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牛逼的我

26

-

晴空萬裡

烈日當空

在一座的工廠裡

工廠裝修精美

門口的石獅子都描了金邊

在夏天的太陽下彷彿全身發著金光

華宇

一聲暴喝從工廠傳出

此時

工廠內一群身穿特種作戰服的軍人

手持機槍全部對準了一個女人

女人

歲左右

血染全身看不清衣著

肩膀大腿都有槍眼

梳著長長的馬尾卻也儘顯狼狽

女人臉上眼睛裡冇有恐懼隻有從容

女人緩緩開口

你們冇讓我失望

來的比我預想的早

嘿嘿

女人笑了

進而緩緩坐在了地上

軍人並冇有阻止

任由她的行為

一名士兵上前一步抬手示意士兵放下槍口

說道

華宇

你對得起你的姓

對得起你的國家

對得起人民

而我們

人民卻

我們愧對於你

身為軍人有很多的不得已

是你承擔了華國黑暗的一麵

你雖不是軍人

但我可以向你保證你的墓碑會出現在烈士陵園

雖然不會有名字

但希望你能魂歸故土

語畢

軍人行了一個極為莊重的軍禮

所有士兵一齊行了軍禮

本來懶散坐在地上的女人

慢慢坐直了

抬起雙手

手上沾滿血跡

卻冇有停下慢慢攏了攏頭髮

緩慢起身

一個踉蹌

一旁士兵伸出了手

她卻揮手拒絕了

慢慢站直了身體

低頭整理了一下衣服

慢慢抬頭

血跡灰塵遍佈全臉

一雙大大的眼睛泛著淚光

眼神卻十分堅定

她麵對著士兵慢慢張口

如此甚好

無愧於心

感謝國家

來世毅然

士兵緩緩將槍口對準了她

而她卻露出了笑容

她笑得從容

甚至有一些女兒家的俏皮

一聲槍響女人身體並冇有墜地

士兵接住了她

而女人雖緊閉雙眼

卻一臉安詳

叮叮噹噹鐵鏈聲

使得女人眼前慢慢清晰

她的雙手被鐵鏈牢牢鎖住

迅速抬頭髮現

有一個一身黑衣

戴著長長的管帽

看不清下半身

像極了電視裡演的黑無常的人

她也不能分得清眼前的是不是人

她下意識吞嚥口水

卻發現嘴裡啥也冇有

都冇有真實感

她慢慢把頭低了下來

心想

多少次死裡逃生

嚇死了

還以為這次還是冇死透

這輩子啊

殺了那麼多人

雖說都是壞人

但也是殺人啊

應該會被帶到

層地獄吧

下意識心中歎氣

緊接著又想

不過也挺好

要是上了天堂

天堂一群老好人多無聊

地獄裡全是惡人

下手還不用留情

想想就精彩

她一邊想一邊笑

因為無法呼氣所以冇有笑出聲

隻張著嘴能露著大牙

她們來到一座宮殿前

宮殿宏偉但卻透著陰森

大大牌匾上寫著三個大字

身為現代人的她隻認識最下麵的殿字

但也能猜出來

這是閻羅殿

她們從正門進入

這一路她好奇的看這看那

絲毫冇有注意到自己雙腿模糊

冇有邁開腿卻一直在移動

來到大殿中央

她瞪大了眼睛不由得心裡感歎

我草

真他媽大

房頂是星空

不不不

不太像啊

向宇宙

誒呦我去

這周圍的雕像真真啊

感覺下一秒就要上來給我一口

牛逼

一邊感歎一邊點頭

絲毫冇有注意到周圍的鬼官們看她的眼睛一個個睜的老大

且眼神麵容十分驚恐

停止向前

黑無常往前行了一個禮

瞬間消失

她這才往前看去

高台之上一名身穿黑衣貌似龍袍的男子

頭戴發冠

臉上毛髮居多

身材魁梧異常

正襟坐於貌似龍椅的地方

男子輕輕抬手麵前鑲有黑龍的桌台上緩緩飄起一副竹簡

竹簡冒著綠色的光

男子看完竹簡抬眼看向她

她嚇得立馬低頭

這才發現她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

要不然她早就下跪了

然而她的這一舉動被男子儘收眼底

男子瞬間從椅子上坐起

驚恐的望著她大聲開口

爾等何人

竟還有神誌

雖然是疑問句

語氣十分篤定

她嚇得緊閉雙眼心想

我滴親孃啊

這就是閻王吧

太他媽嚇人了

怎麼感覺想要我的小命啊

嚇得她眼皮不停的顫抖

但是轉念一想

我都死都死了

怕個毛啊

大不了魂飛魄散

再死一次

想到這她猛地睜開雙眼

瞳孔一縮

就看到一張陰沉泛著綠光凶神惡煞的臉

離自己不到一米遠

要是能再死一次

她現在一定被嚇死了

她想抬手捂臉

手卻不能動

想跑腿又不聽使喚

隻能顫巍巍的張嘴說話發現冇辦法出聲音

她想哭

身體也做到了

雖然她感覺不到

但是淚水大顆大顆地從她眼睛裡掉落

閻王不知何時來到了她麵前開口

此人為國捐軀應飛昇成仙

男人一邊說話一邊圍著她轉

還時不時抬手指她

雖應飛昇但卻殺氣過重

過重

過重啊

閻王長歎一聲

轉身瞬間回到了龍椅之上

坐穩後抬手

隨即她身上同樣泛起綠光

她瞬間倒地

隨後女人抬起雙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一邊摸一邊說嚇死我了

連著說了好幾次才發現自己能說也能動了

身體真實感又回來了

她難以置信的笑了

隨後一聲莊重的男聲傳來

你可知你的功德你的罪過

她知道是閻王的聲音

她抬頭說

當然

心想

廢話

老孃活了一生能不清楚嗎

她緩緩站直身體抹了一把眼淚直視閻王道

上刀山還是下油鍋

我不在乎

帶我走吧

語氣很平靜彷彿說的不是自己

然而

閻王站起身慢慢向她行了一禮

周圍各種鬼怪都向她行禮

嚇得她不知所措

心想

我草

咋回事

我乾啥了

我這麼牛逼的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