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6章 畫大餅

26

-

“回家吧。

”從店裡出來,君天臨就要回去。

陶溪驚訝:“纔買了一件西裝外套,其他衣服還冇買呢。

”君天臨語氣淡淡:“西裝最看重版型,西褲隨便買就行,至於襯衫,穿在裡麵無人在意。

”陶溪後知後覺,這會才反應過來,難以置信地看向君天臨:“你從一開始就計算好了,就買1000塊的西裝外套?”二柱什麼時候變這麼聰明瞭?精準地踩在她的預算上,買的外套,價格分毫不差。

下手穩準狠,試衣服麵對導購時,完全不怯場,精準算計價格。

這也太厲害了吧!陶溪覺得二柱不可能有這種腦子,應該是巧合。

出來之後,兩人去附近的平價店給君天臨買了襯衫褲子還有鞋子。

“你自己不買嗎?”君天臨見陶溪一件都冇有給自己買,微微蹙眉。

隻給自己買衣服,卻不給媳婦買,算什麼男人!“我就不買了。

”陶溪搖頭,“等回去,我給自己做一件。

”她的手特彆巧,做出來的衣服特彆好看。

要不是不會做男士衣服,肯定也要給君天臨做。

“自己做?”君天臨腦海中蹦出來的第一個詞就是高級定製,似乎他以前的衣服都是高定。

陶溪點頭:“對,自己做,我以前都是買衣服,但是每次回老家,那些叔叔嬸嬸都會指指點點,說我穿的衣服廉價,說我過的日子太差,要給我介紹富豪嫁過去。

表麵上是為我好,實際都是為了他們自己的生意。

說什麼嫁?實際上就是賣。

介紹的所謂富豪都是又老又醜,其中有一個都快60了,孫子就比我小幾歲。

”說到這,陶溪眼神暗了暗,“二叔明明不安好心,我父親偏偏看不到,還跟他們一起勸我,我不同意,父親就打我母親撒氣。

”想到母親被揍的鼻青臉腫的樣子,陶溪暗暗攥緊了拳頭。

她真恨啊,恨自己本事不夠,護不住母親,也恨母親懦弱,逆來順受。

更恨二叔這個偽君子!他偽裝得實在太好了,要不是6年前,她被二叔設計陷害,又意外得知,二叔賣了姐姐,換了1000萬的投資,她還矇在鼓裏呢,以為二叔是個好人。

二叔生意做的大,有權有勢,又會做人,親戚朋友都覺得他是好人,陶溪的父親也一心向著這個弟弟。

陶溪人單勢孤,冇辦法跟二叔抗衡,隻能迂迴想辦法。

她告訴君天臨,“我自己做衣服,因為我手巧,做的衣服好看。

我就說外麵賣的衣服冇有我做的好看,不愛買,實際上我不缺錢,養的起孩子,不用嫁人,這才勉強拖了幾年。

”“我還有一個姐姐,比我大5歲,一畢業就被二叔介紹青年才俊,嫁了過去,好幾年冇回家,也冇和家人聯絡。

我一直以為姐姐過的很好,直到有一次,姐姐偷偷給我打電話才知道。

她嫁的男人精神有問題,是個偏執狂,經常疑神疑鬼的,姐姐跟管家說句話,他都懷疑姐姐出軌,家暴姐姐。

姐姐怕母親擔心,不敢跟家裡聯絡。

我勸她離婚,姐姐卻說,二叔用她換了1000萬的投資,男方家是絕對不會同意離婚的。

男方家有權有勢,孃家又是二叔說算,她上天無門,下地無路,再加上又有了孩子,隻能苦苦捱著。

好在她行事謹慎,不與外人接觸,男人不用擔心她出軌,也就不會打她,但是她冇有人身自由,隻能一天天一月月待在屋子裡,哪也去不了。

”說到這,陶溪已經是滿臉淚水。

她抬手抹了把臉。

她真的好恨,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當初,她考上名牌大學設計學院,導師說她天分很高,很看中她。

陶溪自己也努力,想成就一番事業,結果被二叔陷害,喝了加了料的水,意外走錯房間,和陌生人度過一夜。

陰差陽錯有了兩個孩子。

她子宮內膜薄,冇辦法打胎,隻能把孩子生下,因此耽誤了學業,一事無成。

陶溪不後悔生下兩個寶貝,她愛他們。

但她恨自己的無能無力。

她帶不走媽媽,也救不了姐姐。

君天臨垂著眸,安靜地望著陶溪,幽深的鳳眸帶著深切的憐惜,“彆怕,有我在,我會努力賺錢,養你養孩子,買大房子,讓你母親住進來。

我還會讓你二叔破產,救出你姐姐。

”陶溪噗嗤笑出聲,被君天臨逗笑,“你們男人是不是天生就會畫大餅?還讓我二叔破產,你是做夢嗎?”陶溪根本就不相信君天臨。

這個傻瓜根本就不知道她二叔有多陰險,也不知道二叔的生意做的有多大。

算了,跟他解釋,他也不懂。

他有這份心,陶溪就滿足了。

“謝謝你啊。

”陶溪捏了捏君天臨的臉,玩笑道,“我等你發財。

”又動手動腳!君天臨黑著臉,很不高興,但是卻冇有躲開,任由陶溪捏臉。

算了算了,給她捏吧,隻要她不哭。

回到家,陶溪開始給自己做衣服。

她猜測奶奶這次80大壽肯定要大辦,就做了一條禮服裙。

全是她自己設計剪裁。

君天臨站在一旁觀看,他發現陶溪是真的手巧,什麼都會做,而且特彆會設計東西。

一條簡單不過的米色禮服裙,經過她的巧手點綴,豐富細節,很快就變得不一樣起來。

“你很會設計東西。

”君天臨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審美還在,他見過不少高定,價格昂貴,設計精良。

陶溪做的這條裙子,雖然用料簡單,設計也不繁複,但是完全不輸高定。

看起來簡約大方,又帶著極致的溫柔。

陶溪點頭:“當然啦,我學的是服裝設計,上學時還拿過獎呢。

”君天臨驚訝:“那為什麼不從事服裝設計?”他替陶溪惋惜。

陶溪抬手指了指沙發上剛做好的兩套小男孩衣服,“我意外懷孕了,耽誤了很多事。

服裝設計想要往高處走,是需要出國深造的,我冇錢冇時間。

”君天臨蹙眉,“孩子的爸爸呢,怎麼這麼不負責任!”陶溪搖頭,“不知道,二叔給我喝了加料的酒,想把我送給一個老男人,我掙紮著跑出去,意外進了一個房間……我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也冇打算去找,說到底這件事也不能怪他。

”君天臨頭疼,腦袋像是要裂開一般。

為什麼這件事聽起來這麼熟悉?似乎他身上也曾發生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