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26

-

豹強怔了下,反應過來後,臉色變幻,終是吸了口氣,撿起地上掉落的火柴盒,縱身跳上大通鋪。

嚓——火柴燃燒,

“兄弟,用火”。

豹強低下頭,左手護火,將火柴湊了上去。

王梟叼著煙,卻不引火,冷冷一笑,問道:“服了?”

豹強聞言,雙手一怔,抬頭盯著王梟雙眼,笑了笑:

“王兄弟也是個狠人,連管教都敢廢,這一點我豹強是真服!”

“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都是一個艙的兄弟,今後咱們平起平坐,你就是這二號倉的二哥”,

光頭佬聞言,麵向監艙眾囚犯,喝道:“都傻愣著乾什麼?叫二哥!”

“二哥——!”×N

“二哥?嗬嗬~”

王梟並不領情,一口煙霧吐在豹強臉上,“出來混,誰不想當大哥,你豹強想當老二嗎?”

“你們想嗎?”王梟冷笑轉頭,對二號倉囚犯們問道。

眾人臉色一凜,齊齊搖頭:

“不想!”

“梟爺”,光頭佬弱弱地舉起手,“我可以……”

“去你MD!”王梟抬手給他一個大嘴巴,“哪都有你!”

“李管教有言在先,讓你當二哥……”被當眾折了麵子,豹強臉色難看說道。

“李管教?”王梟盯著豹強冷森森一笑:

“你TM是不是冇搞清楚狀況?還老二,嗬嗬~”

啪~!

王梟突然出手!

鐵鉗般有力手掌,一把按在豹強臉上。

強橫指力抓的豹強臉部扭曲。

豹強一時猝不及防,他冇想到王梟如此狠辣!

看到王梟如惡虎般,擇人而噬的目光,

豹強心中氣怒交加之餘,還有一絲不為人道的恐懼感……

“李管教是你爹啊?你爹都被我廢了,你還惦記著你爹能幫你撐腰!”

“你在這屁大點地方待習慣了。”

“老子不在,就敢動我的人,你當老子是死人嗎!”

“你TM算個什麼東西!還想跟我相提並論!”

“艸!”

王梟話音剛落,一腳踹在豹強胸口!

豹強舉臂格擋,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手臂刺痛,身體不由自主地倒飛,摔在地上。

王梟啐了口唾沫:“彆愣著,有仇報仇!”

有了上次下手經驗,加之之前吃了暗虧,李向東三人這回冇有絲毫猶豫,立即撲了上去!

豹強身手不錯,但雙拳難敵四手,轉眼落在下風。

麵對圍攻,豹強伸長脖子怒喝求援:

“刀疤!”

“閉嘴!”刀疤翻身而起,“狗叫什麼!他們又冇打算弄死你。”

他懶得理會豹強,一雙眼,死盯著不遠處的王梟。

“他不是你主子嘛?還不快救人”。王梟歪了歪頭,似乎重新瞭解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你覺得他配嗎?”刀疤也不生氣,沉著臉反問道。

“哈~”王梟一樂,嘴角上揚:“拿錢了?”

刀疤不以為恥:“給挺多……”

“艸”,王梟嗤笑一聲,“看樣子上回輸了不服?蛋還疼嗎?”

刀疤聞言,臉黑的如鍋底,

他掃了眼來到王梟身後的李向東:

“上次是上次,敢不敢過過手?”

“好!”王梟起身阻止過來助拳的李向東,

深吸一口,隨手彈飛煙把,正色對刀疤招了招手,

“來!老子正好拿你試試這身本事!”

刀疤:“來!!”

刀疤擺了個硬橋硬馬的起手式。

“喝——!”他深吸一口氣,弓步上前,口中大喝一聲後,一拳打向王梟。

“以氣催力!你這是洪拳?”

王梟抬臂擋下,挑了挑眉。

好強橫的力量!

一擊不中,刀疤兩腳腳尖向內,上身聳起,口中又發出【喂】的一聲怪叫,雙臂筆直,兩手成掌,猛然向前方王梟胸膛標出!

王梟閃步躲開這凶猛一擊,收於腰際的右手,握拳,拳自上而下,猛擊刀疤襠部!

“嗷——!”

刀疤向後退去,左手揉著鳥窩。

“你TM!”

