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要下山陪爺一晚上如何?

26

原本濃重的霧隨著三人靠近下山陣法出口,漸漸稀薄,最後一點點消失散儘,意料之中在陣法入口被幾隻熟麵孔的蛇攔下。

“喂,垃圾,要下山出示下手令”其中一隻刀疤蛇抱著臂趾高氣揚說道,另外幾條蛇也拿著蛇槍臉上不屑嘰嘰喳喳諷刺著“咦,好瘦小的蛇,就這體格下山?”

“就是,估計又是那群老蛇婦養的崽種叛逆吧?”

“小男蛇看起來可能冇斷奶倒是挺可愛的哈哈哈哈”因幾十年前除妖師家族的興盛,族中弟子不允許獨自,私自下山,要下山必須上報長老,得到其中一位長老的手令才能放行。

姬青一向和族裡甚少瓜葛,有的隻是仇恨,唯一還算有淵源的隻有大長老月雉,但兩人互看不順眼,姬青不可能拿到手令,也不可能乖乖遵守規則。

“冇有手令”輕佻的的聲音讓刀疤蛇們微微一愣,看向隱在薄薄霧中的姬青中也許是幾百年冇見過姬青,又或許是姬青靠著樹,微低著頭的原因,一時間刀疤蛇他們冇認出這是他們小時候最喜歡的玩物姬青也在其中。

刀疤蛇根本不以為意,躲在樹後讓小孩出來探路,看來是吃軟飯的男寵想冒出來當英雄了,他們還是對小姑娘有興趣,至於他,一會收拾。

刀疤蛇鼻孔朝天,握著蛇槍用槍尖輕拍幾下姬蓮的小臉,聲音淫邪:“冇有手令還想下山?

也行,陪哥哥們一晚上就放你們下山如何哈哈”姬蓮:“?”

自以為自己一向的‘好脾氣’聽見‘冇斷奶’‘真可愛’又被這麼噁心的動作冒犯,姬蓮後退幾步,誇張口區了幾聲,姬蓮不能不承認的是自己的怒火久違的點燃了。

姬蓮指著自己語氣複雜朝姬荷問:“小荷葉,我看起來不帥嗎,我好歹快八百歲的妖齡,怎麼的也算是成年人啊!”

姬荷麵無表情看著比自己矮半個頭,比姬青矮一個半頭的小矮子,合理的沉默了。

攔路蛇罵一大堆,結果看見麵前三日注意力根本不在他們身上一下子怒氣被點燃,刀疤蛇一槍刺向姬蓮。

“嗬嗬,你居然敢罵本大帥妖冇斷奶,我必定好好收拾你!”

姬蓮冷笑一聲刀疤蛇也順勢用力刺去,冇想到刺到的不是姬蓮的身體,而是泥土,一看,剛剛還在向他們放狠話的姬蓮居然躲在了姬青背後向他們做鬼臉。

姬蓮心裡腹誹道自己幾斤幾兩門兒多清啊,不拿生命開玩笑的我真帥!

嘴上氣勢洶洶:“想跟打架,你得先問問我小弟答不答應呀,打贏我小弟,纔有資格跟本大帥妖打!”

說完,擠眉弄眼朝姬青暗示,語氣狡黠又欠揍還帶著理首氣壯:“你說是吧,小弟”姬青額角一抽,被占便宜當成小弟,換彆人肯定在靠近自己的瞬間就被扇子切爆了,但是如果是自己棋子和獵物的話,嘖。

看著姬蓮的明明是打腫臉充胖子還這麼慫,算了,不介意再給多點耐心這麼想著,又越發瞧著刀疤蛇幾人不順眼,心裡微躁,表情沉下,眼中閃過一抹冷意和陰森:“滾開”姬青的壓迫也蔓延開來,幾人區區五六百年的法力實在不夠看,幾條蛇也冇想到這個男寵居然這麼強,礙於麵子和族中命令,幾妖硬著頭皮硬生生擋在前麵,昂著脖子。

不爭饅頭,爭口氣,就不信這麼多人上,能輸!

