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8章 你可以繼續

26

-

徐香蘭定了定心神,走過去透過貓眼看外麵,隨即不耐煩的打開門。

“不是說過了,冇事不要過來。

門外的何瑞坤鬼鬼祟祟的跑進來,他將手搭在唇邊:“噓!媽你小聲一點。

彆讓人聽到了。

徐香蘭真是恨鐵不成鋼:“你又去賭博,被人家追債了吧?”

“最近手氣不太行……”何瑞坤有些憤憤,“要是都像上個月那樣……”

“行了,趕緊走,這個地方絕對不能被髮現。

“媽,你就讓我在這躲一會兒吧。

或者你把錢給我……”

看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徐香蘭氣的暴跳如雷。

“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東西?”

這裡可是她最大的護身符,絕對不能出意外。

於是憤憤的掏出一張卡:“這裡麵有十萬塊,記住,以後冇事千萬不要過來。

“怕什麼?”何瑞坤無所謂,“開發區人本來就少,這個閣樓也不在規劃中,到時候人去樓空誰都找不到。

徐香蘭懶得跟這個不爭氣的兒子浪費時間,三言兩語把他打發走了。

小姑娘默默的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兩隻滴溜溜的大眼睛轉了幾下。

突然,頭上就被拍了一下。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想跑出去,冇門!”

徐香蘭把對何瑞坤的氣全都發泄在了她身上。

然後罵罵咧咧的離開了,走時還不忘把門反鎖。

隨著徐香蘭的離開,屋子又安靜下來。

與其說是屋子,更像是一間簡易的毛坯房。

裡麵除了一張床和桌子,什麼東西都冇有。

四周的門窗被封的死死的,光照都不容易透鏡來,整個屋子裡陰沉沉。

小姑娘默默的爬到床上,將身體蜷縮起來。

自從有記憶以來,她就一直都在這個地方。

媽咪……

她又想到了視頻對麵那個溫柔漂亮的女人。

不知道媽咪什麼時候能找到她。

她真的好想抱著媽咪,感受她的體溫。

想著想,著鼻子一酸,竟然抽噎起來。

……

何晚音的心忽然一陣刺痛。

她忍不住停了下來。

一旁對台詞的園園關切的看向她:“音音姨姨,你怎麼了呀?身體不舒服嗎?”

何晚音擠出一絲笑容:“冇什麼。

看著眼前乖巧的園園,她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女兒。

雖然女兒永遠笑容甜美,可眼睛裡卻總是會流露出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悲傷。

“音音姨姨,你要是身體不舒服的話,我們改天再對台詞吧。

何晚音想了想,也好,自己狀態這麼差,肯定會影響到園園的。

離開了葉曉家,何晚音正準備回去,

在路上,遠遠的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

李嘉打扮的人模狗樣,釋放自己的魅力。

何晚音:“……”

“上次在茶樓見完麵也有好多天了。

李嘉慢慢的靠近,手不安分的落在她的肩膀,然後慢慢往下滑。

五年過去了,李嘉還是一點都冇變。

要演的戲已經演完了,冇必要再跟他屈與委蛇。

何晚音正要開口,李嘉卻搶先一步。

“最近我工作調動去城北開發區那裡,恐怕冇有太多的時間陪你,不如交換個聯絡方式?”

他說著,手已經劃到了何晚音的手腕,似有若無的摩挲著她的皮膚。

“城北開發區?”

何晚音原本要拒絕,此刻卻突然停了下來。

“對啊,你也知道,我們物業公司嘛,肯定會到處調動。

李嘉毫無防備,實話實說。

何晚音思忖片刻,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好呀。

看著拿到手的聯絡方式,李嘉心花怒放。

五年前他搞不定何晚音,五年後還能搞不定?

“我對城北開發區挺有興趣的,你要幫我多留意哦。

何晚音聲音甜美,語氣溫柔,李嘉被迷的暈頭轉向,歡歡喜喜的走了。

此時的城北開發區——

那座簡易閣樓上,女孩嘴唇顫抖,不停的抽噎著。

然而,越哭越委屈,到最後索性直接放聲大哭。

“彆哭了,你很吵。

突然一個磁性而好聽的聲音響起。

小女孩被嚇了一跳,這聲音好像是從樓下傳來的。

可是這屋子被徐香蘭改裝過,隻有最高處開了一個小小的天窗,上麵佈滿了鐵欄杆。

她爬不上去,歪著頭想了想,放大聲音。

“在說我嗎?”

這聲音猶如夏日的冰激淩,直接融化在時景嶼心上。

從前他一點都不喜歡小孩子,有了兒子之後,他覺得自己唯一能接受的小孩就是兒子。

可是這個小姑娘儘管連麵都冇見過,這嬌滴滴軟萌萌的聲音,讓他的不悅煙消雲散。

“我在思考,不準吵。

時景嶼立刻將這樣的想法清除出腦海,語氣帶了幾分嚴肅。

小女孩眨巴著眼睛,突然覺得更委屈了,但她依舊抽抽噎噎的迴應。

“對不起嘛,我不吵了。

接著,果然一點響聲都冇了。

見小女孩這麼乖巧,時景嶼突然有點不好意思。

自己語氣太重,把她嚇到了?

“咳咳。

”他輕咳了兩聲,又給自己找補,“我不是在凶你。

上麵一點聲音都冇有,難道這小丫頭生氣了?

時景嶼皺起眉頭,自認為語氣已經夠溫和了。

這要是自家的臭小子,他可比這嚴格多了。

時景嶼轉身,打算換一個安靜的地方。

可走出幾步又停了下來,下意識到回頭看向這一座閣樓。

小女孩乖巧清甜的聲音又重新在耳畔迴盪。

若是平常的他,根本不會為無關的事情逗留。

可不知怎的,此刻竟然情不自禁的開口。

“我說重了,你可以繼續。

話音未落,閣樓上便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時景嶼:“……”

這動靜,跟時遇那個臭小子一模一樣。

“你為什麼會被關在閣樓上,是不是不聽話?”

“纔不是!”

一個帶著哭腔的小奶音響起,似乎憤憤不平。

見小姑娘不哭了,時景嶼默默的鬆了一口氣。

“那是因為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