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絲竹,你來了,嘿嘿。”

阮絲竹掏出五塊錢,遞給其中一人,皺眉怒斥:

“誰讓你們潑冷水了,萬一李思文病了,耽誤了學習怎麼辦?”

為首的混混搓著手解釋:“絲竹,不是你讓我們在拐角處圍住她,給她點顏色看看嘛。”

“那也不能潑冷水啊,還有一年高考,萬一她病了,考不好了,耽誤了我的學業,我要你們好看。”

阮絲竹翻著白眼罵了幾句走了。

我卻在不遠處的角落裡渾身發冷。

我出生在一個貧瘠卻重男輕女的家庭,從小就唯唯諾諾,除了學習什麼都不會。

校外的小混混經常欺負我,嘲笑我,我不敢反抗,隻能偷偷抹眼淚。

而阮絲竹卻不一樣,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會在彆人欺負我的時候挺身而出。

漸漸地,我信任她,依賴她,甚至高考時填誌願都聽從了她的意見。

原來她做的這一切,都隻是把我當成了她上大學的踏板。

2

下午考試的時候,阮絲竹回來了,還給我帶了新款鋼筆。

“一會兒考試的時候……你懂得!”她俏皮地衝我眨眨眼。

以前每次考試我都自覺給她傳答案,她靠著我的答案總算混了個還不錯的名次。

可這次……

我點點頭,接過鋼筆。“放心吧,絲竹。”

很快,老師將試捲髮下。

半個小時後,阮絲竹敲敲我的凳子。

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還冇做完。

直到考試還剩十分鐘,阮絲竹急了,用腳狠狠地踹了我凳子一下。

“哐當”一聲,我險些跌倒。

監考老師警覺地朝這邊看來。

我低下頭看了看凳子,又看了看阮絲竹,抿唇不語,眼裡噙滿淚花。

監考老師皺眉,盯著我倆看了很久。

考試還剩五分鐘,我悄悄遞給阮絲竹一張紙條。

時間緊迫,阮絲竹來不及辨彆對錯,慌裡慌張地往試捲上抄。

接下來的幾場考試,我都如法炮製。

阮絲竹十分不滿:“李思文,你做題怎麼變慢了。”

“這樣可不行,高考時間緊迫,做得慢了很影響成績的。”

我低下頭小聲說:“我不太舒服。”

“你說什麼?”阮絲竹冇聽清。

我大聲說:“我說,那些小混混用冷水潑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