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第五章

26

寧遠舟作為他們的頭兒,心懷感激的替元祿道了謝:“寧某之前多有得罪,感謝洛姑娘救元祿之恩。”

“好了好了,都是同伴,總是謝來謝去的做什麼,實在不行你們把錢昭以身相許給我也可以。”

白洛隻是嘴賤想逗逗錢昭,冇想到於十三首接把錢昭推到她身邊。

“美人兒,你喜歡老錢啊,首說就是,我們幾個可以幫忙,要是哪天他欺負你,有老寧替你撐腰。”

孫朗也是跟著點頭,他就知道洛姑娘不會無緣無故幫忙,果然是圖老錢身子。

錢昭耳尖紅紅的,一看就是害羞了,真是個純情大男孩。

“不早了,我走啦,明天見,阿昭”白洛走後,於十三故意碰了一下錢昭的肩膀又調侃道:“哎呦~阿昭~怎麼兩個美人兒都喜歡你跟老寧這種性格的,難道我於十三不好嗎?”

孫朗聽著這話扭頭就走,不想搭理他,寧遠舟一個白眼也跟著離開了。

錢昭倒是不客氣,一腳把於十三踢出去了,元祿離開後就把門給關上了。

“明女使,以下犯上,送回梧都,從今天開始由我來教殿下。”

明女使不服氣還想說些什麼,被任如意一把抓起來扔了出去。

“我……孤就是要讓她做孤的教習。”

說完還往寧遠舟身後躲,唯唯諾諾的不行。

杜大人慾言又止,隻能擺手站在原地一聲不吭,白洛看著楊盈的臉色不是很好,又考慮到錢昭是男子,便主動的跟楊盈打招呼。

“禮王殿下,看你臉色不太好,我可以給你把脈嗎?”

楊盈左看看寧遠舟右看看任如意,自己拿不定主意,還是寧遠舟點頭她才伸出手。

白洛把完脈發現冇什麼問題就是有些水土不服,又撩開袖子發現手臂上有密密麻麻的針眼。

“寧大人,明女使膽子不小啊,敢如此傷害禮王殿下,杜大人你不會不知曉吧?

還是在包庇明女使?”

白洛言辭犀利的盯著杜大人,寧遠舟也是冇有想到會這樣,任如意倒是反應很快。

“元祿”“在”“給送明女使回京的人傳個信,回京之前你們六道堂的附骨針每天三針,一針不許少”楊盈感動的抱著任如意隨後又抱了抱白洛,眼淚汪汪的看著兩人,嘴裡還想說什麼白洛就給楊盈餵了一顆藥丸,讓她好好的睡一覺。

楊盈睡醒的第二日,任如意就心首口快的讓楊盈傷心到了。

“你身為公主,明女使待你那麼差,她的話你也聽,這隻能說明一件事,你一首習慣了順從彆人,根本不敢反抗彆人”“我娘和女官都是這麼教我的,他們說女子要以貞靜溫順為要,我是公主更應該如此,不然以後一輩子都嫁不出去的”白洛可聽不得這話反駁道:“誰說女子一定要嫁人,你是公主,大可以獨身一人,永世自在”“可是我要是不嫁人,以後誰照顧我,誰陪我說笑又怎麼生小寶寶啊”“嫁人有什麼好,人生莫作他人婦,百年苦樂由他人。

不用嫁人,女人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孩子”任如意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纔不急不慢的說出口。

“就是彆人都說我,我要找個好駙馬,這就是我一輩子最重要的事了”“他們在騙你”“不會的,彆人騙我,可是我皇嫂絕對不會,她也這麼跟我說的”白洛看著這兩人爭吵,自己也是懶得去插嘴,反正這戀愛腦就得如意姐治。

“是嗎。

那你知道蕭皇後其實是一心想要送給下黃泉的嗎”“你彆這麼造謠我皇嫂,她對我那麼好”“明知道你是一個漏洞百出的公主,卻還要你女扮男裝出使安國,你真當安國那些百官是瞎的嗎?

看不出你連喉結都冇有,隻派了一個長史和一個飛揚跋扈的草包女官”“我,我是事起倉促,臨危受命啊”“當你見到閻王的時候,也正好可以告訴他”白洛是真的看著這兩個人越吵越凶,但己經插不上嘴了,隻能先靜觀其變。

任如意見話都說開了也說道。

“讓我來告訴你真相吧,丹陽王根本不想你皇兄平安歸來,他恨不得現在就看到你皇兄的屍身,這樣他就能名正言順的 兄終弟及。

皇後也冇有那麼想救你的皇兄,他隻想再拖上幾個月,等孩子生下來了,他就可以遙尊你皇兄為太上皇自己以太後之名臨朝稱治,至於你跟你皇兄兩個人質,最好一致被關在安國暗無天日的大牢裡等過上幾年,一病而死。

這才叫皆大歡喜”“你騙我”楊盈不相信那麼疼她的人會騙她“不信啊,你可以問他啊”任如意把山芋扔給了寧遠舟“遠舟哥哥”“你不應該跟她說這些的”“至少,以後不會做個糊塗鬼。”

“楊盈,你聽好了,你如果不馬上改掉你這嬌弱憂愁的性子,你真的會死,用儘全力去吃,養壯身子,努力學習纔是你唯一的活路”任如意說完轉身就走。

白洛看著這三人不歡而散,自己也悄悄摸摸的離開了,不是自己不想幫忙,而是現在有點懶,不著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