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正文

26

-

修仙界有個傳聞:

順境大師兄,逆境二師姐,絕境綠茶小師妹。

直到仙門各家聯合魔界攻上山。

眾弟子慘敗,連嬌弱小師妹都竭力倒在血泊中。

那位從不打架,喜歡撿破爛的三師姐呼哧帶喘跑上山,

從破麻袋裡掏出珍稀靈草哐哐往他們嘴裡塞,

玄鐵所鑄的靈劍嘩啦嘩啦往地上扔,

她養在後院的小肥雞們變成火玄凰將半邊天染紅……

看著眾師兄弟們驚悚的眼神,三師姐在鎮宗石後縮頭苟好。

「王八蛋敢踩我菜園子!打死他們給我做化肥!」

1

修仙界近日有話本子爆了名句:順境大師兄,逆境二師姐,絕境小師妹。

多虧師父三年前收了位小師妹,天淵宗配置齊全。

大師兄剛正不阿是個好人,二師姐武力值點滿人狠話不多,小師妹人嬌作精小綠茶……

這和我沒關係,因為我師父收了六個徒弟,我排行第三。

相比起出了名的中央空調,溫柔笑顏美人——四師弟。

還有因為嘴賤所有人都認識,來自皇族的關係戶——五師弟。

我這位平平無奇的三師姐,真是說起來都讓人覺得陌生的程度。

自從宗主師父一百年前開始無限期閉關,作為嫡傳弟子簡直自由的不像話。

振興宗門就靠他們了!

我在自己的小院裡種菜養雞樂得清閒,在宗門裡直接查無此人。

內門前輩提醒:「大師兄最重規矩,二師姐教學打人超狠,四師兄人美不記仇,五師兄有背景彆惹,新來的小師妹天真可愛」

剛從外門憑藉努力進了內門的弟子們滿臉悲切:「第三位是師兄還是師姐?是哪場戰役犧牲了?」

內門前輩底氣不足:「呃……三師姐應該活著」

「那關於三師姐的提醒呢?」

「想……想不起來了,這位師姐你還記得三師姐嗎?」

我聽著他們討論自己,淡定道:「不記得」

根本冇工夫看他們糾結的神情,繼續埋頭繼續挖蚯蚓。

天淵宗今日傳聞:

「小師妹替二師姐送藥被罵哭,心疼心疼」

「大師兄嗬斥二師姐冷血,兩人冷戰,害怕害怕」

「四師兄看到舊時仇敵,選擇一笑泯恩仇,佩服佩服」

「五師兄給各長老起外號被通緝,好奇好奇」

「後山那對白兔子下了一窩黑兔子疑似被綠,惋惜惋惜」

「……」

就連兔子都有人提起,三師姐低調得好像冇這號人。

我就逆著人流穿梭在下劍課的弟子們之中,看著滿滿登登一小盆蚯蚓,隻覺得辛苦冇有白費。

但等我推開院門,卻發現剛剛八卦裡的主角們都在。

器宇不凡的男人揹著手訓誡:「你怎麼能說大長老像茄子,二長老像土豆,戒律堂長老像青椒呢」

吊兒郎當的少年躺在我平日曬太陽的搖椅上:「一紫一黃一綠,正好炒盤地三鮮」

旁邊美若冠玉的青年抬袖,眉眼溢位淺淡笑意。

「有蚯蚓!大師兄人家好怕!」

嬌嬌少女撲到大師兄身上,我可以清晰看到二師姐冇執劍那隻手指尖發白。

這位小師妹是師父三年前突然出關半個時辰下山收來的徒弟。

天真小可愛是眾多男弟子對她的評價,心機大作精是女弟子對她的看法。

至於我怎麼看……

這是我五第一次見她,這就是絕境的救世主?

因為師父又要去閉關拜師禮匆忙,我在山下根本趕不回來,大家也冇發現三師姐不在。

師父的嫡傳弟子都齊了。

至於其他四位,都得一百年冇見了吧?

大師兄安撫著嚶嚶假哭的小師妹,過了良久才發現蹲地上分蚯蚓的毫無存在感的我。

他看著我:「呃……」

我瞭然:「不用喊名字」

大師兄俊朗的麵龐閃過尷尬:「三師妹,仙門秘境開了」

我從五師弟手裡搶過快要被擼禿的小雞:「不去」

2

五師弟看著空落落的手心,梗著脖子:「這肥雞仔長得真醜,誰稀罕看」

大師兄擲地有聲:「秘境裡各宗各派嫡傳弟子必須參加」

我將蚯蚓均分下去淡定回答:「冇人會發現的」

「三師妹怎麼可以這般冇有同宗情義,無人發現更是荒謬……」

我看著他慷慨激昂說教,幽幽道:「大師兄,我在你背後呢」

最終我還是去了。

因為秘境開啟要求各宗各派嫡傳弟子到場纔可能開啟,除非命燈熄滅,否定少一個都打不開。

要求就是他們抓夠一桶活蚯蚓,因為我還要給雞仔們留好口糧。

大師兄無奈答應,由於需要的蚯蚓數量龐大還得是活的,連小師妹都被帶去幫忙。

一整日過後。

小師妹掛在大師兄的胳膊上回來,掛著鼻涕眼淚哭得毫無形象。

二師姐冷眸一眯,難得有些快意。

用劍挑著木桶放下,邊緣幾條蚯蚓落在地上扭動,對我語氣都帶了些親切:「三師妹,夠嗎?」

小師妹臉煞白:「大師兄,二師姐是不是討厭人家?我真的好怕~」

大師兄不悅嗬斥:「你非要這般和小師妹過不去嗎?」

二師姐聞聲渾身一抖,大步離去。

聽聞這種戲碼已經上演了五年都是一個套路,我不急著看,提著木桶走向雞籠。

就看見四師弟彎腰看著一堆圓滾滾的毛球感慨:「三師姐,還真是特令獨行」

旁人養靈獸靈寵,我的小院裡一半種菜,一半養雞……

不聽聲能認出來我?

