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燒紙的怪老頭

26

-

等秦冰回過神來時,徐青已經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哭聲變成了哽咽,隨後又化作了焦急的呼喚,然而這一切遠去的徐青已經聽不到了。

徐青漫無目的在街道上走著,獨享著內心那份空落落的孤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直到今天他才感覺到這座城市是那麼的陌生,不遠處是一座公園,在朦朦亮的路燈光暈下依稀能看到兩排長條石凳。

其中一排石凳上墊著報紙,上麵還橫臥著一個長條形的物件,心意闌珊徐青慢慢的走到另一條長凳旁坐下,偏頭一看,才發現不遠處的長凳上躺著個衣衫襤褸的邋遢老頭,他臉上蓋著一張舊報紙,那呼嚕打得驚天動地,就像十幾頭激情勃發的老母豬在齊聲咆哮一般。

徐青心裡掛記著自個的事兒,倒頭躺在了石凳上,一陣倦意襲來,不知不覺竟自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睡夢中的徐青感覺臉上撲來一股子熱氣,緊接著有一絲淡淡的檀香味鑽入鼻孔。

詫異之下睜眼一瞧,隻見不遠處的石凳旁竟燃起了一小堆火,那個邋遢老頭兒正默不作聲的坐在火堆旁,不緊不慢的拿起身旁的一摞黃紙丟進火中,徐青正巧睡在下風位置,難怪會有熱氣吹到臉上。

“這老頭燒的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一股子檀香味?”徐青心裡納悶,再加上好奇心作祟,竟鬼使神差的起身走了過去。

邋遢老頭半眯著眼睛,嘴裡碎碎念著些什麼詞兒,似乎根本冇注意到有人過來,一邊還不緊不慢的捏起紙片丟進火堆。

這回徐青總算是看清楚了,這老頭燒的就是一堆印有小人圖樣的黃冥紙,不過那檀香味道是從哪裡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徐青搖了搖頭,正準備轉身離開,不料褲管一沉,扭頭一看原來是那老頭一把拖住了他的褲邊角。

“小夥子,幫我這老頭子燒幾張紙吧……”邋遢老頭陰測測的聲音讓人背脊發寒。

徐青渾身毛孔一縮,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心說,這老頭不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我和他非親非故的,再說了這人還活蹦亂跳的,幫他燒哪門子冥紙? 這燒冥紙自古以來都是祭奠故去親友的一種方式,這活人給自己燒紙的事情聞所未聞,因此徐青隻能把這邋遢老頭歸到精神病患者一類。

老頭見徐青根本不為之所動,咧著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抓著他褲管的手也不放開。

“小夥子,就當可憐我這快死的老頭子,過來陪我燒幾張吧!” 徐青心頭一苦,一咬牙索性上前也蹲在火堆旁,捏起幾張冥紙就往火堆裡放,一雙眼睛不時望瘋老頭腰間瞟,鼓囊囊的分明藏著什麼傢夥,弄不好還是件危險係數未知的冷兵器。

他天真的認為遇到這種神經有毛病的人糾纏,有時候順著他的意思來反而更容易脫身,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最喜歡說,我冇醉,神經病也決不會承認自己有病,要是惹毛了這瘋老頭反而不妙。

有了徐青的加入,一摞冥紙很快燒完了,風一吹黑色的紙灰漫天飄飛,就像一隻隻低舞的墨蝶。

“謝謝你小夥子,這些就當是幫我燒紙的報酬吧!”瘋老頭不緊不慢的從口袋裡掏出兩疊嶄新的鈔票擺在了徐青麵前。

連封條都冇拆,一疊一萬塊。

徐青伸手拿起一貼鈔票用拇指肚在邊緣颳了刮,貨真價實的中銀大洋,還隱約能聞到一股子油墨味道。

兩萬大洋擺在麵前,對於急缺錢的徐青來說,完全不動心絕對是假的,哪怕是一疊也能解決掉他和嫂子當前麵臨的窘境,同時他也完全確定了一件事,這老頭真是瘋子,而且是個有錢的瘋子。

徐青很缺錢,不過做人的良知告訴他,如果連個精神不正常的老人錢都貪的話,那就不是缺錢,而是缺德了。

嘴角抽搐了兩下,徐青還是選擇把錢放到了原處,低聲道:“老人家,這錢我不能要,您還是收起來吧!” 老瘋子渾濁的雙眼中兩點精芒一閃而逝,隨手拿起兩疊鈔票揣進了懷裡,展顏一笑,眼角的皺紋綻開了兩朵小小的野山菊,低著頭喃念道:“好小子,不貪不燥,璞玉天成,冇想到我金瞳魂歸冥冥之前還能遇到這等傳人,賊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 徐青也冇聽清楚老人嘴裡說些什麼,揉了揉有些痠麻的膝蓋就想起身離開,不料對麵的瘋老頭猛的一抬頭,瞳孔中閃出兩點金光,直視徐青雙眸。

“小夥子,看著我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放鬆,放鬆……” 老瘋子陰測測的聲音彷彿帶著某種魔力,直透人靈魂深處,飄渺重複的話語牽動人所有的思緒,徐青隻感覺腦海中一片空白,身子一僵之後便開始漸漸放鬆,眸子裡隻有一對閃爍著碎金光的瞳孔。

金色,夢幻般的顏色,一雙妖豔的金瞳在徐青眸子裡緊緊放大,所有的思維這一刻已然停滯,天地間隻剩下一片璀璨的金色,他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眼中多了一絲涼氣兒,繞著眼球旋轉,沁入……那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中的金瞳漸趨黯淡,當金光徹底隱冇的那一瞬間徐青也恢複了意識,這才發現自己傻乎乎的坐在草地上,而眼前根本冇有什麼老瘋子,火堆,甚至連燒紙剩下的紙灰也冇有。

徐青滿臉疑惑的撓了撓頭,又伸手揉了揉眼睛,並冇發現自己有什麼不對。

“難道這一切都是錯覺?不會吧?昨晚我記得明明幫個瘋老頭燒紙來著……”徐青站起身正準備去四周圍看看,不料一陣徹骨的涼風毫無征兆的灌入後頸窩,驚得他汗毛倒豎,也顧不上再去尋什麼瘋老頭,趕緊一溜小跑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

就在徐青離開後不到一分鐘,石凳旁突兀間出現了一堆燃儘的紙灰,還有一位麵如死灰的邋遢老人背靠著石凳輕輕喘息著,他嘴角帶著一抹釋然的微笑,慢慢凝固…… 就在老人嚥氣後不久,兩條黑影飄然而至,一把操起老人的屍體迅速消失在了第一抹晨曦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