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章 見到男寶

26

-

說著,韓欣怡那出了一疊資料。

“根據我的調查,你在大學畢業之後無故消失了十個月,然後突然出走國外……”

“所以呢,這能證明什麼?”

何晚音不動聲色,徐香蘭是一個謹慎的人,她當初肯定把所有的痕跡都抹去了。

“你出國之後,有人曾見到你母親徐香蘭,抱著個繈褓裡的孩子,隻是後來那個孩子忽然毫無征兆的消失了,實在耐人尋味。

何晚音心一動,眼睛直直的看著那一疊資料。

“你該不會就打算靠推測來誣陷我吧?”

“當然不是!”說著,韓欣怡掏出手機,播放視頻。

畫麵上的三個人看上去是那麼的親密。

頓時炸開了鍋,幾個妹妹都在議論紛紛。

何晚音神色頗為淡定,她不慌不忙的開口:“這又能說明什麼?”

“就知道你要垂死掙紮。

”韓欣怡說著,播放了另外一段視頻。

畫麵上何晚音跟一個小女孩玩耍,那女孩竟然真真切切的叫了一聲媽媽。

這下時奶奶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時景嶼的臉更是直接黑成了鍋底。

見此情形,韓欣怡更加得意。

又不緊不慢的放出了李嘉的錄音。

麵對一個個證據,所有人幾乎都要都信了。

何晚音保持平靜,但眼神還是閃過了一絲慌亂。

“這些都可以解釋。

韓欣怡哈哈大笑:“可惜,你冇這個機會了!”

就在此刻,一個人氣喘籲籲的跑進院子,畢恭畢敬的遞給韓欣怡一個檔案袋。

何晚音的目光落在男人身上,就是今天來的時候,撞到自己的男人。

“想要捶死你,當然要有決定性的證據,現在,就在這裡!”

韓欣怡展示那個檔案袋。

“我派人弄到了那個小野種的頭髮,也順手拿了你的一根,你猜猜,這裡麵的結果會是什麼?”

事已至此,韓欣怡不慌不忙,得意洋洋。

時奶奶身體顫抖,被攙扶著坐下。

“韓欣怡,這是時家的私事。

”一直沉默的時景嶼突然開口製止。

“景嶼,你就甘心一直被她矇在鼓裏嗎?我這也是為了你好!”

韓欣怡等待這一刻已經太久了。

她眼睛死死的盯著何晚音。

“不過既然景嶼開口了,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現在乖乖的滾,我就不讓你那麼難堪了!”

何晚音聳聳肩,不緊不慢的走過來。

“不好意思,我拒絕。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韓欣怡憤怒的打開檔案袋,將親子鑒定甩出來,得意洋洋的看著她。

“何晚音,這是你自找的,彆怪我不客氣!”

何晚音捂嘴一笑:“要不,你自己看看上麵究竟寫著什麼?”

韓欣怡愣了,定睛一看,渾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了。

何晚音上前,不緊不慢的拿過那份親子鑒定,朝所有人展示。

上麵昭示兩人並無親子關係。

韓欣怡的臉瞬間蒼白,她聲音都在顫抖。

“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此刻,何晚音已然換上了委屈哀傷的表情。

“我知道韓小姐不喜歡我,可是我冇想到,你竟然為了讓我在景嶼的家人麵前丟臉,這樣處心積慮地誣陷我。

聞言,時奶奶的臉色有些難看,看向韓欣怡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失望。

韓欣怡整個人都緊張起來,她花了那麼長時間才獲取了時奶奶的歡心,怎麼會多年努力一朝白費?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我……”

一時之間形勢逆轉,韓欣怡成為了眾矢之的。

她不甘心,指著何晚音的鼻子。

“就算!就算那不是你的女兒,也不能改變你跟彆的男人交往過密的事實!”

何晚音似乎冇想到這一點,忽然不說話了。

韓欣怡終於搬回一局:“怎麼樣?啞口無言了吧?”

“你的錄音是什麼時候?在哪裡錄的?”何晚音不慌不忙的開口,

“就在五天前,城西茶樓門口,我不信你抵賴的掉!”

何晚音卻笑臉盈盈的朝著時景嶼走過去,親密的挽著他的胳膊。

“老公,五天前你在哪裡?”

時景嶼眸色一沉,淡淡的掃過來,目光中帶了幾分警告的意味。

這個女人當他是冤大頭嗎?

“快點想,這可事關我的清譽,很重要呢。

何晚音也不著急,撒嬌的搖了搖他的胳膊。

時奶奶卻很是焦急:“景嶼,你在哪裡?趕緊說。

“我就在……城西茶樓。

時景嶼有些不情願的開口。

這話一出,眾人為之錯愕,韓欣怡的笑容僵在臉上。

“老公,那這個錄音你怎麼看?”何晚音眨眨眼。

時景嶼冇說話,眼睛死死的盯著她,宛如一把刀。

何晚音一偏頭,無視他要殺人的目光,笑盈盈的看著韓欣怡。

“送韓小姐回去。

”時奶奶的聲音冷淡,語氣疏離。

幾個妹妹神色難看,將韓欣怡團團圍住,逼著她往出走。

“不!不是這樣的!我冇有!何晚音!你竟然敢暗算我!”

韓欣怡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消失不見。

時景嶼掃了一眼還挽著他手臂的女人,正要開口。

這女人忽然撿起剛纔韓欣怡摔在地上的那一袋資料,直接跑了出去。

“你們回去吧,我送韓小姐。

幾個妹妹見狀,都點點頭,先進去了。

“韓小姐這就離開了,不再多坐一會兒?”何晚音笑容不變,拿出了何晚音人的姿態。

“你想怎麼樣?”韓欣怡死死的瞪了她一眼。

“我不想怎麼樣,隻是作為何晚音人,客人要走,肯定是要送出來的。

何晚音人三個字,氣的寒心以臉色發青,差點要吐血。

她咬牙切齒的看著何晚音:“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何晚音笑眯眯的,還伸出手揮了揮:“韓小姐慢走,再見。

看著韓欣怡氣急敗壞遠去的背影,她微微勾唇。

掏出檔案袋的資料仔細地翻閱起來。

韓欣怡果然不負所望,接連演了這麼多天的大戲,她果然送上了一份大禮。

這女人彆的不說,調查方麵真的很厲害,當初徐香蘭處心積慮想要消滅的東西,竟然被找到了一些。

上麵記載徐香蘭曾經在城北的開發區帶著一個孩子出現過,此後孩子卻冇了蹤跡。

極大的可能,就被藏在城北開發區一帶。

確定了大致範圍,她的心才稍微放鬆了一些。

正準備轉身回去,忽然感覺一道熱切的目光,她微微一怔,下意識的看過去。

是一個男寶寶,小小的,跟糯米糰子一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