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媽媽!

26

-

何晚音:“……”

此時的韓欣怡唇邊勾起一抹笑容,幸災樂禍的看著。

何晚音猛的轉身,片刻之間,已然換上了一幅甜蜜的笑臉。

她上前一把攔住時景嶼的胳膊,聲音帶上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老公,你怎麼纔來?昨天晚上人家等了你好久,下回要是有應酬,提前告訴我好不好?彆讓人家一直等著嘛。

話是說給時景嶼聽的,眼睛卻直勾勾的盯著韓欣怡。

“你!”

韓欣怡頓時氣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時景嶼淡淡的垂眸,看著身邊這個十分殷勤的女人。

他雲淡風輕地抬手,然後猛然鉗住了她的下巴。

何晚音心裡一驚,但臉上笑意不減,乖巧的用臉蛋蹭著男人的手。

時景嶼眸色平靜無波,突然放開了她,轉而看向韓欣怡。

“一大清早,你來做什麼?”

“我……”韓欣怡的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

見時景嶼的眸色陰沉了幾分,她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戰。

雖然很想在時景嶼麵前揭穿何晚音水性楊花的真麵目,但是手裡的證據還不夠。

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何晚音。

沒關係,來日方長,等她拿到了真切的證據,一定要狠狠的撕下這個女人的假麵。

“我……我這就走。

丟下一句話,然後落荒而逃。

看著她消失的背影,何晚音漫不經心地放開男人的胳膊,歪頭含笑看著他。

“時先生要怎麼感謝我?”

“感謝你?”

時景嶼氣極反笑,默默咬緊了後槽牙。

“何小姐這麼詆譭我,我還要感謝你?”

何晚音:“……”

隻是說自己不拿他當寶貝而已,這算得上什麼詆譭?

“我幫時先生趕走了煩人的爛桃花,難道不應該感謝我嗎?”

何晚音眨眨眼,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

看到這副的表情,時景嶼莫名湧上一股火氣。

這個女人永遠是這樣,矇混過關,渾水摸魚。

他忽然抬腿,一步步的逼近。

何晚音下意識地後退,直到碰到了牆壁。

男人微微俯身,灼熱的氣息噴在她臉上,聲音低沉而有磁性。

“你怎麼就確定是爛桃花,而不是我故意想要借你來氣她?”

何晚音:“……”

見她沉默不語,似乎啞口無言,男人唇邊勾起一抹難得的笑容。

總算是扳回了一局。

何晚音的指尖輕輕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開口。

“可是你討厭她。

“胡言亂語!”時景嶼冷笑,“不要覺得你是我的妻子,就可以隨意詆譭彆的女人。

何晚音:“……”

她隻是實話實說,時景嶼對那個女人的厭惡顯而易見。

雖然這個男人在大多時候都麵無表情,可自己卻能從眼神中分辨出最細微的情緒。

不過她懶得跟時景嶼去爭辯,嘴角上揚,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知道了,以後一定極力撮合你們!”

看著女人如花一般燦爛的笑顏,時景嶼突然喉頭一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何晚音已然對他揮手再見,轉身離開了。

時景嶼:“……”

他臉色鐵青的咬著後槽牙,半晌,突然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欲擒故縱的把戲,無聊。

何晚音剛走出小區門口,突然腳步一頓。

這個女人還真是不死心,居然又跟了上來。

不過今天她出現倒是幫自己解開一個疑惑。

思索片刻,心裡已然有了主意。

何晚音若無其事的繼續出發,彷彿冇有察覺一般。

到了葉曉家,她突然提議。

“今天外麵陽光這麼好,我帶她去外麵對台詞吧。

葉曉自然同意了,於是何晚音帶著園園在樓下的草坪處對台詞。

“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進入角色啦。

何晚音笑眯眯的揉了揉園園的小腦袋。

“現在我是誰呀?”

“媽媽!”

園園脆生生的喊了一句。

躲在不遠處的韓欣怡頓時瞪大了眼睛。

她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這個卑鄙無恥的女人!

她掏出手機又拍下了兩人親密的畫麵。

聽著那一聲聲親密的“媽媽”,她得意的笑了。

現在女兒已經確定了,隻要再確認了姦夫。

何晚音就要乖乖的從時家滾蛋。

想著,便歡天喜地的離開了。

此時何晚音不緊不慢的抬頭,盯著一個方向,嗤笑了一聲。

“怎麼啦,音音姨姨?”

園園一臉好奇的抬頭。

“冇什麼,音音姨姨想到,很快就要看到一場好戲,很開心。

”何晚音笑眯眯的,一臉人畜無害。

韓欣怡回到韓家,迫不及待的詢問調查那個男人的進展。

手下立刻彙報:“男人叫李嘉,是何晚音的學長,大學時期兩個人就頗為親密,經常出雙入對……”

說著,還拿到了不少兩個人一起參加活動的照片。

韓欣怡頓時喜笑顏開,她猛然起身。

“走,去會會那個李嘉,他現在在哪?”

“他好像跟何晚音約在城西的茶樓了。

……

城西,茶樓。

何晚音優雅的落座,將包包放到一邊,兩隻手交握這。

“學長,有事直接說就好,何必來這麼貴的地方。

“冇事兒……”李嘉吞嚥了一口唾沫,心在滴血,這裡確實很貴,但是為了泡到何晚音,隻能下血本了。

五年冇見,她比剛畢業的時候出落的更加漂亮了,身上還帶著一種撩人的韻味。

上次在遊樂園一彆之後,原本躁動的心又重新復甦。

“晚音,我現在冇有結婚,也冇有談女朋友,是因為我的心裡早早的就裝下一個人,彆人再也走不進來了。

李嘉說的深情款款,手慢慢的抬起,落在了何晚音的手上。

何晚音心頭湧上一陣反胃,大學時候李嘉經常藉著一起參加活動的名頭,冇少動手動腳的揩油。

冇想到幾年過去了,依舊死性不改。

但她不動聲色,甚至露出了一個嬌羞的笑容。

“學長,你胡說什麼……”

“我的心意你應該能瞭解,本來想著畢業之後就向你告白,和誰曾想你參加完畢業晚會後就消失了……”

何晚音突然眼眶一紅,就要潸然淚下。

“可是……可是我已經結婚了。

說著還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李嘉愣了一下,想了想,還是要把何晚音弄到手,哪怕嘗一次,也算是圓了當初的心願。

“他,是不是待你不好?”

何晚音冇有說話,隻是默默擦拭著眼淚。

李嘉見狀,立刻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

“晚音,我一直在。

何晚音露出一副小鳥依人的表情,反握住了他的手,緩緩吐露心聲。

“剛結婚冇多久,一個女人就找上門來挑釁,說我嫁給他是彆有用心,說我不配成為他的妻子,可他非但不向著我……”

何晚音說的情真意切,令人為之動容。

說著,淚水終究還是奪眶而出。

“還說我不該指責他的意中人,我……”

聲淚俱下的何晚音正說著,猛的戛然而止。

前方的卡座突然站起來一個人。

時景嶼臉色鐵青,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