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26

-

掩月秘境,是一個一位上古大能為了給後輩“試煉”而創造的一方小世界。

它每年都會短暫地開啟一次,吸引著無數修仙者前來探尋。

江楚言對這個地方也早有耳聞。

這秘境中的凶險程度實在是讓人不寒而栗,每年宗門都會因為這秘境死傷多人。

各種強大的妖獸在其中肆意橫行,詭異的陣法更是殺機四伏,還有諸多未知的危險如影隨形,靜候著那些莽撞的闖入者。

但與之相對的是,秘境中也蘊藏著豐富的天材地寶,那些稀世珍寶引得人們為之瘋狂。

江楚言並非是害怕,而是他有清晰的自我認知,自己的修為連鄧狐麗都不如。

如果充當她的護道人,即便她真的在秘境中尋得了什麼異寶,恐怕也難以順利帶回來。

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她會選這麼危險的地方。

“師夫不用擔憂,我心裡有底,至少能夠安穩回來。”鄧狐麗豔麗妝容的鵝蛋臉上,眼眸明亮且堅定,儘顯自信。

江楚言看著鄧狐麗自信的麵容,暗自歎了口氣,感到無奈與憂慮。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好,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便做你的護道人。但萬事以安全為重,切不可再急躁了。”

天玉峰,實際上真正能拿得出手的也就隻有蘇囈婉一人,但宗門有個很人性化的規定,出任務必須要有一位護道人。

平日裡,大多時候都是等她閉關結束後,由她來替眾人護道,江楚言也隻是偶爾纔會代替幾次。

而這次要去的是如此危險的地方,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說實話,他心裡確實有些冇底,主要還是有點擔心鄧狐麗的危險。

自保的能力他還是有的,蘇囈婉曾給他一件傳送玉防身,隻要遇到危險捏碎就可回到天玉峰。

但難得鄧狐麗如此積極上進,他也不好拒絕打擊。

鄧狐麗浮現出得逞的笑意,眼中狡黠之色瞬間浮現,眼波如水,深深地望向江楚言輕輕說道:“師夫~時間是後天,可不要忘了,這次我們必然會收穫滿滿……”

說完這話,鄧狐麗便消失不見了,隻留下一陣淡淡的香風,江楚言佇立在原地,神情有些恍惚地凝視著鄧狐麗消失的方向。

回過神來江楚言微微皺眉,想起鄧狐麗的笑容,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

他總覺得鄧狐麗似乎有什麼事情瞞著他,但又說不上來是什麼。

收攏思緒,不再糾結。

江楚言深吸一口氣,暗自思忖著,秘境之行即將到來,他必須要好好準備一下。

……

翌日清晨。

仙竹峰。

峰頂一間小屋,其外牆被藤蔓密密匝匝地覆蓋著。

屋內則是繁花爭豔,草木生機勃勃,宛如一座極具魅力的袖珍自然百花園,充滿了迷人的韻味。

“這紫陽靈蕊花太難培育了,這次好不容易長出花苞了,這最後的種子,難道真的又要以失敗告終了嗎?。”

在桌前,端坐著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肌膚如雪,身形柔美,一襲華裳如流雲般飄逸。

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長髮,絲線般柔順地垂落在長滿嫩草的地麵上,發間還彆著一朵嬌豔的小花,這使她更增添了幾分嫵媚動人的韻味。

美眸清澈如水不染一絲雜質,卻透露出一絲淡淡的憂傷。

她凝視著桌上那盆紅花,那花的枝葉已經枯萎了一半,猶如她心中的憂愁在蔓延。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急切的女聲:“南宮峰主,今日有一件事情奴婢覺得甚是奇怪,無法自行做出決斷,故特來向您稟報。”

南宮詩聽聞此言,眉頭微微蹙起,本就因紫陽靈蕊花之事而心煩意亂,若是小事,她必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進來說吧。”

話音剛落,屋內的藤蔓竟自行緩緩地打開了門,彷彿屋內的植被都是活的一般。

一位身著黃色裙裳的女子迅速走了進來,隨即半跪在地上,雙手將一株水靈草高高捧起過頭頂,開口說道:“南宮峰主,您瞧瞧這個。”

南宮詩接過來仔細端詳了一番,她原本以為會是多麼特殊的靈草,發現不過就是一株品相極好的上等水靈草而已。

雖然在彆的地方或許很罕見,但在最擅長培養仙植的仙竹峰再平常不過了。

但她心裡清楚,小翠不會因為這麼點小事情就來打擾她,於是帶著一絲慍怒的語氣說道:“彆再拐彎抹角了,直接說吧。”

小翠趕忙接著說“南宮峰主您也看不出嗎,我如實說吧,今天早上我們收購了整整一萬株一模一樣這個品相的水靈草!”

“效用和品相全是一模一樣的上等,我擔心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蹊蹺之處,特來稟報。”

南宮詩聽了小翠的話,也被驚得愣住了。

一株的出現或許有可能,但一萬株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以當前的仙植技術,頂多能在一百株中產出一個上等的。

就算是她運用自己的萬花神體,也不過隻能做到十株中產出一株而已。

“全是同一人所賣?”南宮詩微微眯起雙眼,重新審視起這棵上等水靈草。

如果真有這種神人,她不介意屈尊去請教一番,不管是為了提升自己的萬花神體,還是為了紫陽靈蕊花。

“應該是的,雖然對方在這件事情上很是小心謹慎,把仙植分散給十幾個人在不同的地方售賣,但他可能並不知道,附近所有回收仙植的店鋪,大部分實際上都是我們仙竹峰的產業。”

“可查出是何人?”南宮詩眼中透露出濃厚的興趣與好奇之意,似乎對這個問題極為關注。

“我抓了其中一個人詢問過了,那人說是……”小翠說到此處突然停頓了下來,隻因南宮詩最是厭惡與男人接觸,並且她與蘇囈婉一直關係不太融洽。萬一自己調查有誤,恐怕難免要遭受一頓責罰。

“無需有任何顧慮,直接告訴我你查出的結果是什麼,此事對我而言至關重要。”

小翠微微低頭,弱弱說道:“是……是天玉峰蘇囈婉的夫君江楚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