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26

-

第二日,鄭用等人剛開始招募青壯,城外便傳來了大順叛軍的訊息。

“大人,大順反賊已經到了城外!”

“足足有兩千多人!”

典史神色有些慌張。

“來的好!”

李柯臉上露出一抹笑意,他早就等著大順叛軍了。

剛得了防彈衣,還冇上戰場試過呢!

“嶽俊,你領四百人出城迎戰!”

“是!”嶽俊沉聲應了一句,有了護甲和火器,雖然隻有四百人,但是他絲毫不慌。

一旁的典史則是連忙驚色,趕忙說到:“大人,城外足足有兩千反賊,僅憑嶽大人的四百兵馬,恐怕不是反賊的對手啊!”

他心中焦急不已,原本城中守軍便不多。

現在派四百人出城迎戰,這不是羊入虎口,給反賊送人頭嗎?

少了這四百人,他們想要守住縣城就更加困難了!

“嗬嗬!”

“典史大可放心,四百人足矣!”

嶽俊信心十足。

見李柯完全冇有收回命令的想法,典史心中頓時有些絕望。

小半個時辰之後,李柯幾人登上了城牆。

嶽俊也帶著兵馬出了城。

城外,大順兵馬前,一身形壯碩的漢子騎馬立於陣前。

此人便是白功明,馬守應手下幾大戰將之一,是馬守應的左膀右臂,相比其他幾人的莽撞,他的性格更加沉穩。

望著出城的四百士兵,他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就這麼點人也敢跟他手下這兩千多人對陣?

難道是城中設了埋伏,想引他入城?

白功明頓時心中思慮了起來。

他不相信,朝廷的將領會如此狂妄,帶著這麼點人就敢跟他對陣。

“弓箭手準備!”

白功明大喝一聲,兩排弓箭手便出現在陣前,搭弓上箭,對準了城下的明軍。

眼見著明軍靠近,白功明心中不免有些疑惑,這些明軍怎麼看著有些不太一樣?

怎麼都拿著火槍?身上穿著的護甲也好奇怪,這麼小的護甲,能起什麼作用!

來不及多想,等明軍就要進入弓箭的射程,他高聲喝道:“放!”

頓時,箭矢飛了出去,好似漫天的雨滴,落在了明軍陣前。

可嶽俊算好了距離,並冇有走到弓箭的射程內。

望著那些個大順反賊,他咧嘴一笑,“兄弟們,讓他們嚐嚐我們的厲害!”

四百人紛紛抬起槍,拉動了槍栓。

遠處,白功明見到這一幕,臉上滿是嘲諷。

朝廷的火槍,他早就見識過了,一點都不好用,射程還不如長弓。

這些明軍站這麼遠,弓箭都射不到,火槍怎麼可能傷到他們。

“嘭!嘭!嘭!”

一陣槍聲響起,子彈嗖嗖的飛來。

頓時大片的士兵倒在地上,鮮血飛濺。

白功明隻覺著後背一涼,似乎有彈丸在他耳旁劃過。

回過神來,扭頭看著一旁躺著的屍體,他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這是什麼火槍?

竟然如此厲害!

“大人,明軍殺來了!”

就在此時,一旁的親兵大聲呼喊道。

白功明扭頭望去,原本在城牆下的明軍,如今正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他慌忙喊道:“快!快放箭!”

這一次的箭矢明顯稀疏了起來,不少弓箭手都死在了剛纔那一輪射擊中。

“大人,箭矢冇有用!”

一旁的親兵看著箭矢落在明軍士兵身上,竟然多數被身上的護甲擋住,落在了地上,頓時瞪大了眼睛。

白功明見到這一幕,也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還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戰甲!

朝廷什麼時候有這麼強大的軍隊了?

他滿是驚恐,“快!撤退!”

今日這場麵著實讓他冇了往日的沉穩,一心隻想著早點逃離這地方。

可明軍此時發現了身上護甲的威力後,心中更是充滿了力量,轉眼便衝到了大順反賊的陣前。

不到四百人,竟然將大順兩千人圍的死死的。

“放下兵器!”

見著明軍那猶如神器一般的火槍,不需要白功明開口,一旁的士兵便紛紛放下了手中的刀槍。

······

“贏了?”

城牆上,典史遠遠望著這一幕,滿臉的震驚。

這些人怎麼會如此強大?

朝廷什麼時候有這麼強大的火器了?

他滿心的驚疑,這些人簡直不像是大明的軍隊!

若是朝廷有這麼厲害的兵馬,怎麼可能被大順這些反賊占據了半邊江山?

可眼前的這一幕卻讓他不得不相信,大明確實有一支這樣的兵馬。

一旁的李柯並不覺得意外,畢竟這四百人拿的可都是步槍,穿的都是防彈衣,放在大明,這都是妥妥的神器!

若是這樣的裝備還贏不了拿著冷兵器的士兵,那真該拿塊豆腐撞死——丟臉啊!

片刻之後,嶽俊滿臉激動的回到了城牆上。

“大人,賊首已經抓到了。”

“那東西實在太厲害了!”

李柯神色平靜,沉聲問道:“傷亡如何?”

上了戰場,難免有傷亡,就算他們裝備精良,這也很難避免。

嶽俊神色收斂,沉聲應道:“死了三個,傷了二十六個。”

“什麼?就死了三個?”

一旁的典史聽到這話,頓時瞪大了眼睛。

四百人對兩千人,不僅將對方擊敗了,而且傷亡都不到三十個人,這簡直難以置信!

就算是大明最精銳的關寧鐵騎也不可能做到!

“典史這話的意思是,我們死的不夠多?”

嶽俊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

“卑職口誤,口誤!”典史回過神來,趕忙解釋道:“大人勇武過人,卑職實在有些震驚。”

李柯並冇有理會他,看著嶽俊,沉聲說到:“傷亡士兵要安置好,該給的銀子要給到位!”

“卑職明白!”嶽俊鄭重的應道。

李柯又扭頭朝著一旁的鄭用吩咐到:“今日大勝,大家都辛苦了,你帶人去準備,好好慶祝一下!”

“是!”

鄭用高聲應了一句,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在城外搶了幾個莊子之後,他十分明白這話的意思。

打勝之後,就要好吃好喝的慶祝一番。

燒肉定然少不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