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哥哥的病情

26

-

徐青自然當然不知道美女房東想些什麼,千恩萬謝的把她送下了樓,心頭美滋滋的憧憬著賺錢日子,摸摸空蕩蕩的褲兜,心中暗暗發誓,不管這活多臟多累,我也一定要咬著牙乾下去,隻要能賺到錢,嫂子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對於從小父母雙亡的徐青來說,大哥徐斌和嫂子秦冰就是他最親的人,自從前年大哥被診斷出患有尿毒症之後,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秦冰並不寬闊的肩膀上,尿毒症是種最折磨人的病。

患病的人光透析治療就是一筆昂貴的費用,秦冰很快花光了夫妻兩人不多的存款,能借的地方都借過了,然而徐斌的病情還是進入了晚期,換腎,是唯一生機,徐青毫不猶豫的決定把自己的一個腎給大哥,不過事情的發展卻往往出人意料。

配型,該死的配型,醫生居然告訴徐青‘兄弟倆’配型不成功,換句話說就是兩個在同一屋簷下生活了十餘年的他們竟然不是親兄弟。

這個意外的訊息就像晴天霹靂擊中了徐青,也轟碎了夫妻倆最後的希望,徐斌走了,他臨走前還拉著妻子的手,囑咐她一定要好好待徐青,至少讓他唸完書。

秦冰含著淚答應了,簡單辦理了丈夫的喪事後,負債累累的她毅然選擇了帶著這個不親的小叔子南下打工,同時也不下數十次拒絕了徐青輟學賺錢的要求,曆儘辛苦終於讓他成為了江城一中的高三插班生。

承諾這東西對於有的人來說就是舌頭打個滾,但對秦冰來說卻意味著一種責任,又一副壓在她肩膀上挑子,甚至是雲鬢間的幾縷白髮,眼角的兩條皺紋…… 徐青成績一向拔尖,但並不意味著就不用交學費,相反為了讓他插班秦冰付出了更多不為人所知的艱辛。

工作了一天的秦冰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出租房樓下時已經是深夜一點,她習慣性的抬頭望了一眼樓上的窗戶,眉頭不禁得皺了皺,視窗透出的燈光預示著徐青現在還冇休息。

平時徐青作息時間很穩定,不管功課多緊十二點前都會準時上床睡覺,不可否認這小子真有讀書的天份,基本上每天學習的時間不會超過兩小時,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看其他書籍,學的東西很雜,什麼家電維修、電腦編程維修、廚藝大全、調酒師…… 套用徐青自己的話來說,他就是一個超級收納箱,存多了東西遲早有一天能用得著,到時候這些東西統統能變錢,讓嫂子枕著大把的鈔票睡覺…… 上了樓,秦冰輕輕打開了房門,眉頭皺得更深了,因為她發現徐青正抱著台電腦在上網,顯示屏上還有隻戴紅圍脖的黑企鵝閃爍跳動,蹦躂得那叫一個歡快,這是一款名為扣扣的大眾聊天軟件,簡單實用。

徐青低著頭在鍵盤上敲擊著,渾然不覺嫂子秦冰正慢慢靠近了身後,螢幕上的聊天內容赫然入目。

徐青的網名叫做徐徐清風,他正和一個叫‘看破紅塵不剃頭’的網友暢談愛情觀和價值觀。

看破紅塵不剃頭:“哥們,你說男人這輩子窮蹦躂個啥?” 徐徐清風:“男人追求的無非事業和愛情……” 看破紅塵不剃頭:“哈哈!這倆玩意大俗,比當和尚還俗。

” 徐徐清風:“俗?那你說說事業和愛情怎麼個俗法?” 看破紅塵不剃頭:“事業就是賺錢,愛情就是那啥,這倆玩意兒不俗?” 徐徐清風:“……你丫的比可牛還牛。

” 看破紅塵不剃頭:“(偷笑表情)要說好的事業那就是賺大錢,完美的愛情無非就是對的人,男人就好這口,拚了一輩子都逃不過這兩樣俗物。

” 徐徐清風:“(大拇指表情一個)你丫的騎著小母牛上南極……” 看破紅塵不剃頭:“和釋小龍拍拖的?” 徐徐清風:“啥?” 看破紅塵不剃頭:“何潔=何解?小母牛跑到南極看企鵝麼?” 徐徐清風:“二哥,你牛B到了極點啊!” 噗—— 身後的秦冰終於忍不住噴了,嚇得徐青一激靈猛的轉過頭,腦門上頓時多了幾條黑線…… “嫂子……”徐青有種鑽地洞的衝動,今天都兩回了。

他平素極少上網,打字用的是一指禪,就因為低著頭找按鍵太投入,才被嫂子抓了個現行。

秦冰略顯清瘦的臉上浮起一抹淡淡的不悅,皺著眉頭指了指桌上的電腦:“這是哪來的?” 電腦對於她來說無疑屬於奢侈品一類的東西,小叔子突然間搬來了一台電腦,她心裡不免有些忐忑。

“二樓劉胖子家裡搬來的,說讓我給他修修。

”徐青搓著手答道,其實這是祝大姐給他張羅的第一單業務,修電腦,那毛病忒簡單,內存條上沾了層氧化膜,開不了機,拔下內存條用橡皮擦在金屬介麵上來回磨蹭幾下一切恢複了正常,三十大洋輕鬆入袋不算還能順帶上網衝個浪。

“修好了?”秦冰眼睛瞅著螢幕右下角跳動不休的紅圍脖企鵝,問出了個很傻的問題,不修好他能暢談‘男人的愛情觀與價值觀’麼? “嗯,能賺三十塊,預付十塊,電腦送過去再給二十……”徐青下意識的應了一句,話剛出口立馬開始後悔,恨不得抽自己倆大耳瓜子,這嘴賤。

“嗯?”秦冰臉上的不悅之色更濃了,徐青見瞞不過,索性把今天收房租的事情大略講了一遍,也適當省略了其中某些細節。

就在徐青從兜裡掏出那十塊錢預付款準備遞給秦冰,冇想到耳邊徒然響起一聲炸雷,緊接著秦冰眼眶一紅竟嗚嗚哭了起來。

“誰要你賺錢,誰讓你去賺錢……”秦冰淚眼婆娑,聲音驟然提高了八度,滿腹的委屈心酸這一刻全都爆發了出來,徐青徹底懵了,手裡拿著十塊錢紙筆呆呆站在了原地。

“嫂子……我錯了成麼?你彆哭了……彆哭……”能言善道的徐青這時變成了一隻徹頭徹尾的木雞,笨拙的安慰著嫂子,冇想到秦冰卻哭得更厲害了。

“嗚嗚……誰稀罕你賺錢,誰要你賺錢了……嗚……”哭聲在萬籟俱靜的夜晚是那麼的刺耳,不知所措的徐青臉色開始發白,他明白這兩年來嫂子承受壓力實在太大了,為了他這個‘不親’的弟弟還要繼續承受住壓力,不該啊!我不該啊! 徐青心裡很內疚,很懊惱,所有的負麵情緒這一刻全部湧入腦海中,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攥緊了那張紙幣跑了出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