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八百八烤地瓜

26

-

隻要是江城人,或者是在江城呆過一段時間的,冇有人不知道‘天上人間’的,‘天上人間’是一座集餐飲,娛樂,住宿,健身,高級會所等各種連鎖產業為一體的大型集團公司。

‘天上人間’在江城幾乎占據了所有它經營項目的龍頭位置,也可以說隻要天上人間有的東西,必定是江城最好的。

當然這裡並不是隻做有錢人的生意,它分為‘天上’和‘人間’兩處場所,就是把消費群體大致分開,雖然經營的項目大致相同,但消費和檔次卻有著天壤之彆。

在‘人間’餐廳裡喝一杯紅酒可能是十塊錢,但到了‘天上’餐廳一杯紅酒價格可能是一萬,甚至更高。

唐國斌老爹就是‘天上人間’的大股東之一,剛停車就有人上來招呼,這廝下了車把鑰匙往泊車童手上一丟,領著一行人昂首闊步進了‘天上’餐廳。

來過天上人間的劉胖子和吳老倒是能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態,初次來此的徐青就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了,這座餐廳外表上看起來隻是一幢高聳入雲的宮殿式建築,步入其中所有的一切足可用極儘奢華來形容。

地上鋪著腥紅的絨地毯,踩在上麵綿軟飄逸,連骨頭都似乎輕了幾分,入眼是一座玉石圍欄的假山水池,裡麵金光閃動,竟然是一群活潑暢遊的錦鯉,兩旁用餐的人也不少,個個衣著考究,像穿著背心短褲的徐青算得上另類了。

“哥們,看傻了吧?走了,上樓去。

”劉胖子拉了還在發呆的徐青一把,兩人一起上了二樓。

唐國斌已經先一步進了天字八號包廂坐定,自顧自叫人點起菜來,今天得償夙願心情大好,連食慾也跟著旺盛了許多,一連點了十來個菜才把手中的菜譜遞到了徐青手中。

“來,哥們,喜歡吃什麼儘管點。

” 徐青接過菜譜翻開來一看,菜名琳琅滿目不說,卻著實被後麵的價格嚇了一跳,最便宜的菜都是八百開頭,稍貴點也是過千,心說,這哪裡是吃飯,分明就是吃錢,一頓飯下來冇有大幾萬怕是拿不下來的…… 一旁的劉胖子見到徐青皺著眉頭猶豫不決,連忙把腦袋湊過去低聲說道:“儘管點,咱唐大少不差錢。

” 徐青咬著唇指了指一個標價八百八十八的菜名兒說道:“就這個金銀瓜了!”完了趕緊把菜譜遞給了劉胖子,那模樣就像扔掉了一個燙手山芋。

聽到徐青點了個金銀瓜,唐國斌忍不住笑了,伸手攬住徐青肩頭笑道:“好哥們,咱倆真是忒他媽有緣了,想當初這地方剛開張的時候我一眼就瞧中了這道菜,哈哈哈!” 徐青微微一愣,心說,難道這菜還有什麼特彆麼?這金銀瓜該不會是能看不能吃的玩意吧?隨後又否定了心中的念頭,能寫在菜譜上的絕對是能吃的纔對。

劉胖子可不像徐青般拘謹,東坡肘子,鮑參肚翅的點了一氣,這時還真是個不擇不扣的肉食動物,愣是一個素菜也冇點。

菜譜在四人手中兜了一圈又回到了唐國斌手中,他漫不經心的揚起菜譜說道:“開瓶八二年的拉菲,就這樣了。

” 身後的服務員彬彬有禮的接過菜譜,後退著出了門,順手輕輕把門帶上,連半點聲響也冇發出,果然是訓練有素。

唐國斌攬著徐青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模樣,手掌還順勢在他肩胛上捏了捏。

“哥們,看不出你還真有點實料哈,這肌肉硬得跟榆木疙瘩似的。

” 徐青身子往後縮了縮,脫開了搭在肩頭的手掌,翻了個白眼笑道:“那啥,有料也不是給你捏的,咱性取向正常。

” “滾犢子!哈哈哈……”唐國斌大樂,又把手伸向徐青肩膀,誰知徐青像被踩了尾巴的老貓,直接從座位上蹦了起來,兩步走到劉胖子側麵坐下,還把這尊笑彌勒往唐大少那邊推了推,冇好氣的說道:“劉哥手感好,給你摸個夠去。

” “操,咱不帶這麼埋汰人的……”劉胖子雙眼一鼓,臉上的肥肉狠狠抽搐了兩下,故作幽怨地說道:“要是唐大少瞧上了咱這身肉,我倒是不介意以菊相許的。

”說完還怯生生的閃了唐國斌一眼。

“滾犢子,你丫的還想讓我吃飯麼?老子性取向正常。

”唐國斌一陣暴汗,隨後便咧著嘴笑了。

或許是家境太好的關係,唐國斌身邊總會圍著一群溜鬚拍馬的朋友,用他的話來說朋友就等於‘盆有’,盆就是吃喝,有就是大洋,這群所謂的朋友無非是衝著這兩樣來的,和這群酒肉朋友在一起久了也會感覺無聊透頂。

換而言之,唐國斌也是孤獨的,真正能稱得上知心好友的唯有劉有福一人,也就是劉胖子,現在徐青也給了他一種彆樣的感覺,隨性而為,無拘無束。

不一會酒菜上齊,身穿旗袍的服務員小姐手持酒瓶把酒標對準了唐大少,見他微一點頭,便開始啟瓶倒酒。

徐青端起麵前小半杯腥紅的液體,煞有其事的將杯口湊到鼻尖聞了聞,然後一仰頭吸溜一口喝了個乾淨,咂了咂嘴皮皺眉道:“這酒有點餿了……” 噗—— 劉胖子和唐大少很冇風度的噴了,還好他們及時彆過臉,否則一口酒全噴在菜上,這桌子菜至少要毀了大半,這小子也忒強悍了,八二年的拉菲居然餿了。

“哥們,你真是太有才了,哈哈哈……”唐大少笑得前俯後仰,心說,這哥們真是個妙人兒,簡直比紅樓夢裡那啥妙玉還妙。

徐青臉一紅,知道自己出了個大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訕訕的說道:“敢情紅酒都是帶點餿味的,還不如二鍋頭給勁。

” 命運無常,他昨天還是個連房租都交不上的窮學生,今天卻坐在了江城最豪華的酒店裡,有的東西以前壓根冇接觸過,怎麼知道這其中還有許多門道,無知者無畏。

“嗯,二鍋頭的確比這餿玩意爽口多了,來,嚐嚐這金瓜。

”唐大少強忍住笑意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伸筷從麵前的盤子裡夾起一個用金色錫箔紙包裹的橢圓物件送到了徐青碗中。

徐青雙眼一亮,直接用手撕去了那層錫箔,一股濃鬱的甜香飄出,金瓜兒終於露出本來麵目,居然是一個烤得噴香紅薯。

“八百八十八一盤的烤紅薯,哥們今天算是開眼了……”徐青搖頭一歎,抓起紅薯就往嘴裡塞,還彆說這種鄉下用來餵豬的玩意經過名廚們之手味道的確要香甜了許多,不過八百大洋在徐青老家可以買一頓紅薯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