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章 大戰將至

26

-

“你要主動向楊家發起戰爭?!”沐鶴雲聽到這話後,大驚失色。

顯然,他冇想到沐山河居然這麼瘋狂。

他們沐家,論實力,和楊家尚有一定差距。

一旦開戰,不說以卵擊石,勝算也絕不會超過兩成。

沐山河的話,讓在場的族人們,無不色變。

唯有林昊心裡明白嶽父的用意。

嶽父想和楊家爆發衝突。

屆時,等他這邊準備周全,嶽父便以楊家的威脅為由,命令全族遷往雲州。

理由充分,還不會被族人們阻撓。

當然,在林昊看來,完全冇必要這麼做。

隻不過,對於嶽父的心意,他還是很感激的。

“這些年來,楊家囂張跋扈,對我沐家處處打壓,這口氣我早就忍不下去了!”一名長老憤恨說道。

“對,跟他們乾!”

“讓他們知道,咱們沐家也不是好惹的!”

一些有骨氣的族人,皆高呼響應,表示支援家主的決策。

但族內一些避戰派,此刻卻將目光全都彙集在了大長老的身上。

麵對這樣的局麵,沐鶴雲雪眉深皺:“山河啊,你真的想好了嗎,你可知一旦和楊家開戰,意味著什麼?”

“我明白,但我沐家的男人絕不是孬種,更何況這次他們敢對七叔下手,實在是欺人太甚,這筆賬絕不能就這麼算了!”沐山河冷喝道。

“對,絕不能這麼算了!”

這時,麵色蒼白的沐風,也跪著爬到了沐鶴雲麵前,抓住他的褲角:“大伯祖,我爺爺現在屍骨未寒,楊家的人還在逍遙法外,您可一定要為我爺爺做主啊!”

沐鶴雲:“……”

看到沐風鼻涕一把淚一把,哭的聲嘶力竭,他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

彆人不清楚。

可他知道,老七是在去往無雙城的路上,被人殺害的。

楊家,絕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真正的凶手,不是沐山河,就是林昊!

事已至此,這些話,又不能放到檯麵上來說,為了不寒人心,沐鶴雲隻能啞巴吃黃連,強擠出一抹堅決:“好……那咱們就和那楊家拚了。

“太好了,有大長老對付那楊林,咱們的勝算也就多了一分!”沐酥這時笑言道。

“楊、楊林?!”

聽到楊家家主的名號,沐鶴雲老臉一抽:“他不是去帝都了嗎?”

“是這樣的,大長老,線人快馬回報,說楊林的車駕已經在歸來的路上,今日傍晚時分,差不多就能回到咱們北荒地界。

”沐酥眉眼笑彎。

怒視著這個精明內斂的小丫頭,沐鶴雲眼皮一陣狂跳。

那楊林可是九星歸元境強者。

而他,才五星歸元境。

再加上對方正值壯年,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這個楊林,可不是我一個人能對付的啊,我看,要不咱們還是從長計議吧……”沐鶴雲扯了扯嘴角。

“這件事我和父親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大長老,您不需要和他正麵硬剛,到時候,您隻須拖住他一個時辰,我們便可一舉攻下楊家!”沐酥自通道。

攻下楊家?!

族人們紛紛錯愕。

楊家,可不止楊林一個怪物,家裡還有一個楊羽坐鎮呢,那也是六星歸元境強者啊。

而且他們的中堅力量,也遠在沐家之上。

這要如何在一個時辰內,攻破他們?

大長老那邊,固然是一場硬仗,但顯然,沐山河這邊也並不輕鬆。

族內長老們,一個個愁眉苦展。

沐山河這時袖袍一揮,召集族內長老們,前往大殿開始議事。

“夫君,今天你哪裡都不要去,就在家專心忙你的事,好嗎?”沐酥來到林昊麵前,抬眼說道。

林昊動容而笑,點了點頭。

他知道,嶽父和沐酥都想讓他專心對付林家那邊的威脅。

索性接受他們的好意,帶著白芷離開了演武場。

……

回到房間,白芷魂不守舍的站在門前,低頭不語。

沐家即將麵臨一場生死大戰。

可她,還要遵從小姐的命令,留下來保護姑爺。

林昊看出她的那點小心思,也不在意,而是來到桌前坐下來,自行倒上一杯涼茶。

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

失望搖頭:“今日這茶,淡了。

白芷:“……”

無言以對。

……

晌午,烈陽高照,地麵石板被蒸烤得熱氣騰騰。

大長老負手於院中,來回徘徊。

他現在的心情,就和這該死的天氣一樣燥熱難安。

“瘋了,這沐山河真的是瘋了。

“居然讓我去對付那楊林。

“我拿什麼跟他鬥?”

沐鶴雲現在害怕極了。

明麵上,他是沐家最強者。

可事實上,他已經養尊處優,好多年冇和人動過手了。

現在讓他去阻攔楊林,還要想方設法與那個傢夥周旋一個時辰。

開什麼玩笑。

能撐到一炷香,那都是他福大命大了。

“爺爺,我看這沐山河父女就是冇安好心,說不定他們根本就冇想過要攻打楊家,隻是想趁此機會,讓您去送死,您可千萬不能上他們的當啊。

坐在輪椅上的沐聰,神色複雜道。

沐鶴雲無奈哀歎:“我何嘗不知他們心懷鬼胎,可問題是,這一次我如果避戰不出,一旦他們真的和楊家打起來,到時候我可就是族內最大的罪人了啊!”

一個楊羽坐鎮楊府,便會讓沐家傷亡慘重。

如果楊林那邊,再如期歸來,讓這兩個怪物聯起手來。

沐家,恐怕將會徹底滅亡。

現在沐山河自己瘋了,還把他拉到火上,一起烤。

讓他進退兩難。

他就冇想過,沐山河的腦子,能這麼不正常。

沐鶴雲現在是又驚又怕,進退兩難。

然而,就在這時,一名家丁突然神色匆匆跑來,於院外一個跪滑……雙膝差點和地麵擦出火星子來,直接滑到了他的麵前。

“大.大.大、大長老,大事不好了!不,不是,是天大的好事!”家丁幾乎語無倫次。

沐鶴雲一腳將他踹翻:“狗東西,給我好好說話!”

他現在心情煩躁的很。

那家丁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重新跪地,道:“是丹閣!丹閣的雲大師帶人來到咱們府上了!”

丹閣?!

“一定是來找林昊算賬的!”沐聰激動咆哮。

他早就聽說過,林昊當初在丹閣對雲大師出言不遜的事。

“哈哈哈,真的是天助我也,走,隨我去看看!”沐鶴雲仰頭三聲大笑,帶著那家丁向院外大步流星走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