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大哥

26

-

一回到梧桐苑,秦正就舒舒服服的泡了個熱水澡,然後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書房的床上,不想動彈了。

昨晚折騰到了後半夜,今天早上又連續突破了身體極限,這個時候,真是疲憊欲死啊。

不知不覺間,秦正就陷入了沉睡中。

一覺睡到中午,才被蘇雲仙叫醒。

“殿下,陛下口諭,宣我們一起用膳!”

“嗬!”

秦正輕笑一聲。

印象中,他可是有好多年冇有和秦梁一起吃過飯了,這次,太陽還真是從西邊出來了。

整理了一下儀容,秦正這才帶著蘇雲仙前往禦書房,秦梁將在禦書房的偏廳中招待他們。

皇帝吃飯的地方一般不固定,到了飯點,皇帝在哪裡,一般就在哪裡用膳。

這一次,顯然秦梁是正好在禦書房的時候到了用膳的點。

秦正和蘇雲仙到的時候,秦梁也正好從禦書房中走到偏廳。

“兒臣參見父皇!”

“臣妾參見陛下!”

蘇雲仙和秦正急忙行禮。

不同的是,蘇雲仙直接跪下了,而秦正隻是站著拱拱手。

這倒是非常符合他之前的人設。

“平身吧!”秦梁不以為意。

“謝父皇!”

“謝陛下!”

兩人再次行禮,隨即站了起來。

“入座,傳膳!”

秦梁擺擺手,自己在巨大的桌子的上首坐了下來。

秦正和蘇雲仙則是在太監的引領下做到了桌子的左手邊。

很快,一道道佳肴就端了上來。

“今日家宴,不用太拘束,隨意點就好!”秦梁擺擺手,自顧自的吃起了飯菜。

秦正和蘇雲仙相視一眼,各自開始吃麪前的飯菜。

蘇雲仙比較拘束,光顧著扒拉白飯,也不敢去夾菜。

秦正看到了,就不停的給她夾菜。

蘇雲仙心中流淌過陣陣暖流。

秦梁看在眼裡,也冇有什麼表示。

秦正見秦梁不說話,自然也不會說什麼,他纔不相信秦梁今天找他來吃飯,真的就隻是為了吃一頓飯這麼簡單。

反正他不著急,最好秦梁就不要開口,那他就當這是一次普通的家宴,吃完就走。

約一一刻鐘之後,秦梁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蘇雲仙一見,連忙也放下了碗筷,正襟危坐,不敢有絲毫動彈。

“坐著乾什麼?繼續吃啊!”

秦正又給她夾了一道菜。

蘇雲仙頓時苦笑著看著秦正,又不敢亂說話,隻能拿眼神示意他看向秦梁那邊。

“正兒!”

秦梁見秦正一副不想主動開口的樣子,隻能開口叫了一聲。

“父皇有何吩咐?”秦正放下筷子,恭敬的問道。

“你大哥快回來了。

”秦梁沉聲說道。

“大哥?秦承嗣?”

秦正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暴虐的氣息,讓旁邊的蘇雲仙嚇得渾身都抖了一下。

這不是秦正的本意,這是前身留下的執念,一聽到秦承嗣這個名字,他心地的執念就爆發出來了。

殺死秦承嗣!

這是執念所要表達的意思。

此時,秦正的腦海中頓時又出現了一些記憶。

那還是他很小的時候,親眼看到年長他十歲的秦承嗣將母妃從橋上推下水中,至此,原本身體就虛弱的母妃一病不起,月餘之後便撒手人寰。

這是殺母之仇,不能不報。

秦梁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朕已經說過了,那次的事情隻是個意外!”秦梁沉聲說道。

“父皇說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秦正平靜的開口。

想起這件事,秦梁在他心中的分量再次變輕。

當年,陳滄海是一直守護在母妃身邊的,偏偏那一天,陳滄海不在,而且是所有人都不在,皇後,秦梁,甚至是湖心亭附近的所有太監宮女都不在,以至於他的母妃在水中泡了許久,直到他聲嘶力竭的喊來了人。

這特麼的能是意外?

“你還在記恨你大哥?”秦梁臉色難看,顯然,他對秦正的態度很不滿意。

“不敢,大哥是父皇最器重的兒子,我怎麼敢記恨?”秦正平靜的說道。

“你。

.”

秦梁臉色一寒。

“父皇,兒臣吃飽了,這就告退!”

秦正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拉著蘇雲仙就走出了偏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一路上,秦正的臉色都非常不好看。

“殿下!”

蘇雲仙用力握住秦正的手,擔憂的叫了一聲。

“我冇事!”

秦正深吸了一口氣,臉色終於恢複了正常。

牽著蘇雲仙的手乾脆也不放開了,一路回到了梧桐苑,蘇雲仙的臉色已經紅透了。

秦正這纔想到,現在不是後世,在他那個時代,情侶夫妻之間牽手很正常,甚至當街擁吻也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但是在現在這個時代,當眾牽手就有些出格了。

不過既然都已經做了,秦正也不會去解釋什麼,讓蘇雲仙去休息之後,秦正找來了陳滄海。

“老陳,母妃出事那天,你為什麼不在宮裡?”

秦正沉聲說道。

“殿下恕罪,那一日,老奴受小姐之命,外出辦事。

”陳滄海沉聲說道。

“辦什麼事情?”秦正沉聲問道。

“去找一個人,可惜我到地方之後,並冇有見到那人,等我回來的時候,方知小姐已經出事了。

”陳滄海沉聲說道。

“母妃讓你找什麼人?”秦正問道。

事情太過於巧合,他怎麼看,都像是有人視線設下的圈套,專門對付母妃的。

“一個不存在的人,事後我曾經多方打探,冇有任何人知道此人是誰。

”陳滄海搖搖頭。

“那麼母妃怎麼會知道這個人的?”秦正冷聲說道。

“這。

.”陳滄海語塞。

“很簡單,是有人告訴她的,而且是一個她極信任的人,並且還要知道你的存在,請她派你去找人,把你從她身邊調開!”秦正沉聲說道。

“這麼說,當年的事情並不是意外,一切都是有預謀的?是誰?究竟是誰騙了小姐?”

陳滄海的身上陡然爆發出濃烈的殺氣,秦正頓時如同風中的落葉,無根的浮萍,站都站不穩。

秦正再次驚駭,這種程度的殺氣,不知道要殺多少人才能累積的起來。

陳滄海看起來是個不起眼的小老頭,但是這一身的殺氣,估計就連縱橫戰場的宿將都不一定比得了。

“老陳,冷靜點!”

秦正大喝一聲。

陳滄海身上的氣勢陡然如冰雪消融,一絲不存,好像剛剛的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