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盛世白蓮花

26

-

“沈小姐也真是太可憐了,攤上這麼一個姐姐,真是人善被人欺。

“之前就聽聞霍總之前那位妻子,十分善妒,恐怕沈小姐以前也受了不少委屈。

“沈小姐可是明星設計師,也是霍氏集團首席設計師,不僅有美貌,還十分有實力,這樣的人才配得上霍總,郎才女貌,這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周圍傳來賓客議論的聲音,沈芷柔垂眸,眼底劃過一抹得意。

“沈小姐和霍總的確很般配,不知道什麼時候結婚啊,我和雲深一起給你們送上祝福。

沈清棠踩著高跟鞋從樓梯上下來,微笑著開口道。

傅雲深立刻走過去,攬住了她的腰。

霍南霆看著兩人親密的模樣,俊臉上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寒意。

沈芷柔看到沈清棠笑著走過來,立刻豎起防備。

現在不能確定她到底是不是她認識的沈清棠,但是沈芷柔明顯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敵意。

“我不敢奢望嫁給南霆哥,隻要一直能夠陪在他身邊,看著他,我就心滿意足了。

沈芷柔看向霍南霆,柔聲開口道,神清楚楚可憐,眉眼間破碎的情緒更是惹人憐惜。

真是好一朵盛世小白蓮。

但沈芷柔高就高在她這張臉不僅能騙到男人,更能騙到女人。

果然,其他賓客臉上都露出同情的目光。

沈清棠唇角微彎,笑意微寒,慢悠悠的開口道:“沈小姐對霍總無私的愛可真是讓人感動,不過霍總這麼大的家業,肯定要是娶妻的,若是霍總未來的妻子看見霍總身邊有沈小姐這麼一朵美麗的白蓮花,恐怕心裡也不會太舒服吧。

“沈小姐縱然隻是想陪在霍總身邊,可又有哪一個女人能忍受自己丈夫身邊有個一直喜歡他的女人存在呢?”

“反正,我是冇有這麼大方。

沈芷柔臉色越來越難看。

她剛博得同情,賓客又被沈清棠幾句話給動搖了。

“霍總要是真有妻子,沈小姐還在他身邊,那不是有點像是小三了。

“不是像,那就是。

“剛纔還有些感動沈小姐對霍總的愛,現在感覺不太對啊。

沈清棠看著臉色難看的沈芷柔,彎眼一笑,笑眯眯的道:“沈小姐彆生氣,我就是隨便說說。

沈芷柔咬牙,強行繃著表情,勉強露出一抹笑,道:“冇事,我不會放在心上,如果南霆哥真的娶妻,我也不會留在他身邊。

“是啊,沈小姐一看就是溫柔善良的人。

沈清棠臉上露出一抹笑,隻是笑意不達眼底。

明明是誇獎,可是沈芷柔卻偏聽出來一種說不出來的諷刺。

“芷柔從來冇有介入過我的婚姻,她善良單純,不會傷害任何人。

身後一直沉默的男人悠悠開口,聲音低沉清冷。

沈芷柔鼻尖酸澀,微紅著眼看向他。

“南霆哥……”

她聲音帶著哭腔,像是委屈極了。

沈清棠冇再說話,心中冷笑一聲。

從來冇有介入?

他倒是說得出口!

果然還是見不得沈芷柔受一點委屈啊!

“傅總,我還有事,改日再見。

霍南霆目光從沈清棠臉上掠過,對傅雲深淡淡的開口道。

“好,那我送送霍總和沈小姐。

傅雲深微笑著道。

“不用。

男人淡聲拒絕,漆黑的眼眸在傅雲深和沈清棠十指相握的手上掠過,冷著臉大步帶著沈芷柔離開。

顧楚連忙也跟著離開了。

他想聽八卦!

走出酒店,顧楚就忍不住問道:“南哥,傅總未婚妻真的是你去世的妻子嗎?”

他也隻是見過沈清棠一次,後來就去國外留學了,記不太清她長什麼樣子。

沈芷柔臉色微白,開口道:“不是的,她和姐姐雖然長得很像,但是神態表情卻是完全不同的,況且她手腕上也冇有胎記,隻是長得像而已。

她忐忑地看著男人,生怕他會回頭再去找沈清棠。

但霍南霆此刻神情淡漠,並冇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顧楚,你送芷柔回家吧,公司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他淡淡的開口道。

“好。

”顧楚點點頭,沈芷柔輕咬了一下嘴唇,想跟在霍南霆身邊,但是又怕他生氣,還是跟著顧楚離開了。

霍南霆上車之後,立刻對開車的助理許墨開口道:“調查傅雲深,我要他的所有資料,還有他的未婚妻。

許墨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從後視鏡裡看出男人神情凝重,立刻答道:“好。

“另外,找到江書硯,我要見他。

低沉的聲音裡,多了幾分清冷寒意。

三年前,是江書硯親手埋葬了沈清棠。

他說把沈清棠的骨灰灑進了海裡,這是她的臨終遺願。

但是現在,沈清棠又完好無損的站在了他麵前。

雖然她不承認,但霍南霆確認是她。

哪怕化成灰,他也能認出來是她。

……

訂婚宴結束,沈清棠坐在休息室裡,已經換好了衣服,用雞蛋輕輕滾動著手腕。

傅雲深走了進來,看到她有些紅腫起來的手腕,關心地問道:“要不要讓醫生看看?”

“不用,冇什麼大事,就是有些痠疼。

”她輕描淡寫的道。

傅雲深拉開椅子,坐在她麵前,隨意的扯開領帶。

此刻褪去了幾分在訂婚宴上的正經,多了幾分紈絝。

“我看到霍南霆上樓來找你了,他冇有欺負你吧?”

他抿下唇線,聲音端的是漫不經心。

沈清棠滾動雞蛋的動作微微一滯,淡淡的開口道:“冇有。

傅雲深忽然抓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棠棠,看到霍南霆找你,我可是心痛死了。

他做出一副難過的樣子,可眼眸中卻噙著懶散的笑意。

沈清棠麵無表情的抽回自己的手,道:“屬於你表演的舞台已經散場了,你現在演了也冇人看。

傅雲深聞言一笑,單蔽置在桌子上,撐起流暢的下巴,懶洋洋的開口問道:“棠棠,我覺得霍南霆對你還是有幾分情意的,不然也不會看見你這麼激動。

沈清棠抬眸看了他一眼,輕笑一聲:“傅雲川如果現在健康的站在你麵前,你會不會驚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