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天帝之子轉世與重生

26

-

江辰的大腦感覺像糊狀

好像他在做夢

但這感覺比那真實得多

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膚

每一根骨頭都在痛苦地呼喊著

我死了嗎

我是在地獄燃燒的煉獄之火中受苦嗎

江辰的第一反應是他已經死了

但他身上微弱的呼吸似乎提醒他不是這樣

他還活著

不知過了多久

江辰用力掙紮著睜開眼睛

卻發現自己躺在棺材裡

在棺材裡

那我真的死了

多麼令人沮喪

多麼可笑

江辰

天帝之子

天生陰質

不能修煉

雖然父親精煉了日月丸

使我能像宇宙一樣長壽

但當天災降臨時

我仍然成為父親的負擔

屈服了

我的經絡怎麼了

他們身上真的有氣嗎

它相當弱

等等

這不是我的身體

這絕對不是我的身體

我生來就是陰的體質

所以我的身體裡怎麼可能有真正的氣呢

而且

如果我真的死了

怎麼會有能量流過我的身體呢

當江辰躺在棺材裡的時候

他的大腦被一陣電流震得噝噝作響

與此同時

他意識到躺在棺材裡的屍體不屬於他

這是什麼

這是誰的身體

這個意外的發現帶來了驚喜和喜悅

他很快在屍體裡發現了一些記憶碎片

這具屍體的主人也叫江辰

東國江漢公爵的兒子

名字冇錯

但這顯然不是我

我是全能的天帝的兒子

怎麼會成為這樣一個世俗國度的後裔呢

江辰的腦子裡充滿了疑問

我真的死在災難中了嗎

這是傳說中的轉世嗎

天堂被打碎了

生命之輪被打碎了

我應該被消滅

冇有希望在生命之輪上旅行

所以

真的轉世嗎

江辰在細讀過去江辰意識的碎片後

終於確認了這個新的現實

以為我前世是天帝的尊子

卻因陰身而不能修煉

現在我已經轉世成為這樣一個平凡王國的高貴之子

我已經獲得了培養

真諷刺

天崩地裂

秩序崩潰

我虛度了一百萬年的前世

我和太陽月亮一起死去

當災難來臨時

我無能為力

陰的體質不能修煉

因此註定要受彆人的擺佈

我的命運就像一粒漂浮的塵埃

風一吹就散了

江辰的心情變得陰鬱起來

回想起自己的前世

他的父親花了驚人的代價研製出日月丸

讓他的兒子可以像日月一樣享受生命

他知道這生死的分離

可能就是永遠的告彆

儘管他已經活了一百萬年

儘管他有很高的智商

但當他想到父親對他的精心照顧時

熱淚盈眶

他知道天崩地裂

即使像天帝那樣全能

也幾乎不可能活下來

江辰的思緒走到這條路的儘頭

他變得心煩意亂

然而

當他觸摸到自己身體的經絡時

一道閃電擊中了他的靈魂

這就像一個渴死的人找到了甘泉

慢慢移動的真氣是那麼微弱

弱到幾乎閃爍出來

但正是這種脆弱的真氣

點燃了他生命的火焰

驅散了壓抑的思想

培養

培養

這對於像我這樣陰陽怪氣的人來說太荒唐了

我前世不能訓練

但從不向命運低頭

現在我通過轉世獲得了這種潛能

命運之門為我打開了

作為天帝的尊子

我掌管了天朗文庫數百萬年

我讀了無數的書和卷軸

熟悉所有的學科和修煉方法

我以丸刀而聞名

但我的知識永遠停留在理論和抽象的層麵

既然我有了修煉的能力

還有什麼好怕的呢

我憑什麼低頭認輸呢

在探索這條推理路線時

江辰感到肩上的重擔減輕了

之前的負麵情緒慢慢消散了

這次轉世是一個轉折點

將永久地改變他的生活

的確

從他過去的生活來看

作為一個普通的貴族兒子是完全無關緊要的

但即使是最底層的人

也有一種品質是他前世所冇有的

這就是修行的能力

培養資格是一場比賽的起跑線

雖然他前世曾像龍鳳一樣高大

但他隻能在一旁觀看

現在

儘管他很平凡

在他的新生活中像一隻螞蟻

但他可以站在起跑線上

取代他的位置

修煉的道路冇有儘頭

冇有儘頭

如果幸運的話

金鯉魚可以變成龍

最低級的蟲子也可以在天上翱翔

現在

機會來了

天帝之子

天朗圖書館的看守人

他幾乎把數百萬年的時間都花在了研究上

毫不誇張地說

他是一部活的百科全書

掌握著世界上的知識

他滿肚子的理論

從天到俗

冇有一個話題是江辰不熟悉的

雖然在過去的許多年裡

他一直冇能修煉

但他喜歡帶門徒

和他們做實驗

檢驗這個理論或那個理論

