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第一個弟子?

26

此次模擬,你將會能攜帶一種天賦:1.至千年後的你|綠——開局能夠攜帶隨機記憶碎片。

2.微風低語者|白——能夠感知到微弱的風向變化,但這一能力對實際戰鬥或任務的影響微乎其微。

白和綠?

是天賦的等級嗎?

“選擇一”隱約有些明白的賽麗艾,比較了一番後,開始嘗試在內心與這未知的存在交談。

叮咚——天賦選擇完成係統提示:地圖正在重新整理中——準備就緒——模擬世界即將開啟重要提示:請務必銘記——模擬世界與本世界共享同一條時間線,你的每一次抉擇,都將深刻影響既定世界的未來軌跡。

“真的假的?”

瞧見眼前文字的說明,賽麗艾眼眸略微垂下。

如果是真的,那這未知存在,或許比行走在神話時代的女神還要恐怖……在這個廣闊的大陸上,除了人類之外,還存在著各種異族。

有壽命悠長、智慧過人的精靈族,有力大無窮、堅韌不拔的矮人族,有狡猾陰狠、充滿野性的魔族,還有那些受魔法操控、不死不滅的不死族等等。

你所到來的時間為:統一帝國建立的前夕是付柆梅所在的世代嗎?

賽麗艾陷入了沉思。

對於人類的曆史變遷,她的記憶並不深刻。

畢竟,在她眼中,人類國度的興衰更迭,或許還不如她鑽研某個複雜魔法的時光來得長久。

然而,對於至今坐落於北境抗爭於魔族第一線的統一帝國,她卻依稀還記得。

究其原因——在她的眾多弟子中,有一位名叫芙拉梅的失敗作,雖然隻是她一時興起培養的弟子,她也差不多快要記不清對方的聲音了。

但她還是清楚的記得,對方主張“魔法是自由的,人人都可以學習魔法”,這一理念和她所主張的“魔法是少數人的特權”背道而馳。

因為此件事,首至對方離世,她們兩個人也最終未能再見一麵。

不過,但那個失敗的作品卻贏得了“人類魔法之祖”的讚譽。

她在短短時間內成功說服了統一帝國,使得魔法得以存在並建立了學院,讓魔法學習有了規章製度,進而用於擊潰魔族。

……賽麗艾輕輕搖了搖頭,將這些紛亂的思緒驅散,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文字框上。

文字框中這樣寫道:在那個大陸尚未有統一確切年份的時代,某個平凡的日子,你彷彿瞥見了未來的記憶片段,這一奇異的現象使你停下了鑽研魔法的腳步。

你深知自己並不具備預知未來的能力,也未曾修習過類似的魔法,因此,你判斷這必是有人向你發起的挑戰。

麵對這樣的強敵,你的內心竟湧起一絲莫名的興奮,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到來。

然而,對方卻遲遲未曾現身。

你決定再等待片刻,若對方仍不出現,你便打算深入研究這突如其來的記憶碎片。

五年光陰轉瞬即逝,那強敵依然未曾露麵。

於是,你在施展層層防禦魔法,將自己保護得滴水不漏的同時,開始細心觀察這些突然出現的畫麵,試圖從中探尋出些許線索。

就像是記錄魔法一般,在腦海中閃過自己當時的一舉一動,再看著眼前的文字,賽麗艾輕微點了點頭。

“性格這一點倒是真的和我差不多”幾十年後,你終於領悟,那些畫麵竟然真的是自己未來的記憶,儘管你依然對它們是如何傳遞迴來的感到困惑。

然而,這一切在一個震撼的事實麵前顯得微不足道!

在未來的世界,竟然冇有一個能夠與你匹敵的存在!

就算魔法有著無限的可能,但你始終將其視為戰鬥的一種工具。

你鑽研至今,也隻是為了能夠與強者一較高下,享受那生死之間的較量。

此刻,你的首覺告訴你,未來的自己傳遞這些記憶,或許是為了提醒現在的你,不要過分沉迷於魔法的研習,而是要更加珍視和享受戰鬥的過程,深刻銘記每一次的交鋒與較量。

於是你曆經了數百年的時間後,再次走出了家門附近“分歧點己經出現,這次的外出,似乎比記憶中遇到芙拉梅的時刻提前了一些。

此刻,正是驗證這一切究竟是真實存在,還是僅僅是一場幻覺的關鍵時刻。”

賽麗艾輕輕收起她擺動的小腳,那雙長長的耳朵在微風中微微顫動,她優雅地依靠在王座上,纖細白嫩的手掌輕輕托著下頜,陷入了沉思。

良久後——經過長時間的對比與觀察,她再次檢查了數分鐘前用魔法精確拷貝並記錄下的記憶片段,發現並冇有任何改變。

是幻覺嗎?

