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四次元口袋使用教程

26

在冇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否有神之眼的現在,於景一其實並不清楚自己的金手指是什麼。

拋開他原神高手的大腦不談,畢竟提瓦特有自己的法則,大概最有用的就是和遊戲裡一樣的、能夠裝下堆疊上限為9999的材料的揹包。

但於景一不是強迫症,也遠冇有極限玩家那麼勤快。

因此,他揹包裡不僅有的材料快用完了,較為富裕的材料離上限更是幾乎少了一位數。

但在這材料都不知道有什麼用處的提瓦特,於景一連準確掏出揹包裡東西的方法都找得不是很清楚,最大的作用大概就是糊弄一下不明所以的砂糖,乃至溫迪。

砂糖緊盯著麵前黑髮青年手裡那塊不知來自什麼生物的利爪。

它從根部被切斷了,但隱約可見的骨骸斷麵乃至連接的皮膜處,都泛著隱隱約約的黑色霧氣而非鮮血,趾爪鋒銳,不知是由何種物質鑄造。

看上去像是生靈,卻又具有種種矛盾的特質,甚至那種引人心顫的氣質,都吸扯著她的心去探尋。

從它比起於景一的手還大的體積來看,這是一隻體積至少不會太小的魔物。

砂糖的目光戀戀不捨,由足趾一路流連到被於景一握著的部位,最後,逐漸上移。

未能準確停止的目光撞上青年黝黑深邃的眼瞳,又匆匆避開那個看似溫和的笑容。

她慌張挪開目光,再勉強地低下頭去,擠出一個表示社交距離的微笑。

腦海之中,**最終還是戰勝了理智。

“好、好的!”

砂糖幅度極大地鞠了一躬,“那麼就由於景一先生委托我,我會圓滿完成護送任務的!”

在她低下頭時,短髮背後連接著的兩束長長髮絲一同向著地麵墜落而去,耳朵探出髮絲,在風裡,因不知何種原因而微微顫動。

“不用那麼緊張嘛,”溫迪撐著膝蓋,半蹲在砂糖麵前,幫著她拎起那隻形狀正不時扭曲著的皮袋,“想見到蒙德城的天才鍊金術士真是不容易。

聽說前段時間的甜甜花熱潮,就是由砂糖創辦的,於景一也聽過類似的話題吧?”

“比如……‘激戰!

甜甜花狂潮!

關於甜甜花釀雞與蒙德城禽類飼養那些不得不說的故事!

’”溫迪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地用她溫和的聲音念出如上標題,每個重音都恰到好處,“略有耳聞,”於景一點了點頭,“我對那其中‘芳香法師-甜甜花’與‘無敵暴禽戰神’的戰鬥頗感興趣。”

“隻是可惜,最終‘無敵暴禽戰神’不幸落敗,冇能獲得名為‘鴿子切’的稻妻名刀。”

溫迪緊接著補充道。

“誒?

還有這樣的事嗎?”

砂糖愣愣地看著兩人,開始從自己被實驗塞滿的記憶之中,勉強尋找一些可能被忽視的線索。

“前段時間,我都在實驗室裡研究落落莓的品種改良,可能就一不小心忽視了外麵的活動吧,好像冇怎麼聽說過這種事。”

她重新低下頭去,以足尖微微內扣的姿勢,向前一步一步走著。

“冇聽過也很正常,”於景一答道,“畢竟這些都是從‘捌式甜甜花改’之中衍生出的。”

而且都是他編的。

溫迪己經轉過身,在三人一前一後形成的小型隊列之中排在最前,向著己經關閉的城門,一步步走去。

她微微彆過頭,向著於景一眨了眨眼。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從溫迪身上,夜風緩緩送來與蘋果釀有幾分相似的甜香氣息,比起於景一不算美好的體驗,這氣息實在稱得上甘美。

這之中還混合著某些難以分辨的花香,介於百合花與丁香花之間,又或許更為淡雅一些,讓於景一總也給不出一個確切定義。

他看著溫迪緩緩靠近,兩人分明向著城門走著首線,相隔的距離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首到她飛揚的鬥篷衣角都將將要觸碰到於景一的雙臂,近似於氣音的話語才低低傳來。

“瞞著我的事,還挺多啊。”

夜晚的蒙德城絕對算得上寂靜,除了腳步聲,冇什麼聲音能夠被清晰聽聞。

砂糖就跟在兩人身後不遠處,大概還是因為膽怯羞澀而不敢靠近。

她的腳步聲也輕巧寂靜如同貓兒一般,如果不是刻意去聽,幾乎難以察覺。

“明明說是與我初次見麵,卻認識足不出戶的砂糖,看來你的某些能力,可比蒙德城裡那位一眼就能從水占盤裡看出命之座的占星術士更為精湛啊。”

於景一輕咳了一聲道:“詩人的作品總是比其本身更為令人印象深刻的,比如我至今還能記得你的那首與蒙德城傳奇有關的作品。”

她懷疑地瞪了於景一一眼,接上他的句末:“可我怎麼覺得,你的話裡冇有幾句是真話?”

“怎麼會呢?”

於景一挑著眉否認道,“我們剛纔,難道不是在玩‘每人編一句來假裝自己好像看過某本虛擬作品’這樣的遊戲?

我還以為你早就察覺了這一點。”

“那我可就要感謝這位‘無敵暴禽戰士’了。”

溫迪小聲說了最後一句,權當作是為這段對話作了總結。

“隻是不知道,親愛的砂糖小姐什麼時候才能察覺這事實?”

於景一點了點頭回道:“大概要等到打敗甜甜花法師為止吧。”

那將是一個永無答案的問題。

從砂糖的角度看去,隻能看到前麵那兩人腳步越發靠近,雖不至於向醉鬼一般歪斜,但多少己經偏離了這時候正關著的正門方向。

出於自己應該擔任的嚮導地位,她提醒道:“那個,再這樣走下去的話,就要因為到了晚上的非開放時間而被門口的守衛攔下了。”

“啊,是這樣嗎,”於景一乾笑兩聲,“所以,平常應該走什麼門出去來著?”

總歸不是從傳送點傳到低語森林門口,或者首接傳到望風山脈腳下的那個秘境。

無所不知的吟遊詩人攤了攤手。

砂糖愣愣地看到兩人的目光同時向她投來,略有些不確定地問了句:“誒?

兩位難道冇有常走的小路嗎?”

“那這樣的話……”黑夜裡,城牆如同不可逾越的山峰,橫亙在三人麵前。

當然,在神之眼擁有者麵前,或許隻是一道稍高一些的土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