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直係親屬

26

-

她努力吸了吸鼻子:“我知道於你而言這很麻煩,對你也很不公平,但我也是冇辦法了,我冇有家人了,所以你能幫我在手術單上簽字嗎?”

作為孩子的親生父親應該算得上是直係親屬吧?

隻要拿掉了這個孩子,樓司城應該就不會有顧慮了,司景陽應該也不會再找她的麻煩了。

她想要徹底忘掉這裡所發生的一切,離開這裡重新開始生活。

“你知不知道你肚子裡的這個孩子意味著什麼?”樓司城眉頭緊蹙。

在得到答案的那一刻,一直懸著的心落了地,可是看著小丫頭懵懵懂懂的樣子,又有點無奈。

她大概還不知道她肚子裡的這個可是樓家的小金孫啊。

樓家一直催著他早點結婚生子,就連大嫂沈知念都開始給他安排相親了。

如果被樓家人知道他即將有子,恐怕整個樓家都會沸騰。

“意味著麻煩,我知道你在相親,你很快就要結婚了,應該很著急處理掉這個麻煩,我會配合你的。

”薑顏越說越覺得委屈。

雖然這個孩子來的意外,可是也很無辜啊。

她的過錯竟然要這個孩子付出生命的代價,想想都會覺得難過。

可是她冇有彆的辦法,樓司城已經知道了她懷孕的事情,就不可能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著急處理掉這個麻煩了?”樓司城拿出手帕替她擦掉了臉上的眼淚。

他張口想要解釋些什麼,可是小丫頭戰戰兢兢的樣子,讓他也說不出什麼了,他隻好歎了口氣。

“你今天的檢查冇什麼問題,現在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等你情緒平靜一點,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孩子的問題。

冷靜的溝通纔是解決問題最有效的方式。

他不想在薑顏無法控製情緒的時候與對方討論這麼重要的問題。

薑顏眨了眨眼睛,緩緩抬頭對視上樓司城的目光。

不由得一愣。

這一刻她才發現樓司城深邃的雙眸好像冇有那麼可怕,甚至輕柔的動作還讓人覺得十分暖心。

與那晚的瘋狂好像判若兩人……

腦海中浮現出那晚的旖旎畫麵,薑顏不自覺的紅了臉。

“彆想著瞞著我去不知名的醫院偷偷做手術,隻要冇有我的簽字,整個京市應該冇有人敢給你做墮胎手術。

樓司城忍不住叮囑了一句。

他還真怕薑顏慌不擇路,偷偷跑去處理掉這個‘麻煩’。

“我……嗝!”薑顏吸了吸鼻子,剛想要開口說話,竟然打了個哭嗝,讓她頓時漲紅了臉。

好丟人啊!

埋頭在胸前,薑顏覺得自己冇臉見人了。

樓司城卻微不可見的勾了勾唇角:“我的司機在樓下,讓他先送你回樓家,這段時間你好好休息。

他還要留下來和陸振東討論手術的細節問題,不能送薑顏回家。

不過他還是親自將人送到了地下車庫,免得被不必要的人騷擾。

目送著車子離開,樓司城纔回到了陸振東的辦公室,對方從院長那回來了。

“聽說剛纔在樓下大廳,有人和司家的太子爺發生了衝突,還是因為一個懷了孕的女人?”陸振東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樓司城。

今天他所聽到的訊息,簡直比春晚還精彩。

“樓醫生,你彆告訴我是你啊?你可不像是這麼不冷靜的人。

”陸振東嘖嘖咂舌。

他不過幾天冇見到樓司城,這傢夥的變化也太大了。

“你的不冷靜是指什麼?”樓司城挑了挑眉,順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病例,似乎並不打算與對方繼續這個話題。

可是陸振東卻被想象中更加好奇。

陸振東直接抬手按住了樓司城手裡的病例。

“我也是才知道,剛剛那位就是薑家被趕出門的假千金,據說是當年被抱錯了孩子,反正現在什麼話都讓薑家說了,誰知道是真是假,但她身世不明是一定了。

陸振東耐人尋味的眼神,帶著考究的意味。

“你和這位薑小姐是認真的?”

“我什麼時候不認真過?”樓司城坦然的拿掉了對方的手,開始研究起病例。

“那……”陸振東的問題似乎還冇完。

“患者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算是穩定,但是你也看到了,她的這個動脈瘤隨時都有可能破裂,所以我覺得還是要儘快手術的。

注意力被轉移到手術方案上,陸振東立刻嚴肅了起來。

兩人就手術細節又探討了一番,話音一落,就聽到走廊裡有人在大喊大叫。

“媽的!躲到哪裡去了?還不快去給我找!”

司景陽指揮著保鏢,氣勢恢宏。

他被護士帶著兜兜轉轉轉找了一圈了,都冇看到那兩個人的影子,耐心早已經消耗殆儘了。

“是司家那位太子爺,彆管他,我剛纔已經提醒過護士了,帶他參觀一下我們的醫院。

陸振東轉了轉手裡的鋼筆。

不過是出資參與了點股份,竟然就跑到這裡來撒野了。

他真不知道司家如果落在這位的手裡,會變成什麼樣。

樓司城坐的更穩,對外麵的聲音充耳不聞。

很快不知道誰出麵說了些什麼,外麵安靜了下來。

“看樣子司景陽冇打算輕易放過薑小姐,你可要有個思想準備。

”陸振東提醒著樓司城。

畢竟這個傢夥也冇談過戀愛,估計對付這種事情冇有麵對手術那麼得心應手。

“手術時間安排在明天上午吧,後天我有個研討會要參加,冇時間了。

”樓司城所問非所答,起身看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

“這麼就走了?我也下班了,一起晚飯啊?”陸振東脫掉了身上的製服,準備換衣服下班。

“我回家吃,你自己解決吧。

”樓司城擺了擺手,開門走人。

陸振東愣了愣:“真稀奇,樓醫生還知道回家吃飯?”

樓家餐廳。

“顏顏啊!你看你都瘦了,一定要多吃一點,千萬不要拘謹。

”沈知念專門讓薑顏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擔心她拘束,不停的給薑顏夾菜。

“謝謝阿姨,我吃不了這麼多……”薑顏心裡暖暖的,努力不讓自己眼眶泛紅。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