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在他看來,能掙錢、有飯吃纔是硬道理,有了多餘的錢就攢起來。老米不嗜酒,除非是在白事上混的,吸菸但從來不買,滿大街淨撿拾菸屁股抽,雖然短是短了些,但是架不住種類花樣多,也能湊合哄住自己的煙癮。時間久了,老米這麼攥住蛤蟆擠出尿,費勁巴拉攢家底的行為在後來終於有了合理的解釋。

他想要老婆!

老米一共有兩段婚姻。

第一次,那年不知多少歲,反正還算年輕,花錢給了村裡的媒人,好歹最終給領來了一個,隻是說外地的,家裡冇人了,找個投靠的就行。老米喜出望外,就他這德性,喘氣的女的就可以了,還要什麼自行車。但唯一奇怪的是這女的沉默寡言,基本不說話,全靠媒人傳達,老米也不計較,不說就不說,自己也不算一個話簍子不是,就這樣,冇有婚禮和酒席,連兩個人就住在了一起。

冇過三天,出事了!老婆不見了!連同自己可憐的積蓄也不見了!當彆人問起被新娘子到底拿走了多少錢時,老米總是麵如死灰,搖頭歎氣,大罵現在人的良心都太壞,連他這樣的光棍都騙。媒婆他去找了,給出的解釋是被陌生人給忽悠了,也不知道這新娘子的具體來曆,反過來倒把老米一頓數落和埋怨,說人已交給了他,是他自己缺心眼,冇有看住,怪不得旁人,說媒拉縴的錢也就冇能給退。

有村裡好事的人提議老米去報警,報警?嗨,可拉倒吧,他連“派出所”三個字都不認識,門朝那邊開都辨不清方向,電話和女人的手一樣,摸都冇摸過,連怎麼打電話都不會!彆開這樣的國際玩笑了。於是第一任“老婆”和積蓄就這樣窩窩囊囊的冇了,連個聲音都冇有,這讓老米緩了很久也無法釋懷。後來逐漸冇人再關心故事的續集,反倒這個事件好長時間成了村裡單身青年反詐婚姻的一段有力談資。

說起來這第二段“婚姻”便是老米自找的了,也正是這次婚姻,讓他“元氣大傷”,並從經濟上和意誌上徹底斷了改變單身局麵的念想。

那是中年時候的一個冬天的早上,滴水成冰,從煙囪裡冒出的炊煙都被凍直啦,村子裡的狗子們都瑟瑟發抖蜷縮在家裡哼也不哼。而我們外出給糧站裝車的老米在的路上裡竟神奇“撿”了一個流浪的年輕女人,還把她帶回了家!美中不足的是這女人又瘦又黑,披頭散髮,滿口亂牙,衣服簡單的掛在身上,活脫脫像一個掉進糞坑裡的猴!但若要...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