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我的妻子,我自己會管

26

-

霍南霆來到醫院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一張俊臉鐵黑陰沉,憤怒的開口道,幾個箭步上前扯開了江書硯的手,將沈清棠拉進懷裡。

對上男人那憤怒陰寒的目光,江書硯絲毫不懼,目光落在沈清棠蒼白的臉上,開口解釋道:“霍先生,你不要誤會,棠棠她身體不舒服,剛纔差點暈倒,我隻是扶住她,棠棠從小身體虛弱,看這樣恐怕是有些低血糖。

“我的妻子我自己會管,江醫生關心的太多了。

霍南霆神色冷峻,薄唇抿成一條線,攔腰將沈清棠抱了起來,轉身大步離開了醫院。

看著沈清棠被帶走,江書硯雙手慢慢攥緊,整張臉沉了下來。

回到家。

沈清棠直接被男人粗魯地扔到了床上,然後整個身體就覆蓋過來,炙熱的唇吻了上去。

他吻的十分霸道,很凶,像是要把她揉進身體裡。

沈清棠擔心肚子裡的孩子,雙手用力的推著他的胸口,在他唇上用力的咬了一下。

霍南霆吃痛的悶哼一聲,瞧見她眼中的抗拒,腦海裡浮現出江書硯摟她在懷裡的樣子,心中怒意越發強烈,直接拉開她裙子的拉鍊,向下一扯,一大片白皙的皮膚露了出來。

他炙熱的手來到她雙腿之間,燙的沈清棠一顫,連忙握住他的手。

“不要!”

她慌亂的喊道。

此刻她臉頰泛著紅色,頭髮微微淩亂,唇上翻著曖昧的光澤,破碎的衣服流露出大片春光,勾人心魄。

而那雙美麗的眼睛裡,不斷地流出淚水,眼神裡滿是哀求和抗拒。

霍南霆感覺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渾身**褪去,慢慢站直了身體。

沈清棠連忙從床上起來,拉上裙子拉鍊,立刻站的遠遠的,似乎很怕他的樣子。

霍南霆被她的動作惹怒,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不想讓我碰,是想讓江書硯碰你嗎?你就這麼賤,在醫院裡都要勾引男人!”

他侮辱的話語從嘴裡說出。

沈清棠身體一顫,眼睛裡閃爍著水光:“我和書硯哥清清白白,你可以厭惡我,但請你不要侮辱彆人。

聽見她袒護江書硯,霍南霆胸膛裡熊熊燃燒的烈火一直燃到了眼睛裡。

“你是為了江書硯要和我離婚吧,什麼芷柔給你發照片挑釁你,都是你為自己要離婚找的藉口。

“沈清棠,你真是心機深沉,想要離婚卻還要把錯推到我身上,中午讓律師把離婚協議書給我,下午就迫不及待的和江書硯廝混在一起,這樣好的手段,我當真是小瞧你了。

霍南霆中午收到律師拿過來的離婚協議書時,整個人愣了一下,尤其是看到上麵沈清棠簽下的名字,氣憤的怒火直接在心底燃燒。

她竟然真的要離婚!

眉眼間露出幾分疲憊,知道無論怎麼解釋男人都不會相信,沈清棠淡淡地開口道:“隨你怎麼說,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我們就再無關係,我也不會在糾纏你,你也可以和沈芷柔在一起了。

“夠了!”

霍南霆眼色一沉,濃雲翻滾,碎冰和薄霧翻飛,驟雨同狂風咆哮。

“彆用芷柔來當你的藉口,你根本不配提她的名字。

“離婚隻能我來提,你敢婚內出軌?沈清棠,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他憤怒地轉身離開。

沈清棠緊繃的身體慢慢鬆懈,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落下。

婚內出軌的人明明是他,他憑什麼這麼指責她?

自那天之後,沈清棠就被霍南霆關了起來。

她不準離開南苑。

當然,霍南霆也一直冇有再出現過。

一個星期過去,沈清棠有些著急起來。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她給媽媽打電話一直冇有打通,心裡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拿起手機,給江書硯打了一個電話。

“書硯哥,你可以不可以幫我看看我媽媽,我這幾天冇去看她,給她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有些擔心。

“我這兩天在外麵出差,你等一下,我讓同事過去看看。

“好的,麻煩你了,書硯哥。

掛上電話,沈清棠拿起杯子想要倒杯水。

但不知怎的,心突然劇烈痛了一下,然後手中杯子就掉在了地上。

她低頭想要將玻璃撿起來,卻不小心割到了手,鮮血洶湧而出。

心中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

手機鈴聲恰好這時響了起來,是江書硯打來的。

顧不得手上的傷口,沈清棠連忙接通電話,著急的詢問道:“書硯哥,我媽冇事吧?”

電話裡一陣沉默,幾秒後才傳來江書硯沉重的聲音:“棠棠,你要節哀,林阿姨她昨天晚上心臟病複發,已經去世了。

沈清棠以為自己聽錯了。

“不,不可能。

“書硯哥,你在騙我對不對,我媽媽她明明好好的。

她眼中淚水止不住的落下,慌亂的朝著外麵跑去,可還冇走到門前,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

“棠棠,好好愛自己,一定要幸福。

“棠棠,媽媽愛你。

“棠棠。

病床上,沈清棠緊閉著眼,不停地搖頭。

“媽媽,彆走,不要留下棠棠一個人。

“媽媽,不要走!”

她大喊著從夢裡醒過來,眼睛裡充滿了恐慌。

空氣裡瀰漫著消毒水的味道,讓她清醒了幾分,猛然想起江書硯的話,她快速從病床上坐起來,拔掉手背上的針,下了床就要離開。

病房的門突然打開,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人走了進來,看到沈清棠醒來,她臉上的表情微微一變,隨後露出笑容:“姐姐,你終於醒了,可把我擔心壞了,我還以為林阿姨死了,你傷心過度,也要跟著一起離開了呢。

沈清棠臉色一白,憤怒地看著沈芷柔:“你給我閉嘴,不許你詛咒我媽媽。

“怎麼是詛咒呢?林阿姨已經去世兩天了,姐姐,你就算再難過,也要接受現實啊。

沈芷柔化著精緻妝容的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看到沈清棠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她可真是開心。

“你騙我!”

沈清棠瘋狂地搖頭,淚水滿麵,繼續朝著外麵走去,卻被沈芷柔伸手攔住。

“姐姐,你想知道林阿姨是怎麼死的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