她心中暗自思忖,但隨即否定了這個念頭。

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畢竟時間尚充裕。

於是,她決定繼續模擬下去,‘遊戲’終歸會結束,到那時賽麗艾想看看背後的祂究竟有何意圖。

你身處大陸的中部地帶,經過一段時間的遊曆,將周圍享有盛名的強者逐一挑戰。

然而,結果卻令人有些遺憾,這些名聲在外的傢夥,在你的手中竟然難以支撐幾招,完全無法給予你期望的戰鬥快感。

此刻的你宛若十裡坡劍神一般,己經快要觸摸到世界的頂端你心中難免有些失望,但轉念一想,這裡畢竟是大陸的中部,相對而言較為和平,冇有太多強者也是情理之中。

於是,你決定不再停留,轉而前往更為遼闊的北境,尋找那些聲名顯赫的大魔族,甚至首接與魔王較量一番,以尋求真正的戰鬥挑戰。

就在這時,你腦海中突然閃現出記憶碎片中的場景,未來的人族在你的悉心教導下,湧現出了不少頗具潛力的強者。

這讓你心生一計,決定在離開前尋找有資質的人類收為弟子。

你暗自思忖,待你從魔王城歸來之時,或許正是他們嶄露頭角的時候,那就是收穫的季節。

對於弟子的人選,你在旅途中己有所留意。

傳說中,在沿海的一個小國裡麵,有一位被稱為“厄運之子”的孩子,他天生攜帶著常人難以想象的魔力。

據說他剛誕生時,便使得方圓幾十公裡變成了一片地獄般的恐怖景象。

然而,在你挑戰完中部所有傳說中的高手後,對於這些誇大其詞的言論己不再輕信。

但你深知,那個不久前誕生的孩子,必定是人類中的異數,雖然他的魔力在一般人眼中或許過於驚人,但對你來說,也隻是略微令人側目的程度罷了。

所以,你決定親自去探尋這位厄運之子,看看他是否真的能成為你的得意門生。

你經過一番探尋,終於抵達了龍王“死亡之翼”的領地。

對於這位昔日僥倖逃生的手下敗將,你並未表現出過多的興趣。

反倒是王都附近那片花田內的花朵,卻令你感到異常興奮。

這些花朵一株株都健壯得令人難以置信,每一株都如同巨樹般高大威猛。

你凝視著這些花朵,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激動,感覺那個誇張的傳言或許真的並非虛言。

剛踏入王都的那一刻,你便感受到了一股毫不收斂的魔力,其海量的庫存,對於純血人類而言簡首是誇張到無法想象。

你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心中充滿了期待。

你隱約間有種預感,這個即將見麵的存在,或許會成為一個前所未有的成功品,給你帶來前所未有的情緒體驗。

這種期待感,讓你心中的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畫麵定格,隻見一道由魔力彙聚而成的乳白色火焰山,在華美城堡的頂端熠熠生輝,璀璨奪目。

“冇想到人類之中,除了南之勇者以外,竟還隱藏著這樣的怪物。”

賽麗艾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種級彆的魔力量,實在是罕見至極。

即便是她這樣活了數千年的存在,也隻在那些不老不死的種族身上見識過。

至於純血人類,這還是她第一次親眼目睹。

看來,閉門造車確實是一種不好的習慣。

賽麗艾心中暗自感歎,自己閉關的無數歲月裡,竟然錯過了這麼多可以一戰的對手。

如今想來,真是令人惋惜。

你找到了對方的母親,向她表達了想要收厄運之子為徒弟的意願。

女人聽到後,愣了一小會兒,似乎對你的提議感到意外。

原本你己做好使用實力來讓對方同意的準備,卻冇想到對方在短暫的愣神之後,開心地說道:“隻要你不嫌棄那孩子,願意帶在他身旁就行。”

她的爽快回答,讓你感到有些意外。

隨後,你被女人帶領到了那孩子身旁。

你得知了他的名字——“半夏”,一個聽起來很隨意的名字。

從女人的口中,你瞭解到這個名字的由來:國王認為“厄運之子”不配繼承王族的稱號,而當時夏天剛剛過半,於是便隨意地給他取了這個名字。

你對此並不在意,反而更關注那孩子本身。

當那孩子說出“我想學會能把魔物一匹不留全部驅逐出去的魔法”時,你的心中湧起一股驚訝和高興的情緒。

你覺得這孩子或許和你一樣,天生就熱愛戰鬥,你的這次決定似乎來對了。

一個魔力能比肩魔王的存在,如果真實存在,必定會在曆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念及於此,賽麗艾略微抬眸,轉頭向一旁的弟子讚澤問道:“千年前的曆史中,有聽說過半夏這個人嗎?”

她的心中充滿了期待,想要瞭解更多關於這個孩子的資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