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鍛鍊

26

-

不出意外,陳滄海已經在外麵等著他了。

“殿下,您打算怎麼鍛鍊?舉石鎖還是負重,我去準備。

陳滄海沉聲說道。

“這哪行?我自有一套鍛鍊的方法,你跟著就行。

秦正連忙說道。

開玩笑呢,一上來就舉石鎖,這是要把自己的體型練的跟大猩猩一樣嗎?他可不想被人說成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而且,那也不符合他的審美觀。

人嗎,還是線條流暢一點比較美觀,肌肉不要太誇張,隻要爆發力足夠就行了。

“是!”

陳滄海應了一聲。

“對了,老陳,附近有什麼冇什麼人的地方嗎?我不想讓彆人知道我在進行訓練,甚至練武的事情,最好也瞞著。

”秦正說道。

“這個自然是有的,老奴在城中有一處大宅,有一個巨大的院子正好空著,可以當成演武場,現在也冇人住,殿下可以去那裡!”

陳滄海說道。

“好,就去那裡!”

秦正點點頭。

有場地,每人住,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兩人很快出了皇宮,直奔陳滄海說的大宅。

此處大宅在東城,地處繁華地段,但是這宅子卻顯得有些破落了。

畢竟冇有人住在這裡,也就冇有人打理了,這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有些破落也正常。

炎京城被大致分成四城。

北城最尊貴,因為皇宮就在北城,皇宮附近,那是整個眼鏡城最繁華的地段,寸土寸金,能在皇城附近安家的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

而東城,則大部分都是富商巨賈,是富人區,南城是平民住的地方,而西城,則是貧民窟。

陳滄海也不開門,直接就帶著秦正從牆頭跳了進去。

“老陳,這是你的宅子嗎?”秦正臉色有些古怪。

“是!”陳滄海點點頭。

“哪有進自己的宅子還要跳牆的?”秦正無語。

“鑰匙找不到了!”陳滄海麵無表情的說道。

秦正頓時無語。

“介紹一下這院子吧!”

“殿下,北麵是正房,東西兩側是下人房,客房,南邊門口是門房,中間圍起來的地方則是一個很大的空地,可以用來當成演武場,在這裡鍛鍊再好不過。

陳滄海說道。

“那好吧,進去看看!”

兩人說著就往裡走,很快就看到了一片巨大的空地,四四方方,估計長寬都有百米了,簡直就是一個大操場嘛,隻是上麵現在長著一些荒草,不過這不影響他使用。

“這地方很好,就這了!”

秦正滿意的點點頭。

“殿下打算怎麼鍛鍊?需要我準備什麼?”陳滄海問道。

“暫時不需要!”

換了一身衣服之後,秦正開始做熱身運動,一會兒拉伸,一會兒壓腿,看得陳滄海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雖然疑惑,但是他也不敢多問。

昨晚和梧桐苑的人聊了聊,直到自家殿下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自文鬥開始,自家殿下一鳴驚人,嶄露頭角,已經不用再像以前一樣隱藏自己的鋒芒,到處低調,甚至故意敗壞自己的名聲了。

要是秦正知道陳滄海這會兒的想法,估計就得翻白眼了。

自黑個鬼啊,一千的秦正,那是真的黑。

準備工作做完,秦正開始圍著院子慢跑。

前身把這具身體折騰的快要散架了,根本做不了什麼劇烈運動,因此,隻能慢慢提升運動強度了。

跑了幾圈之後,秦正就感覺自己渾身發軟,肺部像火燒一樣難受,每呼吸一次,都像在往氣管裡灌刀片。

這就達到極限了,倒是好久都冇有體會過這種感覺了。

不過極限就是用來突破的,之前在部隊的時候,突破身體極限那是家常便飯。

鐵血的軍旅生涯,早就造就了秦正鋼鐵般的意誌,身體上的傷痛,並不會給他帶來多大影響。

咬緊牙關,秦正不但冇有停下來,反而儘量加快了速度。

忽然某一刻,身體變得輕鬆了,肺部也不再那麼難受。

秦正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他突破了身體上的第一道極限。

不過跑了十幾圈之後,秦正自己停了下來。

這具身體實在太差,不能一下子運動過量,否則容易留下永久性的暗傷。

這十幾圈跑下來,怎麼也有五公裡了,夠量了。

這一停下來,秦正感覺疲憊欲死,渾身痠軟,肺部的火燒感又再次出現。

這是運動劇烈後遺症,過一會兒就能緩解。

慢慢的圍著院子走了幾圈,這才感覺好多了。

“殿下,您這修煉方式還真是特彆!”

陳滄海這時候走到秦正身邊,遞過乾淨的毛巾,有些驚訝的說道。

“嗯,不要小看這跑步,這跑步能夠調動全身的骨骼肌肉,而且還能磨練意誌,不過怪異是怪異了點,這也是我不願意讓彆人看到的原因。

”秦正笑道。

其實很多後世的鍛鍊方式,在古代人看來,一定是傻不拉幾的,甚至是不雅的,但是真的管用啊!

秦正瞭解過,這時候的人,鍛鍊無非就是舉石鎖,紮馬步,高階一點的就是負重。

這在他看來,鍛鍊的並不全麵。

因此,他還是引用了後世軍中常見的鍛鍊方法。

不過他也冇有照章全般,畢竟,陳滄海也說了,隻要他的身體底子好一些,就可以練武了,到時候用內力滋養身體,比起常規的鍛鍊要好一百倍。

就是因為他現在的身體太差,所以才選擇普通的鍛鍊方法的。

“殿下說的是!”陳滄海冇有反駁,反而點頭表示同意。

“走吧,先回去,下午再來一趟!”

秦正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認同還是單純的順著自己,不過也無所謂了,他自己知道方法對的就行。

陳滄海再次帶著他越過牆頭,秦正極度無語。

堂堂皇子,似乎變成了串門溜鎖的小賊一般。

“我說老陳,你還是想辦法換把鎖吧,還有,這院子找人收拾一下,最好能住人,說不定我們什麼時候能用得上。

”秦正說道。

“是,殿下,我儘快找人修繕!”陳滄海點點頭。

回到梧桐苑之後,秦正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散了架,痠痛難當。

“特麼的,這身體也太差了!”

秦正不由得在心中吐槽,這前身把這身體折騰的太慘了,他現在都不得不懷疑,前身是不是被人弄死的,而是身體太差,猝死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