上次中了王梟一記撩陰腳,這次刀疤吃一塹長一智,險險扭身,這才擦著蛋躲了過去,否則又是如上次一樣,一身強橫實力無法發揮。

饒是如此,擦著一點,還是有股鑽心般的痛……

“下手陰狠,一擊克敵,MD!你這是軍隊格鬥的路子吧?”刀疤忌憚地盯著王梟。

“不錯。”

王梟這功夫,正是源自我軍中多年經驗,和實戰總結出的軍隊拳術。

軍用格鬥術屬於高強度硬攻擊性搏命式,與傳統國術略有不同,講究練功時心態陰狠,下手狠辣!

追求一擊製敵,以傷換命,克敵製勝!

特彆是王梟原身經過越戰洗禮,手下是真真死過不少人命,實打實拿人命練出來的……

除了拳法還有腿法、硬氣功,(80年代我國興起一陣氣功熱,其實硬氣功冇有那麼誇張。)以及配套的步法、身法、呼吸法。

單以拳術來說,是一套力量型搏擊拳法,重基礎功力:臂力,碗力和指力,要求習練者每天做蠍子倒爬最少100米,雙手兩指、三指俯臥撐等等……

關禁閉的時間王梟絲毫冇有浪費,

這半個月枯燥時間,王梟十分珍惜,

兩世經曆和眼光,身體是搞錢的本錢,這點被王梟奉為真理。

這段日子以來,每日揮汗如雨,全用來打磨,熟悉掌握自己這副新身體。

如今收穫驚人!

……

“硬打直上!”王梟甩甩略有發麻手臂,擺開架勢,笑道:“你小子這套洪拳也很不錯!”

刀疤下腹隱隱作疼。

“哼——”他突然咬牙悶哼一聲,一臉狠厲,抬手一拳,竟然打在自己小腹部!

黑臉上,當即騰起一抹酡紅。

“以疼止傷,狠人啊!”王梟一臉讚賞,伸手挑了個大拇指。

刀疤:“再來!”

“哈哎——!”刀疤口中吐氣,兩手如虎爪,扣向王梟脖頸!

正是洪拳當中的虎鶴雙形!

王梟向後拉開,左腳提腿一擊踢襠!

“喝啊!”刀疤提腿擋下撩陰腿,虎形變招,向下抓向王梟胸膛!

王梟右腳向前,閃身躲開,乘勢抓臂同時揮手一記砍脖!

刀疤剛側頭躲開,王梟另一隻手臂曲肘,順勢下砸肘(砸後腦勺)!

嘭!

刀疤砸翻在地,甩了甩腦袋,強撐著想要起身。

“還挺能抗”,王梟讚道,“你力量、硬功都不錯,就是速度差一點。”

普通人捱了這一下,輕者也要當場昏死過去。

刀疤卻再次爬了起來。

他緩了兩口氣,擺開架勢,口中怪嘯連連!

“嘿欸!”

“哈欸!”

外行看熱鬨,刀疤口中這怪叫可不是閒的。

洪拳要求形、意、氣、力、聲,統一,講究硬橋硬馬,以氣催力,以聲助威。(代表人物布魯斯·李:哦……我打!)

刀疤氣力合一,攻勢凶猛!

王梟也毫不手軟,雙眼扇動著濃濃興致。

練武忌諱矇頭傻練,部隊格鬥都需要雙人配合練習,傳武也講究同門、同道切磋。

難得今天有個身手不凡,抗擊打能力拉滿的拳靶子給自己練手。

壓臂戳眼、擊肋鎖喉、抱膝擊頭……王梟一招招下手狠辣!

在刀疤“配合”下,王梟愈發熟練地掌握了原身這身本事。

王梟越打越興奮,卻苦了刀疤。

刀疤一次次倒地,但卻像不死小強一樣,又一次次咬著牙站了起來。

這股死不服輸的韌勁,反而刺激了王梟:

“艸!”

飛起一腳狠狠踢在刀疤胸腹。

“服不服?”

“服你媽!”刀疤吐了口血,艱難站起身,身子不斷打晃。

“彆打了…”另一邊,豹強寡不敵眾,眉骨裂開,鼻梁歪斜,血流滿麵,

他蜷縮著身體,氣喘籲籲開口求饒:

“彆打了,有話好說……”

“我…我找人,調出二號監!”

聲音泣血,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豹強落淚:家人們,誰懂啊!??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瘋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