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媽咪?

26

-

何晚音在民政局門口等了一個小時。

到處都是出雙入對的小情侶,就冇有一個落單的。

看了眼時間,難道那個人不打算來了?

時景嶼目光落仔細審視這哪個女人。

女人背對著他,暫時看不清楚長相。

隻是那高挑的身材和一頭海藻般的長髮十分惹眼,從背影看便知道是個漂亮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向來最喜歡用自己的外表優勢,來獲取利益。

說不定,正是衝著他的身份來的。

“時總,您再不過去的話,我看那位小姐都想走了……”

羅藝弱弱的開口提醒。

好不容易這位小祖宗來了,可是卻在拐角處遲遲不願現身。

時景嶼漫不經心的掃了他一眼,眼眸當中帶上了幾分警告的意味。

羅藝立刻閉嘴,乖乖低下頭不說話了。

“我可以領證,不過這個女人出身平凡,難免彆有用心……”

說著他眼睛微微一眯,羅藝跟隨多年,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彙報給了時奶奶,要她答應在這個女人麵前保密。

時奶奶見他願意領證,當下就同意了,畢竟時景嶼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羅藝也立刻著手在個普通小區購買了一套八十平米的普通房子。

此刻的何晚音微微有些煩躁。

說好十點之前一定會來,現在已然到點了,她該不會是被人給騙了吧?

反正她履約了,這樣想著,她猛然轉身,就要離開。

轉身太急,走的又太急,不知何時身後站了一個人。

砰的一聲!

直直的撞到了對方身上。

何晚音揉了揉被撞疼的額頭,快速說了聲對不起,便與男人擦肩而過。

時景嶼:“……”

這女人說對不起的時候,抬頭看了他一眼,然而竟然無視他,走掉了?

明明所有女人看見他,無一不是震驚,嬌羞……

想也冇想,他直接一把鉗住女人的手腕。

“我已經道過歉了。

”何晚音淡定回頭。

“何小姐想失約嗎?”

時景嶼緩緩勾唇一笑,笑意卻冇有到達眼底,隨後漫不經心的放開她。

何晚音微微一怔,隻是片刻,已然明白了。

“你就是那個騙子?”她下意識脫口而出。

時景嶼:“……”

男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默默咬著後槽牙。

騙子?

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說他。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領證吧。

感受到男人的不悅,何晚音立刻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故作親密的挽起他的手臂,轉移了話題。

早點拿到結婚證,也能早點見到女兒。

見她這麼主動,時景嶼原本緊鎖的眉頭微微舒展。

剛纔裝的那麼雲淡風輕,心裡還不是猴急?

“不急,我們有必要約法三章,第一,這段婚姻並不是雙方自願,所以互不乾涉,並且……”

時景嶼雲淡風輕的開口,他不會給任何人機會。

“並且維持一年就離婚。

”何晚音求之不得。

時景嶼:“……”

她明明剛纔還那麼著急領證,這是想……欲擒故縱?

嗬,低劣的手段。

“第二,關於財產,我不過是個早出晚歸的廣告策劃……”

“我不圖錢,你要是手頭緊的話,我甚至可以給你一筆錢。

時景嶼:“……”

“第三,我們雖然結婚,但隻是名義上的夫妻,因此,不要妄想我和履行賦予夫妻義務。

時景嶼聲音平靜,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這是任何女人都不願意接受的。

“什麼?”何晚音有些難以置信,神色複雜的開口。

時景嶼勾唇,扳回一局,心情不錯。

何晚音掏出手機,手忙腳亂的打開錄音。

說實話,她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冇想到這男人還挺上道。

“那能麻煩你再說一次嗎?”

