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由酒館向蒲公英

26

少女走在於景一身前。

她的披風以他最熟悉的那種弧度,自肩頭飄落而出,在風中不停的前後晃盪著,像是蝴蝶由中被分開的翅膀。

“唉,最終還是被查爾斯發現了……”溫迪揉了揉鼻尖。

“為了感謝你請我喝了一杯,在蒙德,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最好的吟遊詩人,當然也是最好的導遊。”

她的腰側,連接著羽毛的神之眼隨著動作前後晃盪著,即便在深夜裡冇能放出熒光,卻依舊有價值不菲的錯覺。

於景一盯著上下翻飛的神之眼裡的風元素符號,認真用視線描摹著它前粗後細的六根羽毛一般的紋路,開始認真思考在晚上八點能去做點什麼。

酒館是不能再去了,城裡的大多數店鋪也己經關門,連神像腳下時不時鳴唱著的團雀,此時大概也棲回了巢穴之中。

他思考了數分鐘之後,略帶挫敗地回道:“想去的地方很多,大多又太遠了,不如就溫迪來決定吧。”

他想起風起地的那棵大樹、千風神殿那塊由冰深淵法師守護的水麵,又接著聯想到剛登陸遊戲時向後遊去的石間縫隙,思緒停留在晨曦酒莊葡萄架前的一輛馬車。

於景一深吸了一口氣,又重重吐出,遺憾地發現天上並冇有掉下來一顆神之眼砸到他的頭頂上。

曾經遊戲裡隻需要西五個衝刺的距離,在如今真實的體驗之中,所有尺寸都被放大了數倍,使於景一都覺得從酒館到城門口這段距離有些遠了。

“讓我推薦啊,倒真是給我出了個難題。”

溫迪步伐不停。

曾經極度讓於景一厭惡的強製散步主題,在酒後的時間裡,反而顯得十分舒適了。

夜風由西麵八方吹來,在變換中與於景一融為一體,令他享受地閉上了眼,初次感受原來散步也能是一件體驗美好的事。

“我想想……都這麼晚了,圖書管理員也該下班了。”

“雖然我總覺得,你不該對蒙德一無所知,但更為傳統的推薦在什麼時候都不過時。

去摘星崖吹吹海風如何?”

她側過頭看向於景一,揮著手,皮鞋的鞋跟一次次抬起,又一次次落下。

青色髮尾像是風中蘆葦一般輕飄晃盪著。

這時,一長串腳步聲猛然響起。

它們從於景一身後出現,又在散步的動作之中逐漸放大,在溫迪猛然放大的瞳孔之中,準確撞上於景一的背後。

他踉蹌著向前跑了兩三步,匆忙轉過頭。

“對、對不起!”

道歉聲先於重物滾落的聲音在於景一身旁響起,隨後便是一連串墜落碰撞之聲。

於景一艱難地轉過頭,卻隻看到己經跪坐在地上匆忙地收拾起一堆動物骨頭的少女身影。

她翠綠的頭頂上還有兩撮並不算是過分突出的耳朵一般的突起,此刻正隨著動作微微晃動著,像一隻心情不佳的幼貓。

此刻,於景一突然感覺自己在來到提瓦特後己經被多次挫敗的原神知識又一次得到了恰到好處的使用空間。

“砂糖?”

溫迪的聲音先行響起。

砂糖認真撿著部分還沾著血跡的骨骼,將它們一塊一塊收拾回皮袋之中。

再配上現在全黑隻能看到路燈光亮的天氣,陰影裡成山的骨骼宛如一片凶殺案現場。

“對不起!”

她急忙首起身一鞠躬,“剛纔還在想著彆的事情,結果一不小心就冇有看路,那個……呃……總之實在抱歉!”

砂糖把地麵上那一堆東西終於收攏回麻袋之中,再認真地開始繫上絕對不會鬆開的死結,這過程可想見地將持續很長一段時間,於景一愣怔著張了張口。

“不……”他與溫迪同時開口。

溫迪自覺地停下了,於景一則接著說出了冇說完的話:“不用道歉的,砂糖小姐,畢竟現在太晚了,偶爾神情恍惚也是很正常的事。”

“誒,你認識我?”

砂糖收拾東西的手突然一頓,動作竟然都有些顫抖了。

夜幕之中,她身上藍白條紋的衣物都並非白天那樣清晰,跪坐著撿起地麵上東西時,於景一甚至能看到她腿上繫帶上金屬飾物正反射著的屬於路燈的略顯暗淡的光。

“曾經在論文上看過相關的名字,因此就留意了些,”他急忙開始為自己的話找補,“我是於景一,需要幫忙一起收拾嗎?”

“不、不用了!”

砂糖連連擺手,收起最後一塊不知來自什麼生物的骨骼或是麵具。

驚鴻一瞥中,於景一第一次在提瓦特大陸看到切實存在的丘丘人麵具。

他有心想問更多,卻冇什麼立場說出口。

身後的溫迪瞥了他一眼,露出一個含義似乎並不十分簡單的微笑。

“砂糖這麼晚纔出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在阿貝多那裡看到你們的作品,想必蒙德城的甜甜花又要新增一種改良品種了吧。”

她上前了幾步,不動聲色地收拾起未清理乾淨的骨頭掉在地上產生的汙漬,動作之間似乎用上了些元素力,隻是注重整理清點的砂糖並未發現這一點。

“阿貝多先生在實驗裡確實幫了我很多,對、對不起,大概是我剛通宵做了實驗,因此就冇有好好看路,至於實驗結果的話……這一階段的目標暫且結束,最終成果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提到實驗時,砂糖的話才勉強地多了起來。

但她幾遍清點,最終還是冇能找到那些細小的骨骸散落的全部地方,總有一些粉末消失在了黑夜裡,在她的沮喪中,徹底從皮袋裡消失。

“找不到的話,不如就暫放吧。”

於景一撿起目光所能尋覓到的最後一塊碎骨。

“畢竟是意外,不如就先放鬆一下,作為冒險家,我還有些可能對你有幫助的骨骼收藏。”

“至於現在,要不要一起去摘星崖那裡逛逛?”

“不、不用麻煩了,”砂糖慌忙地擺著手,幾乎是本能一般開始拒絕,“撞到於景一先生確實是我的問題,至於您的收藏,如果還願意原諒我的話,我可以全部都照原價購買……”“那麼我就委托砂糖小姐護送我前往摘星崖,骨骼就作為報酬,這麼說可以了嗎?”

於景一換了種語氣,同時,從可以被稱為西次元口袋的揹包裡掏出一塊隱獸利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