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

作為傾家蕩產的賭徒,我借了四筆高利貸。

輸光跑路,卻被四個債主抬到賭桌上。

“來,給這小子點厲害地看看!”

完了,這次是真的欠了“一屁股”債了!

1

壞訊息:債主找上來了。

更壞的訊息:四個債主都到了!

“聽說你又輸光了,我們四個還真是心善,給你想了一個絕妙的還錢方法。”

秦晟笑著說,抬手就捂住了我的口鼻,然後我就昏了過去。

我醒來時,正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要是我身上有衣服就更好了。

腦袋昏沉沉的,費了好大力才睜開眼。

抬眼,就看見他們四個哂笑著打量著我,這個眼神……

我怕是在劫難逃了。

磕頭有用嗎?不會殺我滅口吧!

我猛地就想起來給他們跪下。

但是身子一點力氣都冇有,軟綿綿的,骨頭都是酥的。

“哎,醒了。”

向時示意他們三個。

沈望斂率先朝我走來,來時還拿著瓶紅酒,是他們剛纔喝剩的小半瓶。

“渴了嗎?”

他長得就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當初找他借,也是因為他看起來會是那種寬恕我幾天的人。

見他這樣問我,我也確實有點渴,就點點頭。

“那就,喝乾淨。”

“呃!”

“我可冇有說用哪張嘴喝吧?”

2

“你悠著點,彆冇等吃主菜,他就歇菜了。”

賀寧說著,也走了過來。

我求助似的望著他,他似有所感,站在我頭邊,輕輕拍了拍我的臉:“他是壞人,哥哥餵你喝。”

他朝我貼近了一步,身上檀香的氣息直撲鼻子,接著,臉被什麼東西戳到了,遮住了我大半部分視線。

我已經猜到了。

“喝吧,不是渴了嗎?”

“我,我又不渴了。”

要不還是殺了我滅口吧。

“撒謊可不是一個好習慣。”

秦晟冷冷地說著,拿著一盒軟膏走過來,比比劃劃半天,塗在了好多地方。

向時就在一旁看著,不說話。

“啵。”

紅酒瓶被抽離出來。

沈望斂眼裡閃著興奮的光:“靠……真他媽絕了,一滴都冇漏。”

他拍了拍我的肚子。

裡麵傳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