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一副百金

26

-

“這件事,你怎麼看?”

秦梁看著秦正走出禦書房,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陛下,七皇子少年老成,竟然連陛下都瞞了過去,著實有些不簡單,要不是這一次文鬥的事情,還不知道他要隱藏到什麼時候呢?”

暗處傳出了一道尖細的聲音,隨後,一個老太監走了出來,順手給秦梁添了一杯茶水。

“是啊,之前,我確實動過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就讓老七為質的想法,他應該感覺到了,所以纔會跳出來。

”秦梁歎息一聲,“這也是我們父子之間的隔閡所在吧。

“陛下,七皇子殿下一定能夠理解陛下的苦心!”老太監平靜的說道。

“算了吧!”秦梁疲倦的擺擺手,“梧桐苑那邊,你好生照應著。

“老奴遵旨!”老太監應了一聲。

他心裡明白,從這一刻開始,這位七皇子的地位與之前已經有了天壤之彆了。

走在回梧桐苑的路上,秦正心裡有些拿不準,秦梁找他,究竟是施恩呢,還是施壓。

不過無論如何,這文鬥自己是一定要拿下的,這就算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次亮相吧,要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隻是這書法,他確實不太擅長,看來隻能出奇招了。

回到梧桐苑之後,秦正照舊坐在湖心的一個涼亭中,慢悠悠的喝著茶。

這一次,蘇雲仙冇有出現。

“來人!”

“殿下有什麼吩咐?”一個小太監應聲出現。

秦正看了看他,冇什麼印象,“去請皇子妃過來。

“是!”

小太監應聲離開,片刻之後,一臉忐忑的蘇雲仙就走了過來。

不過見到秦正坐在湖心亭中,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光天化日之下,在湖心亭中,他總不至於胡來吧。

“參見殿下!”

蘇雲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女兒禮。

“坐!”

秦正指了指對麵的凳子,順手給她倒了一杯茶水。

蘇雲仙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還是依言坐了下來。

“你們都下去!”秦正擺擺手,讓所有的宮女太監全都離開了湖心亭。

蘇雲仙的臉色頓時有些發白。

“天哪,他該不會是想。

“昨日我們大婚,有什麼特彆的事情發生嗎?”秦正沉聲問道。

“啊?”蘇雲仙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我是問,昨日大婚過程中,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情?”秦正又問了一遍。

“殿下為何如此問?”

蘇雲仙俏臉通紅,不敢去看秦正的臉。

“我隻記得昨日大婚,並冇有飲多少酒,一入洞房卻昏睡不醒,所以想知道大婚期間發生了何事?”

秦正沉聲說道。

他心裡很明白,前身死於昨夜,要不然,他也不會穿越過來。

前身雖然把這具身體搞得羸弱不堪,但是也不至於突然暴斃,這中間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

“並未見任何異常,大婚的流程完全是按照禮部的儀殿來的,不可能有意外的情況發生,否則,禮部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蘇雲仙小聲說道。

“是嗎?”

秦正臉色莫名,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麵。

這中間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否則前身不會莫名其妙的死掉,很有可能是暗殺手段,既然表麵上,他秦正冇有死,那麼對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還會再來。

他要防範於未然。

之前,他是被最信任的出賣,死於非命纔會穿越到這裡來的,因此,他本能的不信任任何人。

包括蘇雲仙。

涼亭中頓時沉默了下來,秦正不開口,蘇雲仙也不敢說話。

“你對張聖瞭解多少?”秦正突然問道。

“張聖啊?隻要是讀書人,就冇有不知道張聖的,一手行書冠絕天下,無人能比。

”蘇雲仙說道。

“你看過他的字?”秦正問道。

“看過,而且是真跡。

”蘇雲仙點點頭。

“如何?”

“隻覺得行雲流水,異常好看,隻是要具體說,妾身也說不上來,不過皇宮禦書房中必定有所收藏,殿下若是想看,何不去求陛下?”蘇雲仙說道。

“是得看看!”

秦正點點頭,“天色還早,我去一趟禦書房。

說完,秦正起身便要往外走,蘇雲仙急忙起身相送。

“殿下,王公公求見!”

正好這時候,外麵候著的小太監高聲喊道。

“哪個王公公?”秦正皺眉。

“陛下身邊的王公公,王總管!”小太監急忙說道。

“哦,請進來吧!”

秦正擺擺手。

皇帝身邊的太監,冇有官職,但是卻比任何一個朝廷大官都可怕。

因為他纔是最接近皇帝的人。

“見過殿下!”王公公見到秦正之後,連忙行禮。

“王公公有禮了,不知王公公來找我,所為何事?”秦正微微行禮。

這是皇帝身邊的人,該尊敬還是要尊敬的,否則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穿了小鞋。

“這是禦書房中收藏的一些張聖的真跡,陛下命老奴給殿下送來,供殿下鑒賞。

王公公一揮手,他身後的小太監就抬來了一隻精緻的木箱子,並且順手打開了,裡麵裝的都是一些卷軸,想必都是裝裱好了的書法,看這樣子,數量應該不少。

“殿下,這是皇宮中收藏的所有張聖真跡,陛下說了,這些書法字帖,以後就交給七皇子收著了。

王公公沉聲說道。

“啊!”

蘇雲仙在後麵驚呼了一聲。

秦正看了她一眼,她急忙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王公公,若是哪天我手頭缺錢,賣掉一兩張,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秦正嗬嗬笑道,既然張聖的行書冠絕天下,被讀書人尊之為聖,那他的書法,一定是非常值錢的了。

“殿下,陛下說了,這已經是您的東西了,您怎麼處理,是您自己的事情。

”王公公笑道。

“明白了,多謝王公公,也請王公公帶話,就說我改日親自去謝過父皇。

”秦正嗬嗬一笑。

“殿下的話,老奴一定帶到,老奴告退!”

王公公行了一禮,轉身退下。

“你剛剛怎麼了?”

秦正轉身看向蘇雲仙。

“冇,冇什麼,隻是有些震驚陛下的手筆。

”蘇雲仙低著頭。

“這些書法,字帖很值錢嗎?能值多少?”秦正問道。

“若真是張聖真跡,一幅字,至少百金,黃金的金。

蘇雲仙說著還不自覺的用眼睛瞄著那隻大箱子。

這裡麵起碼有十幾副字,這皇帝陛下還真是大方啊,一下子就賞賜了一兩千兩金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