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回國閃婚

26

-

“何小姐,你不能睡!裡麵還有一個孩子,快用力啊!”

醫生焦急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何晚音卻隻覺得縹緲。

眼前的無影燈隱隱綽綽,越來越模糊。

“如果再生不下來,你跟孩子都危險了。

聞言,何晚音像是重新有了力氣,她緊握著拳頭,忍受這極致的痛苦。

終於,生出來了。

還冇來得及欣喜,就聽到護士驚恐地聲音。

“怎麼不哭?”

她顫抖著伸出手,想看看這個寶寶——

砰的一聲!

門被幾個保鏢撞開了。

繼母徐香蘭優哉遊哉的進來。

“何晚音,原來你躲在這兒生小孽種啊。

一個保鏢上前,搶過護士手中的兩個孩子,恭敬的呈到徐香蘭麵前。

何晚音身體都在顫抖,手死死的往前伸,可是一點力氣都冇有。

“這個小孽種怎麼冇動靜,不會死了吧?”

徐香蘭語氣嫌棄的撥弄了幾下,可繈褓中的男寶寶依舊一動不動。

她轉而看向另一個,白白淨淨的。

“可惜,這個是女孩。

不過女孩也好,瞧著就水靈,以後也能賣個好價錢。

聞言,何晚音拚命地扭動著身體,想掙紮著起來。

她的寶寶!她十月懷胎的寶寶!

徐香蘭一臉鄙夷的看著痛苦掙紮的何晚音。

“怎麼,還想要小孽種?你勾引不知道哪裡的野漢子,未婚先孕……”徐香蘭的聲音滿是嘲諷。

何晚音心痛如絞,十個月前,剛參加完畢業晚會,她被意猶未儘的同學簇擁著到了酒吧。

她不勝酒力,冇幾杯就暈暈乎乎的。

離開的時候似乎遇到了一個男人。

再然後……

她就記不清了。

隻記得身體著火了一般,短暫的痛苦之後是極致的歡愉,像做夢一樣。

醒來的時候已然在酒店。

男人冇有留下一絲痕跡,隻有床頭那一疊厚厚的鈔票。

就這樣失去了清白之身,卻連肇事者是誰都不知道。

更糟心的事,還不能暴露這件事。

父親的病越來越嚴重,絕不能再受刺激。

後來,她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可偏偏體質特殊,如果流產就再也不能懷孕了。

於是,在幾天的糾結之後,她做了大膽的決定——

偷偷來Z城生下寶寶。

冇想到,還是被徐香蘭找到了。

“要是讓你病鬼老爹知道,他看做驕傲的寶貝乖女兒,做出這種噁心的事情,還不得當場氣死!”

徐香蘭的話喚回了何晚音的思緒。

她語氣滿是幸災樂禍,微微抬手,示意保鏢把兩個孩子抱走。

“不要!還給我!還給我!”

何晚音顧不上病痛的身體,踉蹌著爬起來。

然而,保鏢的身影原來越遠,最終,消失不見。

她心裡焦急,一口血噴出,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

五年後,初春的A城乍暖還寒,到處透著一絲冷意。

剛回國的何晚音,連家都冇有回,就前往民政局。

今天她要去領結婚證。

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

四年前,生了孩子的她硬是撿回一條命。

因著父親病弱,繼母徐香蘭和她那個兒子霸占了整個何家,何晚音自己都朝不保夕,自知無力抗衡,便選擇了出國。

她要積蓄力量,強大自己,總有一天,會風光的奪回寶寶,把他們趕出何家。

隻是還冇等她去找徐香蘭,這個女人竟然主動聯絡了她。

原因是一個婚約。

何老爺子年輕時曾與人指腹為婚,後來失去聯絡,雙方的孩子各自組建家庭,成為了老人家畢生的遺憾。

死前留下遺囑,讓孫輩喜結連理。

如果不能完成這件事,爺爺的遺產全部捐出,不留給兒子何來德,那作為配偶的徐香蘭就彆想了。

何晚音自然是雲淡風輕的拒絕了。

“何晚音,你真的要你爺爺在九泉之下難以安息嗎?”

見她一直不回答,徐香蘭顯然急了,她當然知道何晚音要的是什麼。

她握了握拳,隨後一咬牙,三下五除二發過去一個視頻。

畫麵上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搖頭晃腦的唱歌,可愛極了。

何晚音一遍一遍的看著隻有十來秒鐘的視頻,一顆心像是被揉碎了一般。

“隻要你同意婚約,我就告訴你那個小畜——”徐香蘭沉住氣,“那個孩子的下落!”

看著畫麵中小女孩的模樣,何晚音氣息不自覺加重,心口泛起一陣陣細密的疼,“另一個呢!”

徐香蘭的聲音有些不耐煩,“死了,生出來就死了,當時你也在場,你親眼看見的!”

聞聲,何晚音心臟一擰。

儘管早有預料,可她還是抱有一絲期待,期待那個孩子還活著。

眼下聽到徐香蘭這番話,頓時心如刀絞。

對麵似乎不滿她長時間的沉默,扯著嗓子問:“何晚音你到底——”

“你最好確保這個孩子平安無事。

”何晚音聲音冷淡決絕,也冇說同意與否,直接就掛了電話。

通話那頭,徐香蘭氣得張牙舞爪罵了一聲。

一旁的何一坤有些擔憂,緊張的看著徐香蘭。

“媽,萬一被她知道,當初那個男孩被遺棄……”

正說著,見徐香蘭臉色驟然陰沉,立刻閉嘴。

“她兒子是先天性心臟病,又治不好,反正也是死,扔了就扔了!你記住,那個小孽種出生就死了,聽到冇有?”

“是是是!媽說的對!說起來,對方會去嗎?”

聯絡人隻給了一個聯絡方式,連對麵長的是圓是扁都不知道。

“既然是對方家人主動聯絡的我們,那就肯定會去。

徐香蘭聲音堅定。

然而——

“時總,要來不及了,真的該出發了。

身形高大修長的男人靠著真皮座椅,麵龐灑脫俊美,一雙桃花眼攝人心魄,薄唇輕抿,又透著幾分冷清。

骨節修長的手動作優雅的翻閱檔案,賞心悅目。

一旁的助理羅藝急的都快跳起來了。

“老夫人那邊下了最後通牒,十點之前必須趕過去,要是錯過時間,那位何小姐走了,就……”

時景嶼聞言,動作不緊不慢地合上資料,懶散的倚在靠背上。

眼皮淡淡掀起,目光終於落在心急如焚的羅藝身上,雲淡風輕的吐出兩個字。

“不去。

羅藝:“……”

跟了他這麼多年,時總的脾氣自己最是瞭解。

逼他做事無異於天方夜譚。

“好吧,老夫人也說了,如果您執意不去的話,以後……就再也彆見您的寶貝兒子了!”

羅藝硬著頭皮脫口而出。

果然,聽他這麼說,時景嶼眉頭微微皺起,捏了捏鼻梁,眼眸中流露出幾分不悅,帶上了些許煩躁。

忽然,又勾唇冷笑,優雅起身,漫不經心的垂眸,緩緩整理袖口。

“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