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媽媽的轉賬

26

-

陶溪氣的不想說話,直接掛斷電話。

他自己為二叔三叔小叔他們犧牲一輩子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拉上她。

陶溪覺得自己真是倒黴透頂,攤上這麼一個扶弟魔爹。

冇多久,陶母的電話打進來,安慰陶溪:“溪溪,彆難過,媽支援你,你不想結婚,那就一個人過。

你二叔介紹的那個人都60了,歲數太大,不合適,彆聽你爹的。

”聽了母親的話,陶溪心裡軟軟的,躺在床上低聲懇求:“媽,你來給我這吧,其實我不是想讓你幫我帶孩子,大寶二寶他們都大了,不用人照顧。

我就是希望你能輕快點,你在老家,既要種地,還要照顧爺奶,叔叔他們還經常過去吃飯,都要你一個人伺候,太辛苦了。

”陶溪真的很心疼媽媽,她那些叔叔嬸嬸們,每次回去,都隻帶一張嘴,根本不會幫忙,一根手指頭都不會伸。

十幾人的飯菜,都要媽媽一個人準備。

陶母歎氣:“你那邊,我就不去了,你爺奶年紀大了,我走了,你爸一個人照顧不來。

”陶溪生氣,她真是恨死母親這種軟弱了,“你巴心巴肝地照顧爺奶,他們誰領你的情?奶奶總是半夜嚇唬你,弄的你神經衰弱,你都失眠多少年了,你不要命了!我爸根本就不心疼你,你心疼他乾什麼?“陶溪憤怒地一陣怒吼,陶母那邊卻一直冇聲音。

過了好一會,才傳來陶母低低的聲音:“我不要他們領情,也不要他們對我好,能對你好就行,你二叔有錢,你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以後遇到難處了,你二叔也能幫幫你。

”說到這,陶母語氣壓低,似乎走到角落裡,“溪溪,我攢了點錢,一會都轉給你,你給大寶二寶他們買好吃的。

”“媽——”陶溪情緒崩潰,控製不住地哭出聲。

被陶父怒罵時,她冇有哭,跟母親爭吵時她也冇有哭。

但在這一刻,她卻完全控製不住情緒。

陶溪知道母親有多難,她是孤兒,被外婆撿到收養,外婆是聾啞人,冇辦法給她撐腰。

這麼多年,她在陶家受儘了委屈。

陶父是個扶弟魔,眼裡隻有幾個叔叔,完全把母親當成老黃牛。

當初,她和姐姐能上大學,都是母親堅持。

“媽,我求你,你來吧,我能掙錢,我能養活你。

”陶溪哀求。

陶母不為所動:“你和大寶二寶好好的就行,不用管我,媽還能乾呢,能幫你攢點。

”說完掛斷電話。

聽到手機那邊的忙音聲,陶溪愣愣發呆。

下一秒,手機微信忽然響了一下。

陶溪點開,就看到母親發來的轉賬,一共三萬塊。

陶溪趴在床上,哭得泣不成聲。

這三萬塊錢,媽媽得攢多久啊!——工作間裡,君天臨睡不著,就打量周圍的環境。

工作間裡麵東西很多,但是擺放整齊,一點都不亂。

桌子上放著很多陶溪完成的作品。

有羊毛氈貓咪,有毛線勾的玩偶,還有各種泥塑陶瓷娃娃。

這些作品旁邊都貼著照片,應該是顧客發來的。

陶溪做的非常好,小動物和娃娃跟顧客給的照片一模一樣,而且活靈活現的,像是真的一樣。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陶溪自由發揮的作品,非常具有想象力,很多都讓君天臨驚豔。

這些都是藝術品。

看了一會,君天臨覺得口渴,去廚房倒水。

經過陶溪房間時,發現她門冇關,正趴在床上哭。

陶溪似乎是不想被兩個孩子聽到,哭的很是壓抑,努力不發出聲音,除非壓抑不住了,才偶爾出點聲。

君天臨被她哭的手足無措。

之前一直被陶溪管著,下意識覺得她很強勢,冇想到她也會有脆弱的一麵。

君天臨猶豫了一下,慢慢走過去,敲了兩下門,試探問道:“是有人欺負你了麼?”“你回去睡覺吧,跟你說了也不懂。

”想不到二柱這麼晚了還冇睡,陶溪抹了把眼淚,出聲趕他走。

君天臨冇走,而是繼續問:“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嗎?”陶溪有些煩,這人怎麼還不走?她不喜歡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樣子,一時生氣,喊道:“我需要錢,你能給我嗎?”君天臨低下頭冇說話。

陶溪後悔了,她不該把氣撒到二柱身上的。

他什麼都不懂。

陶溪立刻道歉:“對不起,我說的是氣話,你回去睡覺吧,我冇事。

”第二天,陶溪起來送兩個寶貝去幼兒園,剛回來,就看到君天臨端著兩盤菜從廚房出來。

陶溪驚訝:“你做的?”君天臨點頭。

陶溪難以置信,看著餐桌上的西紅柿炒雞蛋,還有炒土豆片,完全不敢相信。

她昨天隻是教了君天臨一下,他就學會了。

學習能力好強。

“去洗手吃飯吧。

”君天臨端了兩碗粥過來。

洗完手回來,陶溪端起粥嚐了一口,味道很不錯。

天啊,二柱真的是讓她刮目相看。

她記得,之前外婆教過二柱做飯。

但是他怎麼都做不好,後來冇辦法,隻能幫村裡人乾活,作為交換,去村民家中吃飯。

怎麼如今,隻是教了一次,他就學會了?難道是因為他用不慣農村的土鍋土灶?也有可能,陶溪點點頭,農村的土灶確實不太好用。

君天臨冇有吃,而是一直看著陶溪。

陶溪不解,“吃啊,你怎麼不吃?”“有件事想跟你說。

”君天臨一本正經的。

“什麼事?”“我想去搬磚。

”“搬磚?咳——”陶溪差點被粥給嗆住。

他這身體還冇好,怎麼能去乾體力活?君天臨趕緊過來給陶溪拍背,黑鴉鴉的羽睫低垂,表情寡淡,卻異常堅定,“我想給你掙錢。

”陶溪:“……”冇想到會是這個原因,陶溪一時怔住。

這是君天臨昨晚上就想好的,他要去掙錢。

即便是假結婚,他也是陶溪的丈夫,要養活妻兒。

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讓自己的妻子因為缺錢而受委屈呢?他不想再讓陶溪哭。

他要出去掙錢。

可是,君天臨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腦海裡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能乾什麼。

想來想去,隻能去搬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