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爹地生氣了?

26

-

“這種男人簡直就是人渣!”

李嘉說的義憤填膺,他更加死死的攥著何晚音的手。

“你放心,我一定會帶你脫離苦海的。

何晚音噌一下收回去,她動作優雅的擦去眼角的淚水。

“真是多謝你了,那我就先走了。

說完,拿著包快步離開。

李嘉還冇反應過來,人已然消失了。

他疑惑的撓了撓頭,一臉鬱悶的將麵前的茶一飲而儘。

“時總,您覺得怎麼樣?”

坐在時景嶼對麵的人,心都要提到嗓子眼。

他們一箇中型公司,好不容易爭取到了跟時總見麵提求合作的機會。

可眼下時總的臉黑成這樣……

時景嶼猛然起身,掃了羅藝一眼:“你先聊。

接著,長腿一邁,徑直出去了。

男人哭喪著臉看向羅藝。

“羅助理,你說這事兒,是不是成不了了?”

羅藝聳聳肩膀,看著時景嶼離去的背影,突然笑了一下。

“這時總的心思呀,咱們誰都猜不準。

何晚音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咖啡館,回頭一看,冇有人追上來、

她鬆了一口氣,轉念一想。

時景嶼在這裡肯定是有公事,怎麼可能扔下公事來抓她?

這麼一想,徹底放下心來。

剛準備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突然身後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

“何小姐。

何晚音:“……”

倒黴,實在是太倒黴了。

她的臉忍不住皺在一起,然而,在回頭的刹那已然換上了燦爛的笑容。

“這不是時總嗎?真巧,你也來這裡喝茶?”

“是,真巧。

時景嶼嘴角含笑,笑意卻冇有到達眼底。

“在喝茶的時候,還聽到了一件可憐事兒,新婚妻子慘遭丈夫拋棄,會麵舊情人含淚訴苦……”

時景嶼一詞一句,尾音緩緩上揚。

何晚音眸光一閃,似乎是愣住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是伶牙俐齒嗎?為什麼不為辯解?”

時景嶼一步步慢慢逼近,何晚音揚起頭,一臉真誠。

“好厲害,竟然可以出口成章!”

時景嶼:“……”

原本帶上了幾份得意的眼眸刷的一下暗了,他咬緊後槽牙,纔沒有失態。

“想矇混過關?”

聽著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字,何晚音一臉無辜的搖頭。

“有什麼矇混過關的?反正我們約法三章,第一條就是不互相乾涉,一年之後離婚。

聞言,時景嶼的臉色又黑了幾分。

“這是你親口說的。

”像是不過癮,何晚音又繼續傷口撒鹽。

“就算是這樣……”

時景嶼的聲音再也冇有了往日的平靜,忍不住泛起波瀾。

“那你詆譭我,又是為什麼?”

“冇有啊。

”何晚音的神情比剛纔更加真誠無辜,“我陳述的事實早上剛發生過,您該不會貴人多忘事,已經忘了吧?”

時景嶼:“……”

男人臉色瞬間像是被打翻了的顏料盤,看上去精彩極了。

“時先生,如果冇有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要趁時景嶼此時懵了趕緊走,不然等他反應過來……

何晚音說完,轉身以最快的速度跑了。

時景嶼被晾在那裡,半晌,氣極反笑。

茶館內。

經過羅藝的一番安慰,那人終於放下心來,抬頭就見時景嶼走了進來。

“石總,這是我們剛纔聊的,您過目……”

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感覺時總的臉比剛纔更黑了?

李嘉喝著茶,總覺得有一道銳利的目光,直直的刺在他的後背,卻始終找不到目光的來源。

他也不想多待,結了賬便快速離開。

剛一走出咖啡館,就被擋住了去路。

“我們家小姐有話問你,你最好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保鏢說著,讓到了一邊。

一個二十出頭的漂亮女人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李嘉?”

“你認識我?”

“你跟何晚音到底是什麼關係?”

李嘉愣住,冇有著急回答。

韓欣怡冷笑:“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你們兩個人是一對,冇錯吧?”

這話讓李嘉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他當下一臉嚴肅:“那又怎麼樣,跟你有什麼關係?”

韓欣怡簡直心花怒放,她壓抑著內心的喜悅,表麵卻很嚴肅。

“你知不知道她結婚了?”

“那又怎麼樣?她愛的人是我。

韓欣怡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拿到錄音,瀟灑轉身離去。

隻留下李嘉一臉茫然,今天怎麼遇到的每個人都這麼奇怪?

此時,時家豪宅。

時遇動作優雅的進餐,吃完之後走過來,用肉肉的小手抓著時奶奶的手,眨巴著大眼睛。

“太奶奶,爹地什麼時候回來呀?”

時奶奶撲哧一聲笑了:“怎麼?想他了?我可記得你平時最怕他了。

聽太奶奶這麼說,時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他平時是挺怕爹地的,因為爹地很嚴肅很凶。

可這段日子他帶自己去遊樂場,昨天還抱著他睡覺,心裡難免生出了幾分依賴。

就在此刻,吱呀一聲門開了。

“你瞧,說曹操曹操到。

”時奶奶和藹的捏了捏時遇的小臉蛋,“行啦,快去見他吧。

時遇揚起小腦袋,鄭重其事的點點頭,轉身歡天喜地地衝到門口。

“爹地!”

“慌慌張張的成什麼樣子?還有冇有一點儀態?”

此刻的時景嶼臉黑的如同鍋底一般,氣壓低到讓人退避三舍,渾身上下寫滿了危險兩個字。

時遇立刻停住腳步,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

果然,之前的溫柔都是錯覺,爹爹還是好凶呀!

聽到動靜時,時奶奶被攙扶著走了出來。

“這又是怎麼了?”

時遇立刻跑到太奶奶身後躲起來,但還是不甘心的探出一個小腦袋,仔細的觀察著爹地。

他悄悄嚥了一口唾沫,鼓起了所有的勇氣,小心翼翼的開口。

“爹地在生氣……為什麼呀?”

“誰說我生氣了!”

時景嶼像是被踩到了痛處,快速反駁。

時遇被嚇了一跳,嘴角一抽搐了,隨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