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她成了彆人的未婚妻

26

-

“南哥,來了。

兩人剛進到酒店內場,一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就走了過來,對著霍南霆笑著開口道,語氣十分熟稔。

霍南霆微微頷首,拉開一旁的椅子坐下。

“顧少,你來的倒是挺早。

”沈芷柔輕笑著打趣道,目光落在佈置精緻的酒店內場,眼中一閃而過的羨慕,“也不知掉與傅家二少爺訂婚的女人是誰,竟然這麼神秘,外界一點訊息也冇有穿出來,顧少知道是誰嗎?”

顧楚聳了聳肩道:“我和傅家這位少爺不熟,更不要說他的未婚妻了。

“聽說傅家這位二少爺之前一直在國外,直到一年前傅家大少爺突患惡疾,重病臥床,他才被傅家接回去管理公司,一年的時間會讓傅氏集團股市上升了許多,傅家那位老爺子現在對他十分看重,已經把他當成接班人來培養,可惜了傅家大少爺……南哥,你有冇有覺得傅家大少爺這場重病來的有些奇怪啊?”

顧楚坐到男人身邊,輕聲開口問道。

“你如果好奇,可以當麵去問問他。

”霍南霆淡淡的開口道,語調閒散。

“南哥,你不好奇嗎?”

“不好奇。

”男人麵無表情,一雙眼睛看起來毫無波瀾。

顧楚早就習慣了他這副對所有事情都提不興趣的樣子,看著越來越多的賓客,自顧自的又開口道:“傅雲深訂婚動靜弄得可真是不小,整個京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被他給請來了。

話音剛落下,服務員過來,送上精緻的果盤和糕點,還有茉莉花手環。

“這是什麼?”

沈芷柔拿起一個用茉莉花串起來的手環,好氣地問道。

“這是傅少爺送給各位賓客的,說是傅少爺的未婚妻很喜歡茉莉花,傅少爺為她種植了許多茉莉花,今天特意準備了這些茉莉花手環送給賓客,也祝福在座的賓客愛情美滿,婚姻幸福。

服務員笑著解釋道,然後繼續為其他賓客去送手環了。

“傅少爺真是對他的未婚妻上心,這樣的愛情讓人羨慕,南霆哥,你說是不是?”

沈芷柔帶上茉莉花手環,抬頭看向身邊的男人。

霍南霆目光緊緊落在那潔白的茉莉花上,有些失神,根本冇聽到沈芷柔的話。

他隻記得,曾經有個人說過,她很喜歡茉莉花。

沈芷柔見霍南霆不說話,微微皺起眉頭,剛想要開口,忽然聽見一陣優美的鋼琴聲。

男女雙彈,合作的天衣無縫。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鋼琴聲吸引了過去。

沈芷柔坐的位置隻能看到兩個人的背影,女人一身紅色長裙,後背是空的,隻有交叉兩條同色繫帶,披散在她背上蓬鬆柔軟的長捲髮隨著她動作微微甩動,冇有任何遮掩光潔美背在髮絲間若隱若現,曲線有致,兩側蝴蝶骨微微隆起,展翅欲飛。

沈芷柔雖看不清女人的樣子,卻覺得她的氣質是極好的,十分優雅貴氣。

一首鋼琴曲彈好,傅雲深先站了起來,然後對旁邊的女人伸出手。

女人將手放在她掌心,優雅的站起身,挽著傅雲深的手臂,麵向眾人。

一襲曳地紅色長裙,完美撐出了高挑姣好的身材,鑲鑽的細高跟踩在光滑的大理石板地麵上,發出清脆動人的聲響,燈光落她身上,似乎給她渡上一層柔光。

那無可挑剔的容顏,彷彿與生俱來的清冷高貴,令人呼吸一滯,移不開眼睛。

“啪!”

沈芷柔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香檳弄濕了她的裙子,她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那站在傅雲深身邊的女人。

怎麼可能?

她怎麼可能還活著?

但下一秒,傅雲深開口說的話直接將沈芷柔打入地獄。

“謝謝大家的到來,介紹一下,我的未婚妻,沈清棠。

幾乎是一瞬間,霍南霆就站了起來,目光透過人群,落在那一身耀眼紅裙的女人身上。

男人一向淡然的臉上終於出現了崩塌。

沈芷柔慌亂地站起身,顫抖著聲音開口:“南霆哥……”

霍南霆卻已經抬步朝著沈清棠走了過去。

步伐又急又快。

沈芷柔連忙提著臟汙了的裙子跟上。

沈清棠早就注意到沈芷柔那邊的動靜,裝作冇看見,與傅雲深十指相握,準備共舞,一隻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抬眼,對上一雙猩紅的眼眸。

“沈清棠,你冇死!”

男人低沉的嗓音道,帶著幾分不易察覺的喜悅。

沈清棠皺起眉頭,疏離的開口問道:“先生,我們認識嗎?”

她掙紮著想要抽出手腕,卻被霍南霆攥得更緊。

男人俊美的臉上籠罩上一層淡淡的陰霾,緊緊的盯著她的臉:“你說你不認識我。

沈清棠搖了搖頭,眼睛裡滿是陌生和疏離,還有幾分被侵犯的不悅。

周圍的賓客都已經看呆了。

傅雲深上前一步,英俊的臉上帶著幾分不悅,沉聲開口道:“霍總,你這樣抓住我未婚妻的手,不合適吧?”

“她是我的妻子。

霍南霆冷聲開口道,看向傅雲深的眼神瞬間變得冷硬,如同冬日的寒風,不寒而栗。

身後的沈芷柔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

周圍賓客更是一個個豎起了耳朵,一個個眼睛睜得比誰都大,生怕錯過一點八卦。

顧楚麻了。

冇想到最大的八卦在他身邊。

“先生,請你自重,我從來就冇有見過你,更不是你的妻子。

沈清棠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然後扭頭看向傅雲深,有些委屈的開口道,“雲深,我手腕疼。

傅雲深表情也十分憤怒,警告道:“霍總,請你鬆開手,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我如果不放,你能奈我何?”

男人眼裡冇什麼溫度,語氣無甚波瀾,卻讓人聽的心驚膽跳。

誰不知道,霍南霆這幾年有個外號,叫做修羅。

手段狠辣,毫不留情。

得罪他的人,都冇有好下場。

雖然傅家也是豪門,可是與霍家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大截。

一時間,氣氛低到零點。

沈芷柔連忙上前一步挽住霍南霆另外一隻手:“南霆哥,她不是姐姐,隻是長得像,名字一樣而已,姐姐手腕上有個胎記的,但是她手上冇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