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

高考落榜後我被迫進了紡織廠打工,常年接觸過多的廉價染料後,我染上了敗血癥。

做手術時,我發現主治醫生和我同名同姓,可她明明應該叫……

在我吸入麻醉後,她趴在我耳邊輕聲說:“要不是你成績還湊合,我才懶得用你這個俗氣的名字生活呢!

但可惜了,作為曾經最好的朋友,就由我親自送你上路吧,這個秘密該被永遠埋葬!下輩子,記得擦亮眼睛做人。”

我在憤怒不解中閉上了眼睛,再睜眼,我回到了80年代。

……

1

“嘩”的一聲,一盆水從頭澆到尾。

我渾身一顫,向四周看去。

幾個穿著補丁褲的黃毛小子圍著我哈哈大笑,還有人上前推搡著我罵道:“你們看她,都傻了。”

我確實傻了。

一眼望去,周圍的高樓大廈竟都變成了平房。

路上的各式各樣的汽車也成了鳳凰自行車。

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前一秒還粗糙滿是繭子,這一秒成了瘦弱骨節分明。

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在乾什麼?”一個穿著校服,紮著馬尾的女孩匆匆跑來抱住我:“思文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們誰欺負她,就是欺負我。”

我順著聲音看向眼前這個嬌俏的臉,猛然想起來,現在是1985年,我高考的前一年。

而這個女孩,是我最好的閨蜜,也是頂替我上大學的惡人。

她拿走了屬於我的前途,看著我在泥潭裡掙紮,最後親手送我歸西。

我深吸一口氣,攥緊了拳頭,壓製住要給她幾拳的衝動。

上一世,我被替換了人生。

這一世,我不僅要拿回屬於我的一切,還要讓惡人惡有惡報。

“算了,絲竹……”我像上一世一樣,瑟瑟發抖地抱住她。

阮絲竹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朝著那幾個小混混使了個眼色。

那幾個小混混立刻四散而逃。

阮絲竹捋了捋我的頭髮,說:“你全身都濕透了,快回家換件衣服吧。”

“那你呢?”

“我去報告老師,他們欺負人,不能就這麼算了。”

阮絲竹攥著拳頭,一臉義憤填膺。

我心裡冷笑,麵上卻乖巧地點點頭,等到阮絲竹走了,我悄悄跟在她身後。

幾個小混混正在遊戲機廳外蹲著曬太陽,見著阮絲竹兩眼放光。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