進宇宙空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