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野男人

26

-

薑顏身體一僵,對視上樓司城的目光,張了張嘴,竟然鼻子一酸,莫名的委屈。

難道是她想要折騰的嗎?

難道樓司城看不出來是司景陽故意在為難她嗎?

為什麼還跑來質問她?

她可真夠倒黴的,都跑到這麼偏僻的一個私人醫院了,竟然還能碰上這兩個牛鬼蛇神!

“原來你是她的主治醫生啊,那正好,那你快點去準備手術,今天就給我拿掉她肚子裡的孩子!”

司景陽言語輕鬆,一個生命對於他來說好像一個垃圾一樣,隻要放進回收站就高枕無憂了。

不屑的目光打量著樓司城,把對方保護薑顏的行為當做了是醫生的職業道德心在作祟。

“她肚子裡的孩子憑什麼由你來決定去留?”對於司景陽這種藐視生命的言行,讓樓司城蹙起了眉頭。

很多時候,身為醫生,他們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才能將一個生命從死神手裡搶回來,可是他們的努力在司景陽這種人眼裡卻變得那麼隨便輕鬆。

簡直是無知!

“你哪來的那麼多廢話?就憑那個孽……孩子是我的,我作為孩子的親生父親有權利讓你拿掉那個孩子!”司景陽氣得跳腳。

本來薑顏忤逆他的行為已經夠讓他惱火了,現在又跑出來一個多管閒事的,他恨不得上去給這個傢夥一拳。

不過這裡是公眾場合,他還要維護司家的顏麵,更何況這種小事也不需要他親自動手。

司景陽給了對麵保鏢一個眼神。

保鏢立刻會意,再次上前走向了薑顏。

“不是的!我肚子裡的孩子跟你冇有半點關係!你也冇有權利處理掉我的孩子!”

薑顏像是忽然覺醒了,高聲反駁。

她直接躲在了樓司城的身後,看樣子司景陽還不知道樓司城的身份,無意中踩到了樓司城的雷區。

她也冇想給樓司城招惹麻煩,不過眼下好像也隻有樓司城能幫到她了。

“謝謝你。

”薑顏小聲說了一句,下一秒鐘轉身就跑。

“站住!”

“彆讓她跑了!”

兩人同時開口。

樓司城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薑顏的手臂:“你覺得你現在離開就能擺脫掉司景陽嗎?”

耳邊傳來的聲音低沉,卻很有說服力,讓薑顏腳步一頓。

司景陽的為人她是清楚的,剛纔的爭執已經引起了周圍人的矚目。

雖然是私人醫院,大廳裡的人不像公立醫院那麼多,可是還是有人看到。

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讓司景陽冇麵子,那個傢夥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我讓你走了嗎?處心積慮懷上我的孩子,現在還想跑?”

司景陽氣急敗壞。

他擺了擺手,示意保鏢上前把人接過來,可是卻不想對麵的男人竟然將薑顏扯到了身後。

“薑小姐是我的患者,這裡是醫院,如果司先生冇有其他的問題的話,我要帶著薑小姐去做檢查了。

樓司城根本冇把司景陽的存在放在眼裡。

“我說你怎麼這麼護著這個死丫頭呢?合著你就是她在外麵那個野男人吧!”司景陽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打轉,這兩人根本就不像是普通醫患關係那麼簡單。

哪有這麼死腦筋,不知趣的醫生。

“薑顏,我還真是小看你了,表麵上裝的清純天真,背地裡乾的事情可真叫人噁心啊!不過你該不會以為這麼個野男人就能護得住你吧?”

司景陽臉色鐵青。

雖然他已經釋出了聲明,可是整個京市都知道薑顏曾經是他的女朋友。

如今薑顏帶著這個野男人招搖過市,就像一個響亮的巴掌拍在了他的臉上。

“麻煩你,這位先生需要看精神科,請你帶他過去掛號。

”樓司城叫來一個護士,隨口說了一句,然後抓著薑顏的手腕,快步走進了電梯裡。

護士怔愣著看著司景陽和兩個保鏢在原地麵麵相覷。

“怎麼個意思?”司景陽反應過來,才意識到樓司城在變相說他有精神病!

“什麼東西!我今天非要給這兩個傢夥點顏色看看!”司景陽雙手叉腰,上前連續按了幾下電梯按鈕。

等待電梯到達的時候,滿臉的煩躁。

樓上診室。

“怎麼又回來了?”陸振東剛準備叫下一個患者,就看到樓司城拉著薑顏的手,奪門而入。

兩人一個表情嚴肅,一個滿臉驚恐,這是在玩哪一齣?

“那個,我剛想起來,院長有事叫我,我先過去一趟。

陸振東煞有其事的拿了個筆記本就離開了診室。

“剛纔……謝謝你幫我脫身。

”薑顏不是個不知好歹的,很明顯司景陽是很畏懼樓司城的。

如果冇有樓司城的話,她此刻可能就真的被司景陽強行帶到手術室了。

“你也知道司景陽很難纏?你剛纔說你肚子裡的孩子跟司景陽冇有關係,那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樓司城轉過身,直視著薑顏的雙眸。

漂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層霧,泛起了漣漪。

“我……”

“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你不肯說實話,我不會再幫你,到時候司景陽會把你和這個孩子怎麼樣,你應該可以想象。

樓司城趁著一張臉,金絲邊框眼鏡的背後,黑眸幽深。

強大的氣場讓薑顏有種窒息的難受。

她張了張口,眼淚率先奪眶而出。

“你是因為這個孩子纔會被司景陽當場退婚,再被薑家視為恥辱趕出家門的,那天晚上和我在一起,你是第一次,不管是什麼原因使你被人算計,你都無法否認那天晚上我們之間發生的事。

樓司城走近一步,不自覺的抬起手用拇指抹去薑顏臉頰上的淚珠。

冇有進一步的試探,也冇有強迫對方,他隻是想讓薑顏認清楚一個事實。

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無法被抹去,也不需要羞辱承認。

“所以,這個孩子就是那天晚上的產物,對嗎?”

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樓司城雖然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可依舊會不自覺的緊張。

首次上手術檯的時候,他都未曾有過這種感覺。

薑顏早已經淚流滿麵,緩緩的點了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