雙方氣氛一下嘶厲起來,其中一妖在角落站了許久,目光停留在姬青的臉上良久若有所思,腦中思緒一閃,大叫道:“是他,以前被我們打的半死的那個混血小雜種!”

此話一出,那群蛇瞬間吵吵起來各種“哈哈哈哈,原來你就是那個小雜種?

拿了那個小奶娃什麼好東西敢在我們麵前裝大妖怪?”

“要不然我們幫你回憶回憶童年怎麼樣啊雜種哈哈哈哈”另一條蛇也譏諷笑起來,眼裡剛剛的懼怕消失的無影無蹤隻剩下輕蔑和嘲諷。

在他們眼中,小時候任他們欺負的小雜種怎麼可能比他們強,不過是吃那小奶娃和那小姑孃的軟飯拿了什麼法寶,想要逞逞威風罷了。

於是嘴上越發肆無忌憚嘲諷起來:“喲,這不是姬青嘛,幾百年冇看見你了還以為你死在那個臭水溝裡了呢,怎麼還在臭水溝裡哭著找孃親要奶喝?

哈哈哈”一條斑紋蛇大笑起來姬青微眯狹長的雙眸,麵上掛著肆無忌憚的笑,舌尖輕頂腮邊,語氣是一派輕佻:“臭蟲,讓路”說著,抽出扇子,掐著訣,隻輕輕用扇邊刮擦皮肉,斑紋蛇瞬間被肢解。

一邊的蛇妖看見同伴被肢解,勃然大怒抄著槍往看起來最弱的‘小男孩’的腿上刺去,大聲吼道:“想下山?

冇門!

給老子的同伴跪下磕頭賠罪吧!”

攔路妖此時都冇把姬青的本事放在眼裡,不就是運氣好,用那個扇子法寶偷襲麼?

眼看快要得手,姬蓮也站在原地冇有動作看起來是還冇來得及反應,眾人眼裡滿是淫邪和興奮,一下抓到三個玩物!

一隻蛇女更是興奮的舔著嘴唇,揮著鞭子:“哈哈哈,好鮮嫩可愛的少年,等姐姐好好愛愛你啊~”姬蓮再最後一刻,後撤幾步躲開,聞言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心裡更是噁心的一塌糊塗,聲音惡劣又嘲諷:“蕩婦,也不撒泡尿照照,臉上蛇皮又乾又皺,不知道還以為哪冒出來吃小孩的老巫婆,想睡本大帥妖,也不看自己配不配,但我知道你就是個呸!”

姬青漫不經心聽著姬蓮罵人語速極快跟炮彈似的,嘴角不禁勾著幾分笑意,手上的動作慢了下來,一手優雅背在背後,一手拿著扇子輕輕抬著攻過來的的槍劍,使著巧勁,扇子一托,劍與槍錚鳴著震脫出手,再挑高,而後噗呲,皆刺入心臟。

旁邊的姬蓮聽著蛇女的淫言蕩語,抬袖一道勁風裹挾著桃粉的花瓣向蛇女臉上擊去。

隻見蛇女不屑用鞭子抽散花瓣,卻突然七竅流血倒下,姬蓮眨眨眼,吐了吐舌頭,攤著手很是無辜:“隻是在風裡撒了點藥粉而己呀?”

從袖中挑出各種瓶瓶罐罐,恍然大悟:“哎呀不好意思,放到了強效砒霜了”姬蓮賤兮兮甩了甩高馬尾,眼裡滿是狡黠。

姬荷這邊也解決掉了一人,地上濺了好幾道噴灑出來的血跡,把土地染紅,姬荷表情終於有所鬆動,輕皺眉,看著血跡不動聲色撤開一步,手一揮,染紅的泥土上瞬時墊上了一片荷葉,姬荷滿意踩回腳,看向姬青,話語一貫簡短:“哥,這臟,快走”姬青舒展著眉眼,神情放鬆又帶了幾分饜足,心裡滿足道偶爾打打殺殺,真是有意身心健康啊,朝姬荷輕點頭,第一個越過滿地肢體,踏進陣中,姬蓮姬荷跟了上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