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我感冒了,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的聲音引來了同學們的注意,他們看著我議論紛紛。

有幾個同學小聲嘀咕:“我那天好像看到阮絲竹坐一個黃毛的自行車了。”

“阮絲竹和李思文關係這麼好,那些黃毛還欺負李思文,真是奇怪?”

剛走不遠的監考老師意味深長地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很快成績出來了。

阮絲竹是零分,倒數第一。

因為我給她的每一個答案,都故意避開了正確答案。

阮絲竹的父親阮村長是我們村的一霸,好麵子愛吹牛,女兒考了倒數第一,他覺得十分丟人,當天就將阮絲竹結結實實揍了一頓。

捱了揍的阮絲竹十分憤怒,一見到我,拽著我領子就給了我一巴掌。

“你給我的是什麼答案,怎麼能是零分呢。”

我一言不發,捂著臉哭了起來。

阮絲竹還不解氣,扯著我頭髮將我按到桌子上:“說,今天不說清楚,我就讓那幾個黃毛打死你。”

我裝作驚嚇過度的樣子,瑟瑟發抖:“不要,不要打我,不要讓那些混混欺負我,我錯了,我給你答案的時候,抄序列了。”

“你一定要相信我啊,以往哪次考試,我不是給你的正確答案?”

“哼,”阮絲竹冷哼一聲,“這次不給你點教訓,我就不姓阮。”

她抬起手來又要動粗。

隻聽“哐”的一聲,教室門突然打開了。

教導主任和校長都站在門口,死死盯著阮絲竹。

前世的這一天這一刻,校長和教導主任一起巡班,在遇到阮絲竹的時候表揚阮絲竹“雖然家境優渥,但是不驕不躁,踏實虛席”。

這一世,就讓他們親眼看看他們的得意門生是怎麼人前人後兩副麵孔的。

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嘩嘩往下掉。

“那些小混混和你是一夥的?你為什麼……”

我咬著嘴唇不再繼續往下說,校長的臉色越來越黑。

真相就這麼浮出水麵。

三天後,阮絲竹的處罰下來了,她因為考試作弊多次、霸淩同學、與社會人員往來密切,被學校開除了。

阮村長到處求爺爺告奶奶,總算保住了學籍,阮絲竹不得不轉學去了一所中專學校。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