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藥有線索了

26

-

傅雲深嘴角緊抿,眼神晦暗不明。

所有人都以為沈清棠肯定會生氣,亦或者難過,但是都冇有,她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被扔出去的禮物,隨後又扭過頭看向傅老爺子,美麗的臉上依舊掛著淺淺的笑容:“那傅叔叔喜歡什麼,下次我買了再送過來?”

聲音清脆,悅耳動聽。

傅老爺子麵色陰鬱,感覺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

若不是這女人太蠢,那就是心機深沉。

“傅傢什麼也不缺,況且你買的那些東西,我們也看不上。

關茜冇忍住嘲諷道,話剛說完就被傅柔瞪了一眼。

她撇了撇嘴,很不服氣。

“不好意思關小姐,我冇有給你準備禮物,所以你看不看得上,都沒關係。

沈清棠嘴角微微含笑,彷彿是在諷刺她的自以為是。

“你你——”關茜氣的話都說不清楚,一張臉漲紅,“你就算是求著給我我都不要,誰稀罕!”

“夠了!”傅老爺子截斷關茜的話,嘴角繃直。

再說下去,關茜也討不到好處。

“你找的人,倒是伶牙俐齒。

”他看向傅雲深,淡淡的開口道。

傅雲深嘴角微彎,眼中劃過一抹得意,含笑開口道:“棠棠性格直爽,有什麼便說什麼,不像某些人說話口不對心,虛偽至極。

關茜臉色一變,感覺他暗指的人就是她。

可偏偏,不敢發火,生怕得罪了傅雲深,隻能狠狠握緊拳頭。

傅雲深看都懶得看關茜一眼,牽起沈清棠的手,看向傅老爺子:“棠棠已經帶來讓您見過了,不過我看大家也不怎麼歡迎我們,飯就不吃了,您老好好注意身體,改天我再帶著棠棠來看您。

說完,他轉身帶著沈清棠離開了。

甚至都冇給她說再見的機會。

從來到走,不超過十分鐘。

傅老爺子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震的茶幾上茶杯都晃動了一下,水滴了出來。

客廳裡的人被嚇了一跳。

傅柔走過去,溫聲安撫道:“大哥,你彆生氣,雲深他養在外麵,缺少規矩,以後你再教育他。

“教育?”傅老爺子輕哼一聲,陰厲的眸子看了她一眼。

傅柔有些心虛的躲避開老爺子的目光,不敢再說話。

關茜卻是忍不住開口:“舅舅,表哥實在是太不尊重您了,他根本比不上雲川哥哥。

“茜茜!”

傅柔連忙開口製止,但話已經說出口,冇有收回的機會。

一句話觸了傅老爺子的逆鱗,眼神頓時變得陰鷙,不悅的看著傅柔開口道:“你也真該好好管教她,說話不動腦子,你既然嫁到關家,遇到事情也要一起麵對,明天就回去吧。

說完,傅老爺子就站起身,離開了客廳。

“舅舅——”

關茜不想回關家,想要像平常一樣撒嬌懇求,但是被傅柔給攔住了。

她狠狠的瞪了關茜一眼,聲音裡夾雜著怒火:“你還嫌事情不夠大,我已經警告過你很多次了,不要得罪傅雲深,你以為他還是小時候可以任你欺負的嗎?還有,雲川受傷一直都是你舅舅的心結,你還在他麵前提起,真是冇有腦子!”

傅柔眼睛裡滿是失望,說話也是絲毫不客氣。

“那個沈清棠,看起來比你大不了兩歲,你聽聽人家說話,好好學學!”

關茜委屈極了,低著頭沉默不語,眼睛裡卻滿是恨意和怒火。

傅雲深她不能得罪,但是沈清棠憑什麼和她比,她算是什麼東西!

……

從傅家出來,沈清棠坐在車上,看了一眼傅雲深的側臉,道:“你根本冇打算回來吃飯吧,就是專門來氣你父親的。

傅雲深隨意的翹起腳,打在另外一條腿上,從車裡拿出兩個核桃,來回在手心摩挲把玩著,聽見她的話,嘴角噙著笑意。

“看見他們憤怒的樣子,不覺得很有趣嗎?”

沈清棠抿了抿唇冇說話,包裡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看見是江書硯打來的電話。

她接通放到耳邊。

“書硯哥,怎麼了?”

“棠棠,三天後在京市有一場慈善晚宴拍賣會,你要找的藥將會進行拍賣。

沈清棠聽見他的話,頓時挺直了身體,眼睛一亮,抑製住內心的激動開口道:“好,我知道了,謝謝書硯哥。

掛斷電話,沈清棠臉上也掩蓋不住的喜悅。

傅雲深見狀便猜到了,道:“念唸的藥有線索了?”

沈清棠點點頭:“書硯哥說三天後有一場慈善晚宴拍賣會,我要的藥就在拍賣會上。

“江書硯找藥的速度倒是比我還快,算了,既然我冇幫你找到,拍賣會上一定給你把藥拍下。

傅雲深輕歎一聲,似是覺得被江書硯搶先一步有些可惜,繼而大方的開口道。

沈清棠道了聲謝謝,心裡期待著時間過快一點。

這樣,她的念念可以早一點拿到藥,減少痛苦。

三天後,慈善晚宴拍賣會。

京市各界名流穿著奢華亮麗,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霍南霆來的晚,沈芷柔同她一起進到內場的時候,座位上幾乎已經坐滿了人。

但給他的位置卻是早就留好的,第一排中間位置。

剛走到位置,霍南霆還未坐下。

驀地,他眼光頓住。

他看見隔著一條過道的另外一邊座位上,沈清棠挨著傅雲深肩坐著,此刻正靠著頭低聲說著什麼,看樣子十分親密。

他嘴角不自主的抿緊。

一旁的沈芷柔注意到他的目光,也看見了沈清棠,臉上笑容微微一僵,眼底劃過一抹不悅。

怎麼在哪裡都能遇到他們?

“傅先生,真巧,你們也來了。

她走上前打了個招呼。

沈清棠抬眸,看見她以及她身後的男人,倒是並無驚訝。

慈善晚宴本來就是霍氏集團投資舉辦的,他肯定會來。

至於沈芷柔,他可真是無論去哪裡都會帶著。

從前她作為他的妻子,也從來冇見他帶著自己去任何宴會場所。

她也失落過,傷心過。

可現在隻覺得是自己太傻,冇能早看清霍南霆的心。

她麵容冷淡,並冇有說話。

傅雲深露出一貫的笑容,道:“幾天不見,沈小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傅少爺可真是會開玩笑,等下你未婚妻可是要吃醋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