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為唐家清理門戶

26

-

唐翦從耳朵裡掏出一塊汙垢,曲指微彈,精準無誤的落到旁邊的花盆裡麵。

換做其他眼中。

那就是目中無人,驕傲輕狂。

“好好好,無視老夫的話是吧?”

柳大師惱羞成怒,憤然轉身,“秦老,老夫行醫半生,還從未遇到過如此羞辱。

“既然秦府容不下老夫,那我走!”

嘴上喊著要離開,身體卻很老實的待在原地。

方臉男子見狀,連忙上去勸說,“柳大師,您德高望重,千萬彆跟小輩一般見識。

“慕柔,還不快讓他滾蛋?”

好不容易領進門的丈夫,秦慕柔哪裡肯善罷甘休。

若是冇有那張結婚證倒是還好,可現下,她已經在秦家之內公開了結婚的訊息。

一旦把唐翦趕走。

意味著她這幾天的努力儘數付之東流。

念及於此。

秦慕柔傲然挺直身體,衝著方臉男子凝聲喝道:“大伯,他是我的丈夫,秦家的一份子。

“你這丫頭,無法無天了嗎?”

方臉男子勃然大怒,“父親的病隻有柳大師能夠調理,你要是把柳大師氣走,那就是在謀殺。

聞言。

柳大師眼皮輕抬,作勢欲走,“罷了,秦老,你們還是先處理家事吧,老夫這就離開。

“秦老,不要啊……”

方臉男子身邊的幾個年輕人也不淡定了,紛紛衝上前將柳大師攔住。

“柳大師,您千萬不能走。

“稍等片刻,我們這就趕走那個貪圖秦家錢財的贅婿。

“一條狗而已,也敢來我們秦家狂吠,來人啊,將這條狗給我打出去。

唐翦默默站在秦慕柔身後,看著一家人表演。

“你對我的態度,就是我對待你的態度。

望著秦慕柔纖瘦的肩膀,唐翦心中暗道:“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願不願意捨棄一切,維護我這個露水姻緣。

嘩啦啦。

一群穿著黑衣的保安湧了進來,將唐翦團團圍住。

“我看誰敢!”

秦慕柔掙紮片刻,依舊選擇挺身而出。

“我再重申一次,唐翦是我秦慕柔的丈夫,誰敢對他不敬,那就是與我秦慕柔為敵。

所謂富不過三代。

秦家二代之中,原本秦慕柔的父親執掌家族企業,生意做的也算中規中矩,冇什麼太大的成就。

後來,秦慕柔展現出了過人的經商天賦。

她從讀書時便被唐家重點培養,直到畢業後接受父親的總裁職務,將秦家企業硬生生拔高了一個高度。

如今唐家在阜城也算有了一席之地。

秦家眾人,便不滿秦慕柔女兒家的身份,想方設法要把她從總裁職位上拉下來,並且逼著她嫁入豪門,用聯姻的方式繼續誇大秦家的實力。

秦慕柔洞悉這一切,施展手段,將叔叔輩的謀算逐一打破。

直到最後他們驚動了秦家真正的主心骨,也就是秦慕柔的爺爺出來主持大局。

爺爺疼愛秦慕柔。

隻是希望她能找到一個能嗬護自己的男人,至於是否嫁入豪門,爺爺並無太多的想法。

這就是秦慕柔著急選一個人辦理結婚證的緣故。

她需要用這張紙,堵住秦家所有人的口。

人帶來了。

卻遭遇了秦家眾人的圍攻反駁,很難不讓秦慕柔心中失望。

她對這些長輩徹底失望,眼神淩厲地掃過眾人,怒喝出聲,“秦家企業在我手裡,我可以決定任何人的分紅比例。

“我告訴你們,我丈夫唐翦若是被趕出秦家,你們誰也彆想好過。

赤果果的威脅,不但讓唐翦眼睛一亮,覺得這個白撿的媳婦很有魄力。

就連方臉男子這些人,此時也是一臉緊張。

“父親,你看看,慕柔都被嬌慣成什麼樣子了?”方臉男子隻能尋求秦老的幫助。

鬨成這個樣子。

那位柳大師竟然不提走了,一直站在後麵默默觀望,不過望著唐翦的眼神卻是越來越陰沉了。

“吵吵鬨鬨,像什麼樣子?”

秦家,終歸還是秦老的一言堂。

一句話嗬斥住方臉男子之後,秦老將目光轉移到唐翦的身上,“老夫托大,叫你一聲小唐。

“老爺子隨意。

秦慕柔的反應已經獲得了唐翦的認可,他很樂意幫她一把。

“你且說說,老夫為何命不久矣?”

秦老淡淡揮手,“若是說準了,老夫便認下了你這個孫女婿,如何?”

“老爺子,治病還想著條件交換,不愧是生意人。

唐翦灑脫一笑,默默來到秦老麵前蹲下,“將手給我。

“好。

秦老很配合的伸出手,下一刻,便被唐家抓住中指,右手指縫間不知何時多了一根銀針,拿起來就要刺入指肚。

“慢著。

一直冇吭聲的柳大師忽然喊道:“看這位小兄弟也是略懂醫術之人,為何連最基本的望聞問切都不懂?”

此言一出。

方臉男子等人頓時圍在了唐翦的身邊,“父親,此人根本不懂藝術。

“您身體尊貴,千萬不能讓他胡亂治療啊。

“銀針都冇消毒,一定會感染了,您老人家一定要三思。

秦老也覺得唐翦的行動有些貿然了,渾濁而又複雜的目光落在他的銀針上麵,“小唐,可否解釋一二?”

唐翦著實被柳大師擾的有些煩躁了,豁然起身,盯著他喝問,“你說你見過鬼手天醫?”

“冇錯。

這是柳大師的無數招牌之一,冇事就拿出來唬人。

“那你為何連鬼手天醫的鬼手神針都未曾見過?”

“什麼?”

柳大師的臉色明顯僵滯了一下,“胡言亂語,天醫他老人家手法快捷,形如鬼魅,因此被稱之為鬼手。

“他真正的傳承乃是天醫之中的造化神針,什麼鬼手神針,完全是你小子杜撰而來。

“秦老,老夫可以判定,此人一定是頂著天醫他老人家名頭的招搖撞騙之徒……”

話未說完。

眼角的餘光忽然看到唐翦將銀針高高拋起,而後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捏住,瞬息之間刺入方臉男子的脖頸之中。

“你乾什麼……嘔……”

方臉男子嗬斥一聲,忽然哇啦啦的捂著肚子嘔吐不已。

“好啊,你敢傷人。

秦家其他年輕人紛紛衝到秦慕柔麵前,“柔姐,你看到了嗎?”

“此人居心叵測,被柳大師拆穿以後惱羞成怒,現在竟然敢對大伯下狠手。

“柔姐,我不管了,哪怕你斷了我的收入,我也要為秦家清理門戶!”

不等秦慕柔迴應,幾個年輕人憤然轉身,衝著唐翦便揮出拳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