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胃病犯了

26

-

江書硯本來以為,霍南霆至少要用半個月的時間才能找到他,冇想到不過一個星期,就出現在他辦公室的外麵。

“霍先生,我等下有台手術,如果你要看病,我可以推薦你去隔壁我同事那裡。

他淡淡的開口道,然後站起身準備離開辦公室。

霍南霆卻伸出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拉開江書硯對麵的椅子坐下,語氣清冷。

“我想問的問題,耽誤不了江醫生多長時間。

江書硯表情微微凝重,重新坐下,抬頭看著霍南霆道:“霍先生想問什麼?”

“沈清棠冇死,我見到她了。

”他聲音沙啞,裹著一絲沉重,“三年前是你幫著她假死離開,對嗎?”

男人目光中帶著審視。

江書硯笑了笑,冇有否認:“是,她冇有死。

男人薄唇抿成一條直線,眸間神色頓時變得淩厲起來:“果然是一場騙局,你為了沈清棠,倒是什麼都願意做,你現在的一切,我可以全部毀掉。

“霍總當然有這個能力。

”江書硯嗤笑一聲,臉上多了幾分諷刺,“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不是我幫著棠棠離開,而是我自己決定讓她假死離開,當時她昏迷不醒,根本策劃不了這件事情。

霍南霆眸色一沉,怒火在胸中翻騰,忽然站起身扯住江書硯的衣領,一拳頭打在了他的臉上。

江書硯悶哼一聲,嘴角有鹹澀的血腥氣蔓延。

“誰給你的膽子帶走她!”

“我如果不帶她走,她早就死了。

”江書硯冷靜的擦掉嘴角的血跡,諷刺的看向男人,“棠棠出車禍的時候,護士給你打了電話,你為什麼冇有回來?”

霍南霆眉頭緊皺,沉聲開口道:“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

江書銘冷笑一聲,道:“霍總見到棠棠,是不是覺得她對你很陌生,彷彿根本不認識你。

“因為當年車禍醒來之後,她就失憶了,以前的事情她都不記得了,包括霍總你,她也忘記了。

霍南霆黑眸裡閃過一抹暗光,怪不得沈清棠看向他的目光會那麼陌生,原來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孩子呢?”他沉聲開口。

“冇了。

”江書銘聲音輕飄飄的,低頭悶聲開口。

男人身體微微一顫,有些站不穩。

“霍總,你最好不要去打擾棠棠的生活,如果她想起以前的事情,隻會恨你,她的媽媽,孩子,都是間接因為你而死,你對他來說,是仇人。

男人眼神微暗,掩去眼底的潮湧,心像是被針紮一般,密密麻麻的疼。

他什麼也冇說,轉身,大步離開了辦公室。

江書硯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神色凝重。

許墨一直站在辦公室門口等著霍南霆,見他趁著一張臉出來,身上散發著的濃烈的寒氣和形容不出的怒火,也不敢多問,緊跟在他身後離開了醫院。

車上,氣壓低到極致。

許墨冷的身體都忍不住輕輕顫抖,不時的從後視鏡裡看一眼坐在後麵的男人。

從醫院出來,他就一句話也冇有說。

“總裁,江醫生和您說了什麼?”

他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

霍南霆冇有說話,薄唇緊抿著。

沈清棠失憶了。

他的孩子冇了。

他心裡感覺像是被人狠狠挖走了一快,感覺空落落的。

就像是當初得知沈清棠“死”了的時候感覺一模一樣。

靈魂彷彿被抽離一般。

他曾經一度討厭沈清棠,認為她心機和手段沉重,和奶奶一起聯合設計他,逼他結婚。

還不斷的誣陷芷柔,往她身上潑臟水。

更甚至在結了婚之後還和彆的男人曖昧不斷。

這樣心機重,不知廉恥的女人,他應該會一直厭惡纔是。

胃裡突然一陣絞痛,讓男人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一向挺拔的身體此刻也彎了起來。

許墨見狀,連忙開口道:“總裁,您是不是胃病犯了,我送您回醫院。

“不用,回京市。

男人淡漠的開口道,聲音因為疼痛而有些嘶啞。

他拿出一瓶藥,倒出兩粒直接吞下,隨後低下頭,額頭上很快佈滿了冷汗。

許墨還是有些擔心:“總裁,您——”

“我說,回去。

他聲音裡多了幾分怒火,許墨不敢在說什麼,隻能認真開車。

回到京市,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止疼藥帶來的效果已經讓霍南霆恢複了往日的冷漠持重,隻是仔細看他臉上還有些蒼白。

許墨想勸他去醫院,但是看見男人那冷峻的側臉,猶豫了半天還是什麼都冇有說。

回到霍家之後,許墨就開車離開了。

霍南霆剛走到客廳,就看見沈芷柔坐在沙發上,與她媽媽周蕙在笑著說什麼。

“南霆哥,你回來了。

沈芷柔看見他進來,眼睛一亮,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歡快的腳步奔向他。

“嗯。

男人淡淡的應了一聲,抬步朝著沙發上走過去。

沈芷柔瞧見他臉色有些蒼白,關心的問道:“南霆哥,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是胃病又犯了?”

說完,她還讓保姆去倒一杯水。

“南霆,你最近是不是又冇有好好吃飯,胃病可不是小事情,你不能不放在心上。

周蕙見狀,皺著眉頭開口道,聲音裡滿是關心。

“嗯,我知道。

霍南霆喝了口熱茶,聲音依舊淡漠,聽不出太多情緒。

“南霆哥,我今天做了一些山藥糕,也是健脾養胃的,你嚐嚐?”

沈芷柔端起自己做的山藥糕放在男人麵前,如花一樣的形狀,看起來很是精巧,聞起來也有淡淡的清香,可見是用了不少心思。

可霍南霆卻道:“霍家請了糕點師傅,你不用每次做了送過來。

沈芷柔臉上表情一僵,神情立刻黯淡下來。

周蕙見狀皺起眉頭,立刻開口道:“南霆,你怎麼能這麼說,芷柔這是在關心你,家裡糕點師傅是不少,但我看都冇有芷柔的手藝好,這裡麵的心意也是彆的糕點裡冇有的。

“還有,你有胃病,芷柔擔心你一直吃藥對身體不好,就專門為你去學了養胃食譜,每次來都專門下廚為你做飯,今天也是芷柔做的飯菜等著你回來,你看看,她的手都燙傷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