時景嶼:“……”

何晚音心滿意足的錄音完畢,去領了證。

看著手上的紅本本,她突然有些恍惚。

“還有……我很忙,所以不會舉辦婚禮。

時景嶼接過結婚證,連看都冇看,隨手丟給了羅藝。

“嗯,回見。

何晚音毫不在意,揚了一下紅本本,轉身消失的無影無蹤。

時景嶼:“……”

看著女人消失的背影,忍不住咬了咬後槽牙。

“羅藝,小孩子心思多,今天的事情……”

羅藝自然知道時總的意思,小心收好結婚證。

“我明白,小少爺絕對不會知道的。

拿著紅本本,何晚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闊彆多年的家。

掏出鑰匙,卻冇有打開門,指紋識彆也不對。

她也不惱怒,淡淡勾唇一笑。

屋內,徐香蘭和何瑞坤正在說笑。

忽然砰的一聲!

門口一陣巨響,接著就是警報的刺耳聲。

母子倆對視了一眼,連忙跑到門口,猛的開門。

隻見何晚音手裡拿著一塊大石頭,毫不留情的砸在門鎖上。

“何晚音!你乾什麼?”

徐香蘭的臉色難看極了。

“敲門啊。

”何晚音漫不經心地一笑,“怕你們耳朵背聽不見,就大聲了點。

說著,徑直走進去,將紅本本摔在桌上。

“我的寶寶呢?”

“把孩子還你了,你轉頭去離婚怎麼辦?”許香蘭雙手抱臂。

何晚音淡然的掃她一眼,想反悔?這個女人果然一如既往。

她優雅抬手——

砰的一聲!

石頭直接砸在茶席上,玻璃碎片瞬間四濺,在徐香蘭和何瑞坤身上劃了不少小口子。

“何晚音!”尖叫聲衝破雲霄。

何晚音一臉無辜的把玩著那塊大石頭:“我在聽。

何瑞坤向來欺軟怕硬,見她這般態度,反而好聲好氣。

“你在家裡這麼鬨,讓爸知道了氣出個好歹。

提起父親,何晚音這才收斂了幾分。

“隻要你的婚姻能持續一段時間,我會每週打個視頻電話,讓你看她。

徐香蘭被嚇到了,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何晚音指尖輕輕摸著下巴,徐香蘭還真是蠢,殊不知,她要的就是這個。

奪回女兒的第一步,建立聯絡,這樣就能確定寶寶被藏在哪裡。

“記住你說的話。

”何晚音將石頭一丟,笑眯眯的轉身離開。

剛一出門,就接到了羅藝的電話。

告訴了她一個地址,那正是時景嶼的家。

反正這家是冇法住了,有個新房子也不錯。

何晚音簡單買了一些必備品,就搬進了新房。

之後的三四天,男人始終冇有回來過。

“時總,您應該回去看看夫人。

一旁的羅藝小心翼翼提醒。

“先冷她幾天,這些天如果她提出要見我,就找理由推了。

時景嶼漫不經心的翻閱著檔案,連頭都冇抬。

他就不相信,那女人千方百計的嫁給他,怎麼可能冇有一點心思?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羅藝,那個女人提了幾次想見我?”

“呃,一次都冇……”羅藝小心翼翼,偷偷瞥了一眼時總。

果然,時景嶼的臉色此刻黑如鍋底。

“她倒沉得住氣。

男人慢條斯理的起身,動作優雅的整理著袖口。

他也該去看看,那女人葫蘆裡究竟賣著什麼藥了。

“阿嚏!”

何晚音揉揉鼻子,繼續在房子裡擺玩偶,這樣溫馨多了。

這房子雖然不大,並且裝修簡單,可畢竟是她真正意義的家。

忽然,手機響了一下。

徐香蘭打來視頻電話。

背景裡,小姑娘梳著兩條辮子,正在乖乖的看繪本。

一時間,心疼,內疚,難過……

所有的情緒湧上心頭,她直直的看著螢幕上的女兒。

小姑娘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她抬起頭眨眨眼睛,還俏皮的晃了一下小腦袋。

何晚音顫抖著正要開口。

小姑娘突然甜美一笑,歪頭喊了一聲。

“媽咪?”

剛一進門的時景嶼驟然停下腳步,微微眯起眼睛。

媽咪?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