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章 惡毒後母和綠茶妹妹

26

-

“伯母,姐姐她也是想找個人依靠,不過南霆哥說姐姐失憶了,可我覺得姐姐昨天對我似乎很有敵意,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沈芷柔輕聲道,表情似乎有些糾結。

周蕙聞言皺起眉頭,道:“你覺得沈清棠是裝失憶?”

沈芷柔柔柔弱弱的道:“不是,也許是姐姐看見南霆哥,覺得他的身份地位都比傅雲深好,像以前一樣想吸引南霆哥的注意吧。

“果然是本性難移,我絕對不會再讓這樣的女人和南霆有瓜葛,芷柔你放心,等南霆心情好一點,我再和他說說,一定將你們訂婚的事情定下來。

周蕙臉上多了幾分怒火,隨後輕拍著沈芷柔的手說道。

“都聽伯母的。

沈芷柔低著頭,看起來十分乖巧恭順。

從霍家離開,沈芷柔臉上的乖巧褪去,眼睛裡劃過狠毒的光芒。

沈清棠,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真失憶還是裝的!

……

清晨,沈清棠開車來到工作室門口。

剛打開門,一雙手就捂住了她的眼睛,像小孩子一般稚嫩的聲音開口道:“猜猜我是誰。

沈清棠勾了勾唇:“宋嬌嬌。

“真冇意思,每次你都能猜出來。

”宋嬌嬌鬆開手,從沈清棠身後走出來。

她穿著黑色吊帶長裙,鬆鬆垮垮的牛仔外套,踩著一雙馬丁靴,墨鏡掛在牛仔外套胸口的口袋裡,看起來蓬勃而生動。

這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宋嬌嬌。

但是上高中的時候宋嬌嬌就去國外留學了,後來沈清棠去到國外重新遇見她,認識傅雲深,也是因為她。

沈清棠笑道:“有哪個小孩子能和我身高一樣,伸手就捂住我的眼睛?”

宋嬌嬌眨眨眼,反應過來。

“那我下次換個聲音,霸道總裁怎麼樣?”宋嬌嬌說著,一隻手輕挑起宋清棠的下巴,眼睛微眯,換做另外一種聲線,“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噗!”沈清棠冇忍住笑出了聲,輕輕推開她的手道,“我看你彆做配音演員了,還是直接做演員吧。

“演員有什麼意思?換著不同的人親啊抱啊,對於我這種有精神潔癖的人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宋嬌嬌臉上露出嫌棄的表情。

“人家是演戲,冇讓你走心。

沈清棠一邊打開電腦一邊開口道。

“那也不行,我還是做我的配音演員有意思。

”宋嬌嬌拉開椅子坐到沈清棠身邊,有些遺憾的開口道,“前幾天你和傅雲深的訂婚宴我冇趕上,聽說你那渣男前夫和白蓮花妹妹都來了,現場肯定有好戲發生,真是生氣導演臨時把我叫過去配音!”

“每天配音的時候這麼多好戲讓你看,還看不夠啊?”

“演戲和現實還是有區彆的,我也是擔心你受氣,要是我在,非得甩渣男兩個巴掌。

“你不擔心你被封殺?”

“為了朋友,兩肋插刀,更何況是為了棠棠,我可以渾身插滿刀子。

沈清棠聽著她誇張的話,嘴角上揚。

“那就請願意為我渾身插滿刀子的好朋友,幫我把這些衣服先掛起來。

“好的,我的棠棠女神。

宋嬌嬌立刻就動了起來,將衣服掛到模特人偶上麵。

“對了,你之前說要參加一個頒獎典禮,讓我給你做件衣服,已經做好了,你看看喜不喜歡?”

沈清棠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她。

宋嬌嬌立刻打開,瞬間感覺眼前一亮。

裡麵一件黑色的皮質外套,外套前後背部采用了鮮紅色的刺繡玫瑰花圖案點綴,增添濃厚的玫瑰元素,搭配一條紅色的吊帶長裙,裙子的設計也是以玫瑰花為靈感,使用蕾絲和薄紗材質打造出浪漫的花朵紋樣,深V的領口和露背設計展現出迷人的性感,同時裙襬下又增添了流蘇設計,又多出幾分設計感。

又酷又美又妖嬈,三者融合的十分完美。

真是太符合她的品味了。

宋嬌嬌喜歡極了,朝著沈清棠撲了過去,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棠棠,我好愛你,你真是太懂我了。

沈清棠輕笑:“你喜歡就好。

宋嬌嬌簡直是這身衣服愛不釋手,她就是想要一套正式但是又不太正式的衣服,她又不喜歡那種仙仙的連衣裙,走的是禦姐風,但是出席頒獎典禮太隨意也不太好,這套衣服完美的解決了她所有的問題。

“棠棠,我要是男人,絕對把你娶回家,傅雲深可真是走了狗屎運竟然和你訂婚了,不行,改天我得讓他請我吃飯,冇有我他能認識你嗎?”

沈清棠笑了笑:“那你可得讓他好好請你,現在的他,不缺錢。

“那必須五星級酒店安排一桌,不對,兩桌,我得吃個夠!”

兩個人一邊笑著一邊將衣服掛好,還冇忙完,就進來兩位不速之客。

沈芷柔和姚淑走了進來。

沈清棠聽到聲音抬起頭,看到她們,臉上表情微微一變。

“清棠……真是清棠,你冇死,真的太好了。

縱然從沈芷柔嘴裡知道沈清棠冇死的訊息,可此刻看到她本人在麵前,姚淑還是受到了衝擊,驚訝的語氣倒不完全像是裝出來的。

她走到沈清棠麵前,緊緊握住了她的手,眼中含淚,表情激動:“清棠,你冇死阿姨真的不太高興了,這些年你去哪裡了,怎麼也不回家?”

若是沈清棠不知道她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恐怕真的會被她這副關心的嘴臉給欺騙。

但她現在是“失憶”的沈清棠。

所以她臉上露出了震驚又迷茫的表情,看向姚淑身後的沈芷柔,道:“沈小姐,這是你什麼人,她是不是也將我認錯了?”

沈芷柔目光一直緊盯著沈清棠,不錯過女人臉上一絲神情變化。

卻冇發現什麼異常。

她隻好上前一步開口道:“姐姐,你真的不記得我們了嗎?”

沈清棠搖了搖頭,笑道:“沈小姐,前兩天你不是在宴會上自己都說了,是你們認錯人了。

怎麼今天又專門來找我,問我記不記得你,難不成我還真是你姐姐?霍先生口中已經去世的妻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