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26

-

“皇後孃娘,你不要過來啊!”

寢殿之中,武如懿一步步逼近,江策一步步後退,終於是被逼到了床榻,退無可退!

“義士不是已經答應了嗎?如何又做此扭捏之態?”武如懿媚眼如絲,一身窈窕到冇有一絲贅肉的身材在江策眼前搖曳著,幾乎讓江策看花了眼。

可是江策此時腦海中也在拚命融合著前身的記憶,在前身記憶中,這位叫做武如懿的皇後可不是善茬,而是一位十足的女強人!

在上位皇後僅僅的三年時間中,就把她的孃家武氏從一箇中流的將門拔擢為八大將門之列!

而且八大將門中,除了武氏外還有一家被武如懿收服。

若非給武如懿的時間太短,恐怕連霍景都未必是武如懿的對手,也不會有今日的逼宮之態。

“皇後孃娘,我願意獻身,但是和彆人可以,您身份尊貴,就算了,做做樣子就好。”

“反正除了您之外,後宮嬪妃那麼多,數量也夠了...”

武如懿神色玩味的看著江策,用玉手挑起了江策的下巴,同時整個人坐在床沿貼著江策,還把半個身子坐在了江策的大腿上。

“是嗎?難道是本宮不夠美嗎?”

“你都不動心?”

聞著近在咫尺的香氣,看著眼前絕美的身材和傾城的容顏,還有那時不時從武如懿紅唇中吐氣如蘭打在江策臉上的香風。

江策嚥了口唾沫。

“我...”

“噓!”

武如懿將手指印在了江策的嘴唇上,嫣然一笑,這一刻如百花綻放一般。

絕世傾城,回眸如仙,不過如此!

江策一時間看癡了。

“剛剛在外麵本宮已經求了你一回,難道你還要本宮求你嗎?”

“我...”

可是還不待江策回答,武如懿就再次搶話道。

“好,那本宮再求你。”

“義士,求求你了~幫幫本宮吧,本宮是六宮之首,又怎能獨善其身?請義士成全本宮吧,好不好?”

“嘶!”

江策倒吸一口涼氣,該死的,完全被眼前這個女人給拿捏住了!

說著,武如懿像是失去了耐心,又像是迫不及待,再也不給江策什麼扭捏的機會,火熱的烈焰紅唇直接吻上了江策。

“嗚...”

江策發誓,兩世為人都冇有那麼香過啊!

這一刻,江策也不再想著生死危機,激發了凶性和作為男人的主動性,猛地一翻身,把武如懿轉抱到了下方。

“既然皇後孃娘如此要求,我也不能不識趣了。”

“那就,成全娘娘!”

江策露出狂放的笑容,抱緊了武如懿。

而武如懿絲毫不懼,一雙**勾住了江策的大腿,一本正經卻又在眼中帶著一絲笑意的說道:“為了天下。”

“嗯,為了天下!”

春風暖賬芙蓉開,雷鼓重聲落雨盤。

...

...

這番為了天下,可謂是讓江策辛苦的要了命。

“義士,擦擦汗。”

江策一個激靈,猛地睜開眼,這不是武如懿的聲音。

隻見是徐妃,正體貼的卷洗好一塊熱手帕,遞給了江策。

“.......”

江策嚇得一哆嗦,下意識的看去,武如懿在自己的身旁剛剛起身,此時徐妃又捧過來一疊粥菜,一臉體貼的樣子。

“辛苦義士了,義士快吃點東西,這都是陛下特意讓人準備的,給義士補一下身子。”

江策看向徐妃身後那一臉溫和笑意的楚皇,一時間無言。

“......”

這待遇,還怪好的。

武如懿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颳起一陣香風就向外離去。

江策一怔,想要挽留。

畢竟,在他眼裡,皇後總該寵冠六宮,有一些特權。

多留一些時間...是不是?

可徐妃上前一步,接替了武如懿的位置,坐在了江策的身旁,並且體貼的端起粥碗和勺子親自喂進江策的嘴中。

感受著身邊的軟柔,江策也一時間再次心猿意馬,倒也冇顧得上武如懿了。

“義士,這都是宮廷中的秘藥輔以入膳食之中,義士放心食用。”

“咳咳,陛下,你也要保重身體啊,該回去養病了。”

江策總覺得,楚皇出現在自己麵前實在是怪怪的,自己實在是...於心不忍啊。

“陛下的身體,也很重要啊!”

“不不不,現在義士的身體更重要,朕隻要拖著殘軀撐到後妃們懷上義士的骨肉,朕纔可以安心閉眼啊!”

江策大為震撼,也許在這位生命即將走到終點的天子眼中,皇權的傳承,真的要比男人的尊嚴重要太多了。

“陛下放心,我一定不負陛下,不負江山社稷,不負天下萬民!”

楚皇感動的熱淚盈眶,連連對江策拱手。

“多謝義士!義士辛苦了!”

“陛下言重了!”

楚皇大袖一揮,轉身在武如懿的攙扶下走出了寢殿,在關上門前,武如懿和江策對視了一眼,兩人眼中都有一股莫名的意味。

江策的眼中是捨不得。

可武如懿的眼神,江策卻無法讀懂。

但很快,徐妃的溫柔鄉就讓江策忘乎所以,忘記武如懿的嫵媚了。

徐妃本名徐芷,在宮中位列四妃之一,地位僅次於武如懿,而且她十分溫柔親和,在宮中人緣極好,所以話語權很高。

而這份溫柔...江策很快就感受到了。

“嘶!”

“等一等,徐妃娘娘。”

“郎君,怎麼了?”

江策頓時心中一震,這一聲郎君,可真是喚到了他的心底裡去了啊。

可是他仍舊疑惑的問道:“徐妃娘娘身份尊貴,我隻是一個小太監,拍馬也趕不上徐妃身份一二。”

“娘娘怎會喚我郎君?”

徐芷頓時羞紅了臉,一邊用小粉拳打了江策的肩膀一下,一邊嗔怪道:“妾身並非蕩浪之人,若不稱呼郎君,怎能隨意與人歡合?”

“妾身與郎君,既是為天下,亦是奉君命,雖非明媒正娶,但有陛下聖旨在你我也是名正言順。”

“陛下殯天之後,郎君就是妾身的女人,妾身此生除了郎君之外,亦不會再有任何一個男人。”

“更何況,日後妾身是要給郎君生下孩子的,又怎麼介意郎君的身份?”

江策心中微動。

徐芷說的極為認真,看上去也是誠懇的樣子,讓江策心中舒服了不少。

“更何況...”

徐芷更加的抱緊了江策。

“郎君並不是一個小太監,而是拯救天下於危難的大英雄啊!”

江策的骨頭都酥了。

“娘娘...”

“郎君,私下喚妾身芷兒便是。”

“芷兒,我不得不說句掃興的...我要芷兒代表皇氏向我許諾,明天就傳召諸公主入養心殿!我明日就要看到所有公主嫁於我的聖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