他已經記不清自己一生中創造了多少天才

什麼是機會

他帶著天帝之子江辰的記憶轉世

獲得了不幸的侯國繼承人江辰的身體

他通過他的門徒所做的實驗現在終於可以用他自己的手來完成了

這是個機會

江辰幾乎控製不住自己

就在這時

一聲驚人的撞擊聲響起

像是什麼東西滑倒摔碎了

崩潰

江英

想辦法

不惜一切代價把它找出來

江漢公江峰憤怒地扔了一個花瓶

想要燒燬整個國家

老爺

我們已經有線索了

江英從頭到腳一身黑衣

彬彬有禮地說話

少爺雖然不勤於訓練

但他仍然是一個修煉真氣的人

他對自己身體的控製是絕對的

麵對如此重要的場合

他不會失控

不會放屁

那麼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是彆人

有人故意在祭天儀式上為難辰兒

激怒國王而被處死

江峰的語氣降到了危險的地步

少爺今天早上和朋友們在秋鶴吃早飯

我在酒館調查的時候什麼也冇發現

但在少爺身上發現了三笑粉的痕跡

三笑粉

江峰的臉沉了下來

他怎麼會不知道那是什麼呢

它清理了人的內部通道

雖然它冇有任何副作用

但它會導致人的氣在體內下沉

並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排出

他兒子在儀式上發出的讓國王勃然大怒的該死的氣體

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

絕對是這

三笑粉

的功勞

所以這不是巧合

這是一個狡猾的

有預謀的陰謀

江峰把這些線索聯絡起來

很容易就得出了這個結論

老爺

這是和少爺一起吃早餐的人的名單

然而

他們都是其他公爵的兒子

所以很難找出誰應該對此負責

江英是江峰的得力助手

是最受重視

最忠誠的封臣

去吧

去把這事徹查清楚

即使我失去了我的公國

即使我被撕裂了

我也不會在失去我的兒子之後坐視不管

江峰不相信絕對服從君主的廢話

徹底的胡言亂語

蔣家幾代人都很忠誠

但不是愚蠢的忠誠

江氏家族世世代代為東方皇族辛勤勞作

保衛國土

征戰戰場

堅守陣地

他們以高昂的代價贏得了唯一的公國

但現在他唯一的兒子卻被毫不客氣地鞭打致死

如果他們的君主不仁慈

一個封臣就不需要忠誠

如果要反抗

那就反抗吧

江峰想到東魯王冷酷地下令殺人

敵人幸災樂禍

兒子躺在棺材裡

被打得麵目全非

就覺得內心的火山要爆發了

公爵渴望迅速回到自己的領地

帶著成千上萬的人衝進京城

讓街頭血流成河

聽到這些話

加上身體裡留下的模糊記憶

江辰大致明白了發生了什麼

這具屍體的原主人在祭天的時候碰巧放屁了

這個儀式是由這個國家最神聖的寺廟舉辦的

國王和所有

個東方貴族都來為東魯王心愛的女兒祈禱

在舉行儀式之前

每個人都已經開始了許多準備工作

放棄吃肉

洗澡

換上新鮮的衣服

以及點燃薰衣草香

換句話說

與會者都打掃得很乾淨

他們追求完美是為了讓上天相信他們的真誠

這樣他們就能成功地獲得祝福

起初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正當國王和貴族們在寺廟台階上叩頭祈禱時

江辰放了一個震耳欲聾的屁

在祈禱中磕頭是整個儀式中最重要的部分

必須保持絕對的沉默

這是一個人與神溝通和展示他們的忠誠的方式

但江辰的屁粗魯地打破了沉默

粉碎了莊嚴的聚會

眾所周知

屁是由不健康的氣體組成的

非常不健康

如果這發生在一個普通的場合

它會被簡單地忽略

因為每個人都屏住呼吸

然而

江辰令人遺憾的屁又臭又長

這是對諸神的侮辱

主持儀式的大祭司嚇了一跳

大聲咒罵

就好像這個屁摧毀了世界的支柱

使天空塌陷了一樣

這引起了東魯王的極大憤怒

因為他溺愛他的女兒

他叫衛兵把江辰拖走

打死了他

即便如此

他的憤怒並冇有減弱

他下令將男孩的屍體掛在城牆上

供禿鷲和食腐動物啄食

如果冇有其他貴族的勸說

江辰甚至連一具屍體都不會留下

他們指出

公開展示屍體是庸俗和不文明的

會對王國的命運產生不利影響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