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審訊室房門推開,三位青年先後走了進來。

三人剛走進審訊室,就被眼前的狀況搞迷糊了。

隻見一名長相英武的犯人,張狂地盤腿坐在審訊桌上,嘴裡還叼著根菸,吞雲吐霧好不自在。

石局和身旁的一名女警,卻對犯人的囂張行徑視若無睹。

王梟側頭打量著眼前三人,眼中閃過彆樣光芒,“李向東、戚京生、郭學軍,是吧?”

鼇拜、斷水流大師兄、加上一個賊眉鼠眼的小子……錯不了!王梟暗暗點頭,這三人就是省港旗兵中的三名大路臥底。

三人為首的李向東微微皺眉。

“向東,京生,學軍,這次需要你們參加一場臥底行動,這位是王梟,你們三人都是王梟親自選出來的,接下來由他負責這次行動指揮,你們三人負責協助王梟完成臥底任務,任務期間,一切聽從王梟的指揮!”

“是,石局!”三人敬禮回答。

石勇看向王梟,“王梟,要不要講兩句。”

王梟丟下菸頭,雙手撐著桌子,瀟灑地跳下審訊桌。

“長話短說”,王梟來到李向東三人麵前,“此次任務目標是國際大毒梟、軍火商,敵人心狠手辣!”

“你們三個任務很簡單。”

“臥底行動開始,多看少說,一切行動聽我指揮!如果——有人出現紕漏,那就是害人害己!我不介意親手除了這個大害!”

……

鵬城,赤泥監獄。

二號監……

“今天下雨,你們四個新來的不用出工,等明天雨停了,就要去煤礦乾活”。

姓李的管教對王梟和李向東三人安排道。

王梟手裡抱著發放的洗漱用品,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李管教抬手看了眼時間,衝監倉最裡麵的兩個大漢道:

“豹強,刀疤,四個新來的交給你們了,給我維持好監倉紀律,最近上麵領導要來檢查,彆給我惹麻煩!”

“明白,李管教,您放心吧。”豹強點點頭。

結束訓話,李管教走出監倉,門外響起清脆的上鎖聲。

聽著越走越遠的腳步聲,眾多犯人這才或坐或躺,重新恢複了懶散的模樣。

王梟迎著眾多犯人審視的目光,打量著監倉內的情況。

監倉麵積不大,約莫有四五十平左右,一眼就能看清楚。

與港島電影裡,監獄單人床上下鋪不同,大路這裡流行左右兩條大通鋪。

兩條通鋪一長一短,短的那條通鋪儘頭就是便池的位置。

便池旁,是洗漱台,還有用來放牙刷牙缸等洗漱用品的木架子,再往外就是另一條大通鋪了。

……

王梟望著大通鋪上躺著的豹強,嘴角微微上揚——我靠,元華!

下一刻,目光卻停頓在豹強身旁那名精壯犯人臉上。

他皮膚略黑,短寸頭,眼神冷漠,右臉上一道猙獰傷疤,更顯彪悍氣息。

柯大膽?王梟眨了眨眼,感覺越來越有意思啦。

豹強盯著放肆打量自己的新人,皺了皺眉,心中暗道——又TM來了個愣頭青。

小樹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

“光頭佬”。豹強心裡想著,抬了抬下巴,喊了一聲。

“在呢,豹哥,您老瞧好吧!”

對麵短通鋪上,一個身材精瘦的光頭犯人,應聲而起,趿拉著鞋子,向王梟而來。

二號監,犯人加起來有個二十來號人,此刻都在等著看熱鬨。

“喂,新來的,哪裡的?犯了什麼事進來的?”

光頭佬大搖大擺來到王梟麵前。

王梟冇有理會眼前蒼蠅,打量著躺在鋪上的豹強和刀疤。

這兩人剛纔在管教一走,就占了四米左右的通鋪位置,其餘犯人要麼擠在一起,要麼坐在小凳子上,離兩人遠遠地,絲毫也不敢侵占兩人的地盤。

“看什麼看,問你小子話呢,你TM聾啦嗎?”光頭佬也是個暴脾氣,當即喝罵。

他劈手就抓向王梟衣領!

王梟收回視線,腳步輕動躲開蒼蠅子,冷漠地掃了光頭一眼,

“滾”。

王梟抱著洗漱用品大步撞開光頭佬,走向監倉最裡麵。

“我艸泥馬!”光頭佬被撞了個趔趄,勃然大怒!

“都愣著乾雞毛!給我起來乾死他!”

“給我打掉他一嘴牙——一顆都不能留!今天他要是能哼一聲,你們都TM彆吃飯啦!”

“嘿嘿,又有樂子了”。隨著光頭佬一聲令下,監倉內眾多犯人目光卻都望向大通鋪上的豹強和刀疤臉。

豹強輕笑點點頭,一雙眼裡透著陰狠!

犯人們得令,紛紛站起身,眾人摩拳擦掌,笑著準備給新來的愣頭青,留下一點獄中美好回憶。

另一邊,光頭佬站穩後,追著王梟就要率先動手。

王梟猛然轉身,一個轉身側蹬,一腳將光頭佬踹飛出去兩三米遠。

“咚——!”

王梟手指著抱肚子蜷縮在地上的光頭佬,對還在發愣的李向東三人命令道:

“向東,給我打掉他一嘴牙——一顆都不能留!今天他要是能哼一聲,你們都TM彆吃飯啦!”

李向東愣了,身為警茶,他哪裡乾過這種事。

還是戚京生最先反應過來,他上前一步,一腳狠狠踢翻光頭佬,接著一腳踩在仰麵朝天的光頭佬嘴上!

咚~!

刀疤華後腦重重磕在地上,嘴角也當即破裂,鮮血直流。

李向東與郭學軍反應過來,兩人一咬牙,立即跟上,一人一腳踢在掙紮躲避的光頭佬嘴上。

“咳!”光頭佬嘴裡噴出一口血,帶著幾顆黃牙,吐在地上。

原本躍躍欲試的二號監眾囚犯,瞬間鴉雀無聲……

眾人膽怯的看著李向東三人圍著光頭佬一陣圈踢。

“饒命啊~咳咳~”

“彆打了!彆打了——哥、大哥、大佬,我服了,我服了!”

光頭佬躺在地上,可憐兮兮地抱著腦袋冇口子求饒。

“王…梟哥,還打嗎?”李向東轉頭看向王梟。

“你是聾還是傻?我TM讓你卸了他一嘴牙,你聽不懂人話!”王梟吐了口唾沫,

這就叫——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眾犯人看著王梟殘忍無情的樣子,心底直髮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