我好奇:「四師弟,毛病治好了嗎?」

四師弟笑容僵住,轉身步伐優雅飄走。

看來還是冇有啊……

就連大師兄都不知道,四師弟是個臉盲。

逢人就露出bulingbuling

將人閃瞎的笑容,是因為他分不清是誰。

三天後啟程,我忙著打理小院,澆水施肥拔野草。

趕路途中。

不同於其他人盛裝打扮,我就隻是換了件冇粘泥土的弟子服。

五師弟毒舌:「你去山腳下睡一覺醒來身邊都得多兩個餅,出去可彆說是我嫡師姐」

大師兄低喝,但阻止不了他的快嘴。

「你掛著個乾坤袋也太寒磣了吧,去秘境還不用空間更大的靈器……」

我語氣真誠:「我冇有儲物靈器」

五師弟險些咬了舌頭,那些內門弟子看向他的眼神都帶著譴責。

大師兄心中油然升起責任感,遞給我一塊上等儲物玉佩。

小師妹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梨花帶雨撲到大師兄身上:「我想不到二師姐竟然絲毫不珍惜,我心疼大師兄的心意就這般被浪費」

眾人抬頭看向姍姍來遲的二師姐手裡和我一模一樣的玉佩,看看有些尷尬的大師兄。

大師兄把儲物玉佩一塊給了二師姐,一塊給了我。

小師妹這是想要?

我主動遞出去,小師妹上下打量我一番。

「三師姐……還是自己用吧」

雖然玉佩一樣,但是小師妹這種小綠茶都不好意思搶我的。

實在是我相比起來……實在太窮了些。

他們根本不知道我也並不理解他們,去秘境打架冒險乾嘛要穿新衣服?

我拿起來玉佩遞到他們每個人麵前,見他們皆是搖頭我淡定收好。

等回來下山當給拍賣行,應該值不少錢吧?

3

三宗四派的新一代翹楚都彙聚在秘境外。

天淵宗六位嫡傳弟子和十四位內門弟子列隊。

大師兄站在隊首,清俊挺拔從容不迫提醒注意事項。

二師姐冷漠站在隊尾,年紀輕輕就金丹大成,手中名劍‘霜無’陣陣嗡鳴似是已經準備出竅。

四師弟一襲月白長袍,端著清風玉骨的模樣,那雙瞳剪水帶著盈盈笑意對上每個人探過來的眼神。

五師弟懶散歪斜著身子,肆意毒舌點評著各宗門武力值。

小師妹活潑俏皮的模樣讓不少人都好奇討論。

我相貌普通,能力普通,甚至衣服都是不出挑,泯滅於眾人間。

我對此很滿意,我就是來湊數的。

「幽冥秘境,開啟」

外界離開一個月,但在幽冥秘境三個月為期限尋找機遇。

大師兄精準開路帶著大家順利前進,所到之處威壓落下震懾四方。

內門十二名弟子可分彆組成六人,四人,三人劍陣對敵。

二師姐劍氣如虹,作為弟子們曆練安全的依仗。

武力值拉滿!我對宗門未來有信心!

半路看到天淵宗死對頭,大師兄要麵子不欲舌戰,二師姐考慮砍死他們的可能性。

冇想到五師弟和小師妹,一個懟天懟地一個茶言茶語,將對方陰陽到臉色如同調色盤狼狽離去。

嘴炮能力超強!我對宗門未來更有信心了!

周身溫度越來越熱,小師妹都蔫嗒嗒不再開口。

我見狀從乾坤袋裡掏出灌著天淵宗靈泉的水袋遞給她,宗門的未來可不能出意外。

她一口喝儘,慘白的臉色才稍有好轉。

見狀我又掏出一袋。

她再次喝完,麵色稍有些紅潤。

耳邊有吞嚥口水的聲音,我回頭就看見內門師弟師妹們有些豔羨的眼神。

眾弟子做好了進秘境九死一生的準備,卻忘了最基本的水源。

秘境裡當然有水,一口毒死三個人不成問題。

辟穀不用吃飯,又冇說不用喝水。

我一手提著乾坤袋,從裡麵掏掏,你一袋她一袋他一袋……

眾弟子還是首次認真看我,異口同聲喊:「多謝三師姐!」

我看向二師姐,這是逆境的神也不能渴死,水袋特意遞給她兩個。

二師姐有些語塞:「你帶了多少水?」

我看了看大家手裡水袋的數量,默默將乾坤袋掛回腰間。

「那你們省著喝吧,我……應該是冇了」

五師弟驚覺自己被坑:「乾坤袋哪裡有這麼多空間?你肯定有靈器剛剛是故意騙大家的!」

我還冇開口大師兄就替我說話:

「幽冥秘境擁有極熱之地眾人皆知,三師妹心細,願意騰空乾坤袋隻裝水怎麼是騙人」

眾人點頭附和,紛紛感謝。

我看著眾人憐愛的眼神,揚了個笑容。

很快抵達叢林,我站在他們身邊聽著師弟們肆無忌憚討論。

「三師姐好窮……但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

「我們回去集資給她再買件靈器吧」

我看了看自己的乾坤袋裡堆著的‘乾坤袋山’,那個寫著‘靈泉’的乾坤袋放在最前端。

這樣分類碼放不是更好找東西嗎?

還有……

靈泉水是天淵宗共用資源啊,又不要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